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九转成神 > 第三十一节 立威

第三十一节 立威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唐风一把推开了手里的赵管家,然后转身,笑着看向那黄衣女子,道:“表妹,你可算出来了。”

    夏娜这才看清眼前男子的相貌,清秀俊俏,她又看了看满地的家丁,和那吹胡子瞪眼的甘叔,疑惑道:“表哥?你……”

    夏娜奔来想问唐风怎么会变的如此厉害,但是一想有这么多外人在场,夏娜便停住了话头,俏脸上现出一丝怒容,道:“赵叔叔,这是怎么回事?”

    那胖管家捂着自己的脖子,道:“小姐,他……他不会真的是……是老爷的外孙子吧?”

    说这话时,胖管家很明显将其中的那个“外”字说得很重,夏娜有些不喜,哼了一声,道:“够了!以后记住了,唐风是我姑姑的儿子,也就是夏府的主子,哼,李叔,你可别自作聪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说完,夏娜又横了那甘叔一眼,不过却没有出言训责,毕竟甘叔不是她的下人,而且一名绿珠师,即使在这昊天城,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那胖管家有些不服气,捂着自己的脖子,躬身道:“小姐,我确实不知这位就是小主子,当年小姐一走就是将近二十年,我以为这门亲戚早就断了。更何况这位小主子脾气可大得很,一言不合,便将咱们夏府中的家丁护卫打的满地找牙。咱们夏府以前可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我如此做,可是出于对夏家的衷心啊。”

    这胖管家虽然语气十分恭敬,但是只要是人就听得出来,这赵叔对夏娜可是十分不服气,而且他话语中口口声声都是“我们夏府”,“这位小主子”,很明显,他根本没有将唐风当做是夏府之人,而是将他排斥在外。

    夏娜听了小脸上升起怒容,她转身,等着那胖管家,道:“赵忠才!你可不要倚老卖老。”

    胖管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道:“小姐你这样说,可真是折杀老奴了,老奴在夏家工作四十多年,虽不敢谈功劳,但是苦劳还是有的,老奴对小姐绝对不敢有丝毫不敬。”

    这时那名绿珠师走了过来,静静的站在了赵忠才的身后,他虽然一言不发,但是很明显,这位甘叔是忠于赵管家的,而不是忠于夏娜的。

    现场的气氛有些绷紧,虽然这赵忠才神态极为恭敬,但是他话语中却是没有一分认错的意思,反而处处指责夏娜以主子的威严压人。

    夏娜只能指着那胖管家,却是无可奈何。

    “哈哈,赵忠才一向忠实可靠,小姐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话音未落,一个老者已是凭空出现在了夏府的门前,身上磅礴的气势毫不保留的往外倾斜,那种上位者的权势,令场中的所有人都在战栗。

    夏娜道:“李爷爷你来了。”

    唐风也是看向前来之人,正是一身青衣长袍的李青衣,也就是上次和夏娜一起前往青鸾城的那位老者。

    唐风也是躬身叫了声“李爷爷”。

    这赵忠才赶紧低下头,道:“李长老好。”

    李青衣点了点头,道:“赵管家不必过于自责,唐风小主子不过是第一次到来,你不认识自然也属正常。”

    赵忠才的额头处沁出密密的汗水,道:“多谢李长老体谅。”

    李青衣却是突然间语气一变,道:“但是少主威严,岂是我们下人所能冒犯,所以,甘望,你自裁吧。”

    此话一出,不仅那绿珠师甘望和赵忠才惊了一下,就连夏娜和唐风都是惊讶。

    甘望浑身一震,下一刻他已感觉到了不妙,双腿立马奔向府外。

    赵忠才看到甘望的动作,心中一凉,心道:笨啊,这个时候跪下求饶,李青衣就算是长老,他也不敢做的太过分,你现在却想逃走,这可给了李青衣理由了。

    果然,下一刻李青衣已是直接出现在了甘望的身前,道:“还想逃?”

    甘望危急之下,身上绿色灵力一抖,便是一招“蛇吞象”斗技,这也是甘望所有斗技中最为凌厉的一种斗技了。

    李青衣是名青珠师,青色灵力柔弱流水,轻轻流动,便将甘望的攻击避开了,他口中冷哼道:“你竟然还敢和我动手,看来你果然有弑主之心,我本来不过是试探一下,没想到你竟然露出了狐狸尾巴,既然如此,我怎能留你?”

    甘望一听,这才知道上了李青衣的当,他双腿一软,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这李青衣的对手,双膝一曲,就想跪下求饶,而李青衣岂容他跪倒,手臂一伸,“卡擦”一声,在甘望跪倒前,已将他扭断了脖子。

    整个夏府门前死寂一片。

    李青衣随手将甘望的尸体扔在了夏府前的大街上,然后一步一步走到门口处,伸手拍了拍赵忠才的肩膀。

    这赵忠才好歹也是名橙珠师,不过李青衣的手臂拍在他的肩膀时,虽然没有使用灵力,但是赵忠才额头的汗水,却是“哗”的一下,全都冒了出来。

    李青衣慢慢道:“赵管家,以后选择人手的时候可要擦亮了眼睛,像这种不忠的奴才,可千万不要让他混进府来。另外,这夏府的大门可要好好修缮一下了。”

    说完,李青衣道:“两位小主子,咱们进去吧。”

    三个人慢慢的消失在夏府深处,而赵忠才过了好久,方才反应过来,他普通一下,坐倒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已是如同水浸过一般。

    其余的护院家丁奇怪的看着这个胖管家,其中一人上前道:“赵管家,咱们……”

    赵忠才抬起头来,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道:“找人来修理一下这些被破坏的痕迹,另外找两个人,将甘望装殓。”

    说完这些,赵忠才低头,喃喃道:“看来我得和少主子好好商量下了。”

    赵忠才抬起头,思量了一下,然后跟随着李青衣等人的背影,匆匆往夏府内跑去。

    而甘望的尸体就摆在大路中央。

    那几名护院家丁围了上来,几人看着甘望的尸体,纷纷对望几眼,有些惊惧,又有些兴奋,其中那名橙珠师道:“看来咱们又多了一位小主子啊,以后兄弟们可得擦亮了眼了,伺候好这位小主子,肯定前途无量啊。”

    其余人纷纷点头。

    终于一人道:“老大,这死鬼甘望的储物戒指……”

    那橙珠师道:“还愣着干什么,将里面的东西分了呗。”

    夏府门外传来一片欢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