吾读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九转成神 > 第七节 廖老大

第七节 廖老大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黑衣人一开口,便震慑住了全场的人,不过大家随即便转过头去,所有的人都明白,这东西绝对不可能只值三百金币的。因为,这是炼丹师所需要的东西。

    若要问米亚大陆上什么行当最赚钱,毫无疑问,就是炼丹师。所以物品的价格一旦跟丹药扯上关系的话,那价格绝对是飕飕的往上飙升。

    前面那花公子尖着嗓子,喊道:“三百零一。”

    这人倒也赖皮,不过他愿意加价,说明这花家也看重了这海浮岩的升值潜力。

    “四百!”黑衣人继续坐在原地,冷冷说道。

    大厅中的人顿时鸦雀无声起来。

    花公子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他花家怎么说也是岭南城中小有名气的家族,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这些不知名的混蛋欺辱呢。

    想到此处,花公子高叫道:“五百零一。”

    这一次他倒是干脆,直接从四百,跳到了五百零一。

    拍卖厅中的火药味有些浓了,就算这海浮岩是难得一见的宝贝,可是也绝对不值五百金币了,毕竟这海浮岩只是增加炼丹成功的几率,而不是使丹药百分之百炼制成功。就算是百分之百炼制成功,可是价值在五百金币以上的丹药也不会很多吧。毕竟聚灵丹不过才一个金币一颗。

    黑衣人没有立刻开口,他只是慢慢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城北花家花二少有个四岁的孩子,另外好像花二少的一个姘头就住在丽景湖旁边吧。”

    说完这些,黑衣人淡淡的开口道:“六百金币,最后一次叫价了。”

    厅里静了下来,前方的花二少脸色涨成了驴肝色,他身旁的老者死死的拽着这白衣公子,生怕他意气用事。然而花二少怎么敢意气用事,他不怕这黑衣人,但是他的儿子可害怕,况且花二少最爱的,就是那粉嫩的小情人,如今这黑衣人竟然连自己的情人住处都打听的一清二楚,这不得不令花二少心惊不已。

    大厅中再也没有人说话。

    丽洛笑道:“看来这位朋友定然是为真人不露相的高人,这海浮岩归朋友所有了。”

    黑衣人起身慢慢走到前台,付了钱后便又走了回来,唐风明显感觉到黑衣人的双腿在微微颤抖,显然这黑衣人对这海浮岩十分看重,否则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连威胁的话语都说出来了。

    最后一件拍卖品是一件金蚕丝护心甲,这可是件非常实用的装备,毕竟对于灵珠师来说,致命的伤势部位可不多,而心口无疑就是其中最容易被攻击的一个部位。

    黑衣人看了唐风一眼,道:“多谢承情,如果小友对这件护心甲没有意愿的话,咱们现在就出去吧。”

    唐风点了点头,他心道:我倒是想要,可也没钱啊,这样一件护心甲,价格最少在六百金币以上了,或者更高,毕竟这可是救命的玩意。

    段思娇奇怪的看了黑衣人和唐风一眼,问道:“咱们这是去哪?”

    唐风纠正道:“不是咱们,是我们,你还是回去找你叔叔吧。”

    段思娇撅起了嘴,黑衣人看了唐风一眼,然后从过道朝外面走去,唐风跟了上去。

    段思娇看了眼台上,然后也跑了出去。

    走出展厅,唐风才发现这黑衣人的背部明显有些佝偻,显然他已是个老人了。

    唐风跟着黑衣老者出了交易大厅,见段思娇仍然跟着自己,唐风便转身走到这红衣少女身边,掏出一张纸,道:“这是欠条,你拿着。”

    段思娇接过欠条,收进储物戒指,道:“你这又是去哪里买好东西?你不是没钱了吗?”

    唐风笑道:“有些东西不是用钱能买来的。”

    段思娇沉思一下,忽然指着唐风,惊讶道:“啊!……你……你是去抢?!”

    唐风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道:“姑奶奶,你有没有点脑子,我一个赤灵师,去哪抢东西?我是去交换。好了,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可能会很危险,你就别跟着了。”

    说完,唐风和那黑衣老者径直离去。

    段思娇愣在当地,回想着唐风最后的话,“可能会很危险,你就别跟着了。”

    “嘻嘻,还是挺会心疼人的。”段思娇看着唐风的背影笑嘻嘻的自言自语,随即她又取出欠条看了一遍,道:“这下可发财了,啊,我可真盼着来年的开学啊。”

    段思娇反身往自己的歇息之处走去,她还担心着自己的宝贝红马呢。

    “前辈,咱们这是去什么地方?”唐风走在黑衣人身侧,问道。

    黑衣人道:“交易所,那里会有你想要的。”

    唐风有些疑惑,道:“你是说那里是专门的丹方交易场所?为什么这些普通人不知道那地方?”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上层人物也多有不知,因为那本就是一个非法的地下交易所。”

    唐风的疑惑更深了,他转头看了看四周,见自己现在已经走出了闹市区,继续问道:“为什么?光明正大的交易不是更有利处吗?”

    黑衣人看了唐风一眼,然后继续低头快速赶路,边走边说道:“你初来这岭南城,自然不知。哦,你环顾四周,可发现那些丹药店有什么共同特点吗?”

    唐风摇了摇头,道:“本来就不多,而且,丹药店本就差不多啊。”

    黑衣老者冷笑一声,道:“蠢材,你没发现所有的丹药店都是一个家族开的吗?”

    唐风一愣,仔细回想自己所经过的丹药店,道:“蔡记?你是说,所有的丹药店和大多数的药材店,都是属于蔡家的?”

    黑衣老者点了点头,道:“对,蔡家,说白了,就是这岭南城最大的一大家族。哼,蔡家专事炼丹,向来横行霸道,这岭南城中不仅丹药不准出售,就算是丹方、稀有的药材,统统都不准交易。谁若是违规,必然会遭到蔡家的报复。”

    唐风摸了摸脑袋,问道:“可是怎么可能一家独大?其他大家族呢?城主呢?他们怎么会坐视一家独掌大权?”

    黑衣老者带着唐风转了个弯,来到一处还算僻静的街道,他口中道:“城主?城主不过是蔡家的一条狗,至于其他的大家族……哎,当然要联合,只是这蔡家似乎得到了什么外援,他们的实力早已不是岭南城内部家族势力所能对抗的了。若要抗争,除非请昊天城大家族人出手,然而城主就是蔡家的走狗,昊天城中皇权或大家族又怎么来这里过问这些小事。”

    唐风终于对这岭南城有了个大概了解,他一点头,朝黑衣老者一拱手,道:“多谢前辈指教。”

    黑衣老者一指前方,道:“就在前面。”

    说着,老者带着唐风走进了一家普通的民院。

    这是一个大合院,里面住着七八户人家,当然都是穷苦人家。十几个半大的孩子在围着一颗大树转来转去。

    黑衣老者带着唐风直接进入了西边的一个侧房,然后他在侧房的墙壁上一推,便从侧房来到了另外一处院子里。

    唐风不禁心道:搞得还挺保密的,看来这地下交易所也不容易啊。

    黑衣老者转身将墙壁布置成原样,然后带着唐风往那另一处院落的正房里走来。

    刚一进门,便有几人叫道:“廖老大,你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