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九转成神 > 第十节 突破橙阶

第十节 突破橙阶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唐风喉间不由痛苦的吼叫了一声,他还是低估了这丹药的能量,或者说他高估了自己的灵魂力。

    那虚天鼎上传来的灵魂震动如同一把把锋利的横刀,一刀刀的切割着唐风的脑海深处,切割着他的灵魂。

    过了一分钟左右,不仅唐风的鼻子,还有他的嘴巴,双目,双耳,都开始有血迹往外渗出。鲜血一滴滴落在唐风的手臂上,脚上,不过唐风却是并不太担心,他知道,这种出血反而是种好现象,他缓解了自己脑部血管的压力,防止了脑部血管大规模崩裂。

    时间一秒秒的过去,血滴也是一滴滴的落下,唐风的意识开始模糊,他拼命的控制着,在心底呐喊着,努力的保持着意识,然而生机正在一点点的流逝。

    唐风感觉自己有些支撑不下去了,他猛的咬住了自己的舌尖,咬的如此用力,那牙齿几乎要把半个舌尖咬断。

    一阵痛苦直接传到唐风心底,他的意识终于瞬间重新恢复了清醒。

    唐风心底稍稍松了口气,他继续支撑着,此时唐风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几乎麻木的感觉不到疼痛了,只剩下那一滴滴的鲜血好在从自己的鼻子、双目、双耳中流出,滴落。

    时间过去了五分钟,可是虚天鼎中依然没有停止振动的迹象,唐风不禁有些悲哀,他实在没想到这四级丹药竟然是如此难以炼制,以前依靠着虚天鼎的神奇,唐风可以轻松炼制出任何丹药,但是这一次,唐风终于知道,即使自己拥有虚天鼎,那也有力竭之时,也有无法炼制成功的丹药。

    唐风的牙齿又一次在自己的舌尖上咬了下去,这已是他第三次咬向自己的舌尖,如果咬的是同一处伤口的话,唐风估计这会子自己的舌尖肯定已经掉了。

    但是即使是将自己的舌尖咬掉,唐风也要保持自己的头脑清醒,他不能失败,因为这材料只有一份,而且他已经许下海口,即使到时候廖老大不杀自己,可是自己也将会过意不去,而且他与廖老大只是萍水相逢,廖老大即使不杀自己,只怕也会变相的压榨自己吧。

    终于,就在唐风快要绝望的时候,虚天鼎停止了震动。

    唐风的心咯噔一下,随后他狂喜的跳了起来,只是这一跳之下,唐风才发现自己的身边竟已是滴了一滩的血。

    唐风无力的跌落到地上,他躺在地板上,内心暗暗告诉自己,以后可再也不能如此莽撞了,看来这精神力需要一点点的锤炼啊。

    休息了五分钟,唐风小心的打开虚天鼎,一颗绿色的光莹剔透的丹药在鼎炉底部转动,一股股的药香轻轻飘散开来。

    唐风虚弱的笑了一下,然后取出一个木盒,将丹药放了进去,丹药必须保存在木盒中或是玉盒中才是最好的,因为这两种材质的盒子能使丹药的药力不致大量的挥发。

    放好丹药,唐风赶紧从储物戒指中拿出圣愈疗伤膏,取出一些涂抹到自己的舌头上,清凉的快感从唐风舌头上直传入他的脑中。

    唐风舒服的松了口气,然后收回虚天鼎,他也顾不得收拾一下地上的血迹,便一下子倒在地板上沉沉睡去。

    ……

    第二天天刚亮,唐风便被一阵轻呼声叫醒。

    “嗨,小友,唐小友,”一个声音在唐风耳边呼唤着。

    唐风睁开眼来,只见廖老大正略显焦急的看着唐风,见唐风醒来,廖老大露出喜色,道:“唐小友你可醒了。”

    唐风坐起身来,这灵魂震荡过度虽然痛苦,但是只要休息的好,便恢复的很快,而且灵魂之力便是在这种不断的锤炼中变得更为强壮的。

    廖老大的神色间有些犹疑,他有些犹豫,道:“唐小友,不知……那丹药……”

    唐风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木盒,扔给了聊唠叨,道:“幸不辱命,廖老大你看看可是这一种丹药,这药力可还纯正?”

    廖老大接过木盒,打开只看了一眼,随即脸上便露出狂喜的表情,他看了眼唐风,又看了眼丹药,随即又看向唐风,道:“唐小友果然有秘法来保证丹药的成功率,只是这种方法一定很伤身体吧。”

    “恩?”唐风不解。

    廖老大指着木板上的那滩血迹,道:“唐小友你为了炼制老夫我的这颗丹药,可是着实伤了身体啊,哎,唐小友你还有何要求,尽管提,我保证,只要我廖老大能做到的,一定答应。”

    唐风摆了摆手,道:“举手之劳而已,再说了,我不是也得到了两份这破阶丹的材料吗,那些东西可都是难得一遇的物品。”

    廖老大不由有些歉意,道:“那些本就是应该给你的,毕竟谁都不敢保证一次就能炼制成功不是。哦,我现在身上实在没什么好东西,哦,唯有一本斗技,还可勉强算作珍贵之物。”

    唐风“哦?”了一声,他本想拒绝,但是对于斗技,唐风可是来者不拒的,他点了点头,笑道:“如此可就多谢廖老大了。”

    廖老大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笑道:“如此我就安心多了,我这斗技虽然不是十分凌厉,但也算得上一门高等斗技了。”

    说着,廖老大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卷羊皮,递给了唐风。

    唐风笑着将羊皮卷装进了储物戒指。

    廖老大见唐风并不急于看,而且十分的彬彬有礼,不觉对唐风十分喜爱,道:“唐小友,我这就先告辞了,若是有缘,我们定然还会相见。”

    唐风笑道:“再见之时,廖老大你可就是一名绿珠师了,可就真正的跨入了咱们昊天国高手中的行列了。”

    廖老大一阵得意的大笑,然后朝着唐风一拱手,便自信的大踏步走出了客栈。确实,这绿珠师和黄珠师虽然只是一级之差,但是地位可是截然不同。

    黄珠师虽然在昊天国也属于高手,但是毕竟比较多,而且更重要的是,这黄珠师的灵力和赤珠师、橙珠师一样,灵力都只是用来增强力度、敏捷等等而已。

    而绿珠师不同,据说绿珠师已经可以完美的控制灵力,可以随心收发灵力,甚至能够聚集灵力为防御盾牌。

    唐风看着廖老大远去,不禁微微一笑,他重新返回房间,关上门,拿出那斗技看了下,只见这羊皮卷中所记载的斗技名为“双指断金技”。

    唐风看完这斗技,不由大感兴趣,这斗技与前世陆小凤的“灵犀一指”十分相像,主要就是聚集灵力于右手中食二指,由于灵力聚集于一点,所以这二指便能产生极大的威力。

    唐风匆匆忙忙的翻了一下斗技卷轴,便将它放进自己的储物戒指,这门斗技还是非常实用的,唐风心中不禁微喜暗道。

    随后,唐风便拿出那颗破阶丹,放进了嘴中,这破阶丹只能是达到五星顶峰之人吃了才有效果,而且跟人的经脉细弱并无太大关系,所以唐风估计自己吃掉这颗破阶丹后,应该就能够成为橙珠师了。

    橙珠师,唐风心中暗暗自语,两个月前,对于唐风这个天生经脉细弱的家伙根本不肯能达到,可是现在,唐风已是即将成为一名十分年轻的橙珠师。

    唐风知道,一切都来源于那神奇的鼎炉,没有虚天鼎,唐风根本无法这么快的突破,无法像吃糖豆一样的吃丹药,而不用担心金币,担心失败率的问题。

    一股股的灵力在唐风唐风的四肢百骸间翻滚,唐风突然想起来,自己由于是雷炼之体,每次突破时,都会重铸自己的身体筋骨,都会是一次蜕变的过程,而这种蜕变,对于自己来说,将会是十分痛苦的。

    “啊!”

    唐风的额头上猛的涌出大滴大滴的泪水,接着他已是如同一条痉挛的蛆虫般在地板上来回翻滚。

    体内一股股灼烧感四袭着自己的身体各处,唐风知道,突破时的感觉越是痛苦强烈,那说明自己的体质越是坚韧不摧,不过,这雷炼之体似乎有点变.态了,变.态到即使坚韧如唐风,也有些支持不住了。

    终于六分钟过后,唐风的身体重塑完毕,但是那股火烧感却是挥之不去。

    唐风的双脚猛的一阵抖动,突然,唐风身下的地板“卡擦”一声巨响,接着整间客房都坍塌下来。

    而可怜的唐风直接从二楼的地板上掉落下来。

    “哗啦”一声,唐风已砸在了一楼餐厅的酒桌上,接着瓷盘搪碗稀里哗啦的就落在了地上,酒水洒了唐风一身。

    “咦?怎么是你?丑八怪!”一个娇蛮的声音清脆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