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九转成神 > 第十一节 你个流氓

第十一节 你个流氓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唐风全身无力的从地上爬起来,他看了看自己满身的酒水,无奈的苦笑,抬头一看,只见穿着粉红色皮甲的段思娇正一脸愤怒的看着自己,她的手中还拿着一个叉子,叉子上还插着一块牛排。不用说,这个餐桌正是段思娇正在吃饭的桌子。

    唐风扶了扶脸上的白布带,抱歉的笑了一笑,刚刚突破的他,现在还很虚弱。

    段思娇把自己手中的叉子往地上一扔,道:“真是见鬼了,每次遇到你都会倒霉。”

    唐风耸了耸肩,然后看向段思娇,道:“这皮甲挺漂亮的。”

    段思娇刚想继续发怒,听到唐风这样说,她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随即想到自己这衣服还是唐风拍卖给自己的,便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道:“丑八怪你怎么会从楼上摔下来?”

    唐风的眼睛却是不禁瞥向段思娇的胸前,只见那里饱鼓鼓的,摸了摸鼻子道:“没想到这皮甲还挺合身的,不应该啊。”

    段思娇得意的转了个圈,道:“为什么不应该,这件皮甲简直就是为我设计的,你看……”

    突然段思娇意识到唐风这不合身是什么问题了,这件皮甲唯一不合身的地方就是胸前设计的有点过于隆起了,不过由于里面附有柔棉,所以还是很合体的。

    段思娇想到此处,她右手猛地一扬,一道银色的小长鞭已是飞向了唐风。

    唐风一伸手,灵吸掌发动,轻而易举的便将那鞭梢抓住,笑道:“小姐,你这鞭技可是有点不过关啊。”

    段思娇小脚一跺,身体猛的一发力,唐风轻松放了手,这一次不是因为他的力气不如段思娇大了,而是因为唐风现在刚刚突破成为橙珠师,身体还有些虚弱,不想过于抗争罢了。

    唐风趁机在楼梯扶手猛的一抓,身体已迅速的往柜台处飞去。

    段思娇举着长鞭还要继续追,他身后的那蓝衣服的中年人道:“思娇,不可再无理了。”

    段思娇生气的扬着银鞭,道:“叔叔,明明是他先欺负我的。”

    蓝衣服人名为段英正,是段思娇的亲叔叔,也是段家这次生意的负责人。

    段英正皱了下眉头,道:“他欺负你了?我怎么只是听到他赞美你的衣服漂亮?”

    段思娇一愣,愕然的呆在原地,想要辩解却是无法说出口,她总不能告诉自己的叔叔唐风在嘲笑他的胸小吧。

    段思娇跺了跺脚,随即大叫道:“店小二,赶紧来收拾下,姑奶奶我还没吃饭呢。”

    这时旁边的一个穿着青袍,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人走了过来,笑道:“段爷,段小姐,不嫌弃的话,就坐过来和我们一起吃吧。”

    段英正一点头,笑道:“关爷太客气了,如此我们就叨扰了。”

    段思娇朝着唐风离去的方向横了一眼,然后走过去在那关爷的桌子上坐了下来,这桌上除了青衣服的关爷外,还坐着一名银袍老者,老者十分淡然,一直坐在桌上,静静的喝着杯中之酒。

    段思娇朝着那银袍老者看了几眼,心中暗暗猜测着这老人的灵力等级。

    唐风到了柜台,忽然想起自己已是身无分文,便对那店小二道:“小二哥麻烦你再给我换个房间,另外准备些热水,看来我是得清理一下这肮脏的身体了。”

    小二卑谦的笑着,道:“好的,客观,可是这……”

    唐风朝着段思娇处一指,道:“那位小姐会代我赔偿这些损失的,你去找她要钱就可以。”

    店小二赶紧点头,心中暗暗猜测这唐风和段思娇之间的关系,然后带着唐风换了个房间。

    唐风在房间内坐下,抬起自己的右手看了看,只见一颗橙色的灵珠正在散发着丝丝灵力,耀如明星。

    唐风握紧了手掌,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口中喃喃道:“这只是开始,我会变得更强,我要走遍这异世的每一个角落,我要探知虚天鼎和雷兽的秘密,方才不负我重生这一遭。”

    很快,热水提了上来,唐风脱掉衣服迅速的清理起自己的身体来,连日来的奔波,再加上昨晚的过度炼丹,以及今天的等级突破,这一切已经让唐风的身体污浊不堪,处处遍布着血迹了。

    唐风将旧衣服全部扔到地上,在水桶中舒服的坐了下来,心中暗暗想道:是应该再弄个储物戒指,然后装上一桶桶的热水,以后的旅行也就舒服多了。

    这般想着,唐风便慢慢闭上了眼睛,全心全意的回复着自己的体力。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这房间的门被“砰”的一声撞开了,只见段思娇双手掐腰,站在门口处大骂道:“丑八怪,你跺烂的地板,你砸坏的桌椅,凭什么让我替你支付!”

    唐风猛的睁开眼来,转脸站起身来,朝着门口看去。

    “啊!”

    段思娇一声尖叫,随即捂住了自己的双眼。

    唐风清醒过来,赶紧坐在了浴盆中,心道:看来自己这两天真的是太过疲惫了,意识不能随时保持警惕了,幸好闯进来的是段思娇,若是其他杀手,自己可就麻烦了。

    唐风揉了揉太阳穴,道:“小姐,看都看过了,你还捂着眼有什么用?”

    段思娇放下双手,偷偷瞄了唐风一眼,见他坐进了浴盆中,方才松了一口气,满脸娇红,怒道:“你这人大白天的洗什么澡?”

    唐风无辜的倚在浴盆上,心道这个时候还是不辩解的为妙。

    段思娇说完这句话,也觉得自己有些强词夺理了,被菜汁酒水洒到身上,那可不是要来房间洗澡的吗。

    段思娇摆了摆手,她美丽的双目盯着唐风的脸庞,不禁“咦“了一声。

    唐风有些奇怪,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道:“怎么?我脸上生疮了?”

    段思娇愣在原地,道:“你……你脸上没有生瘤子啊?”

    唐风奇怪的道:“我说过我脸上生瘤子吗?”

    段思娇怒道:“没生瘤子,你干嘛整天围着个破布?”

    唐风这一次真的无奈了,道:“姑奶奶,那好像是我的自由吧。”

    段思娇“哼”了一声,过了一会,突然扑哧一笑,也感觉自己有些管的太多了。

    唐风指了指门外,道:“喂,你可以出去了,我要穿衣服了。”

    段思娇鼻子一皱,瞪了唐风一眼,随后道:“没想到你长得还算过的去,以后不许带那劳什子白布带了。”

    唐风摸了摸自己的脸庞,道:“难道只是过得去?不如你再仔细看看?”

    说着唐风从浴盆里站起身来,浴盆里的水哗啦哗啦作响。

    段思娇又是一阵尖叫,随即转头跑开,口中叫道:“你个流氓。”

    唐风在段思娇身后喊道:“别忘记替我付赔偿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