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九转成神 > 第三十三节 夏老太公的想法

第三十三节 夏老太公的想法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唐风转头离去,决然而优雅。

    大厅里的人却是表情各异,几个主事的仆人有的惋惜,有的不解,更多的则是幸灾乐祸。

    李青衣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夏老太公的嘴角则轻微的抽动了几下,眼睛看着唐风的背影,眨也不眨。

    夏娜跺了跺脚,一转身,朝着唐风追了上去。

    夏天没有阻止,而是一摆手,站起身来,道:“好了,虽然我不认唐风这个外孙子,但是他体内毕竟流着我夏家的血脉,所以以后大家可不许这个唐风受欺负。”

    说完,夏天一转身,从大厅后门离去了。

    李青衣嘴角笑了一笑,然后从大厅门口退了出去,转眼间也消失了身影,而留下一堆主事的管家、仆人在议论纷纷。

    “哎?怎么会突然多出一个外孙子来,王三,你知道吗?”

    “这个事老管事们清楚,听说咱们族长当年还有个女儿,生的花容月貌,比咱们小姐还漂亮,可是因为一个男子,竟然和咱们族长断绝了来往。哎,一晃都二十多年了,没想到老爷还把此事记恨于心。”

    “我看老爷不是记恨啊,是爱之深,恨之切啊,听说老爷当年可疼那位女儿了……”

    大厅里的管事们一阵议论纷纷,这时一个穿着黄色衣衫的人悄悄退了出去,然后直奔夏府别院而去。

    一个秘密的小书房内,夏老太公正对着墙上的一张画卷,默然不语。

    画中是一个美丽的女子,高盘着云松发型,柔和的脸蛋煞是美丽,肌肤若雪,双目含情,这女子和夏娜有三分相似,但是夏娜充满了一种可爱调皮的直率,而这个女子则隐含着诗一样的含蓄和美丽。

    夏老太公静静的站在画前足有三分钟,他突然长叹了一口气,道:“青衣,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书房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进来的正是一身青衣的李青衣。

    “老爷,”李青衣躬了躬身。

    夏天有些疲惫的坐了下来,道:“你坐吧,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李青衣在一个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墙上的那幅画,道:“老爷你又想念大小姐了。”

    夏天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李青衣自顾自的道:“也是,看到唐风那孩子,我也会想起小姐。哎,一晃二十多年,原来小姐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夏天转过脸去,道:“别再说了。”

    李青衣沉默了一下,道:“老爷,也许我不该多嘴,可是当年之事,如果老爷你没有如此横加阻拦,小姐也不会这样决然的离开夏家,她也就……”

    “你别再说了!”

    夏天猛的一拍桌子,站起身来,他的双手在颤抖,他的胡子在飘动,很显然,他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没过多久,两行老泪竟是从这个威名赫赫的夏家族长眼中冒了出来。

    李青衣并没有多少恐惧,他直直的看着夏天,唐风的母亲是李青衣看着长大,论起感情,李青衣并不比夏天少多少,然而这样一个知书达理的女子,却因为夏天作为父亲的自尊心,而被逼出了夏府,终于酿成今日的惨死。

    “我知道你在怪我,李青衣,难道我心里好受吗?那可是我的女儿,我唯一的亲生骨肉!”夏天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但是条条青筋从他的额头冒了出来。

    “那你还要这样对待唐风?”李青衣毫不畏惧的说道。

    夏天深深喘息了几口气,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慢慢坐了下来,又恢复了平静,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唐风,难道你不清楚吗?”

    李青衣听了夏天的话,微微松了一口气,他说道:“是因为二老爷吧,是因为老爷你担心你认了唐风这个外孙子以后,有人会对唐风动杀机对不对?”

    夏天靠在了椅子上,仰头看着书房顶部的木梁,道:“青衣你既然这般清楚,为何还要故意刺得我心里滴血,还要再来问我一遍?如今老皇帝命在顷刻,星家动荡不已,附带着的,整个昊天城的权力都在晃动。我们夏家一样不可避免被卷入这场争斗,我不想唐风参入进去,不想他出事情。”

    李青衣点了点头,他单膝跪在地上,一抱拳,道:“老爷,还请原谅我之前的无礼。”

    夏天摆了摆手,道:“咱们哥俩,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

    李青衣点了点头,他沉吟了一下,道:“可是老爷,今天你这件事做的确实有些欠妥,你这样做,虽然很快整个昊天城都知道唐风不会和夏家有什么牵连,但是你也伤了唐风的心。”

    夏天听到这话,心里一疼,他捂着自己的心口,道:“哎,我的心何尝不疼?”

    李青衣道:“所以我说老爷做法有些欠妥,你看唐风小主子,他虽然人小,但是心思却十分灵活,而且处事十分稳妥,老爷你完全可以事先告诉于他,然后你们一起演一场戏。唐风和夏娜可不同,夏娜直率单纯,没什么心眼,但是唐风完全能够理解老爷你的苦衷,也会保护好自己的。”

    夏天听到这话,坐直身体,他苦笑了一下,然后双眼放光的看着李青衣,道:“青衣,你说是不是我眼花了,我怎么觉得唐风这小兔崽子变化那么大呢?你看他今天那沉着的样子,还有那冷静的言语,哈哈,真的就像是一个城府极深的大人一般。”

    李青衣也笑了,道:“老爷你眼睛没花,唐风的确变了,所以我们才可以将实情告诉他,也免得你们祖孙俩闹起矛盾。我看,唐风绝不是池中之物,说不定夏家将来会在他手上光大。”

    夏天一愣,随即摇了摇头,苦笑道:“哎,他虽然心思极深,但是实力终究太弱。而且我二弟那边不知在打什么算盘,现在最要紧的是,要保证夏家的团结,然后安然度过这段非常时期。”

    李青衣笑道:“我只是说说而已,而且老爷你身体还很好,要退位让贤也需要很多时日,可以等过了这段时间,待昊天国君确定后,咱们再商议不迟。而且,老爷,你觉不觉得夏娜和唐风很般配?”

    夏天一愣,然后道:“李青衣你可越来越为老不尊了,他们可是表兄妹。”

    李青衣站起身来,道:“你我都知道,夏娜又不是夏家亲生骨肉,为何不可。”

    说哇,李青衣径直离去,留下心里悸动不已的夏家族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