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8章 中煞

第8章 中煞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我握紧了手中的纸匕首,心里暗道不要慌,慢慢的刘琪琪站了起来,歪着脑袋,嘴里流着口水,看着我傻笑了起来。

    这可真是毁了刘琪琪在我心目中的美好形象,要知道她可一直是我们班的班花,但是现在这模样,跟大街上的傻子没啥两样。

    刘琪琪冲着我就扑了过来,我皱起眉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刘琪琪跑到我旁边,抓起我的手用力的就咬了起来。

    “啊!”

    我艹,这刘琪琪属狗的啊,咬人这么疼,我用力的一拳打在她的脸上,想把她打开,但是她根本没有丝毫的动作,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

    很快我被咬的手上已经出现鲜血,我知道,现在的刘琪琪可是被鬼上身了,照这么下去说不定刘琪琪真的得咬死我。

    但我看着刘琪琪身后那依然是一脸怪笑的厉鬼毫无办法。

    我用了吃奶的劲一把推开刘琪琪,转身就想跑,刘琪琪冲过来从我后背死死的把我给抱住了。

    真爽,我能从后背清楚的感觉到刘琪琪胸前的波涛汹涌,就让这幸福的时光长一点吧。

    我突然感觉貌似抓鬼也并不像想象的那么苦逼啊,不过我这念头刚一生起,我就感觉一双牙齿咬到了我脖子颈动脉的位置。

    艹,这是要我命的节奏啊,要是让刘琪琪这么一口下去,过不了一会,哥们我就得去见马克思。

    我使劲的转过身子,正对着这刘琪琪,这刘琪琪依然冲着我的脖子咬了过来,我根本躲不开,刘琪琪把我抱得死死的,根本不给我有其他行为的机会。

    突然门外惊风道士冲了进来,他手拿一张黄符,直接贴到了刘琪琪的后脑勺,刘琪琪整个人就跟失去了气力一样,瘫软了起来,我一把抱住了她。

    而那厉鬼在惊风进来的时候也转身跑出了房间。

    “小子,赌一把。”惊风走到我旁边冲我说:“追。”

    我把手中的刘琪琪放到床上,拔腿就跟着惊风哥跑出门外。

    “你往右边,我走左边,记住鬼上身的人都有特征,不然就算你开了冥途,鬼只要藏身在人身体里面,你一样看不到她。”惊风哥话刚说完,人已经跑没影了。

    我捂着被咬的胳膊,又看了看手中的纸匕首,或许是我刚才太紧张,用力过度,纸匕首被我给捏成一团纸了,看样子是不能用了,不过还好我还有一招。

    我慢慢的往走廊前方走去,几乎是竖起了耳朵听房间里面的声音,想要找出不同,但是好像都挺正常的。

    突然,楼道的方向穿来一阵脚步声,我扭头看了过去,是李珍妮,她穿着一个粉红色的吊带裙,满脸欣喜的看着自己右手上一个崭新的包包。

    看起来她的心情不错,但相反,我的心情很差,因为我看到了那只红衣厉鬼正飘在她的身后。

    麻痹的,你说这大姐,大晚上的没事跑出来溜达个什么劲,我都来不及提醒,就看到那只女鬼附身到了李珍妮的身上。

    之前刘琪琪是跪着的,后来直接就是上来咬我,我还没注意到,此时一看李珍妮,果然如惊风道士说的,脚尖着地,脚跟翘起,但就算是脚跟翘起也感觉是踩着什么东西一样。

    我也看到李珍妮脸色很快就变成了惨白。

    我正在想怎么办呢,李珍妮已经张牙舞爪的冲着我扑了过来,我冲着她的肚子就是一脚,但我感觉跟踢到了钢板上一样,根本踹不动,反而是用力过猛,自己被弹退了两三步。

    踢她的脚也是感觉到了一阵麻木,奶奶的,我看着又准备扑过来的李珍妮,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使劲的一咬舌头,一股血腥从我嘴里传出来,我一口冲着李珍妮吐去。

    大家可别看我说得简单,咬舌头疼得要死,大家可以试着轻轻咬一下舌头感觉一下。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付出和收获是成正比例的,我这一口血喷上去,我看到那红衣厉鬼直接就从李珍妮的身体里飘了出来,李珍妮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当然,我现在哪有什么心思管这李珍妮啊,我的所有精力都在这只红衣厉鬼的身上。

    就在我所有精力都集中在这红衣厉鬼身上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脑袋微微一晕,周围突然变了个样子,变成了一个KTV的房间,到处都是穿着黑丝的美女,看得我眼睛都花了。

    “帅哥,过来坐嘛。”那些美女一个个冲我抛着眉眼,我吞了口唾沫,娘滴,长这么大还没碰见过这么好的事情,真是太爽了,我刚想扑上去突然感觉旁边有个人拉住了我。

    我扭头一看,竟然是惊风道士。

    我还没反应过来,惊风道士一拳就给我揍了过来,把我脑袋揍得晕乎乎的,不过再睁开眼睛,之前那个KTV房间和那些美女全都消失了,唯一存在的就是那只红衣厉鬼。

    “惊风哥,咋了。”我捂着刚被揍的左脸问。

    “你中这厉鬼的幻术了。”惊风道士瞪了我一眼,突然拿出一张红绳编制成的大网,冲着厉鬼抽了过去。

    这鬼看样子也没有了最开始的威风,毕竟一开始就让惊风一张符给打伤,刚才又被我的舌尖血给沾到,肯定是受了伤的。

    这张网直接把红衣厉鬼给抽到了墙上,就在厉鬼摔在地上的时候,惊风连忙把这张网给打开,冲着女鬼的身上就丢了上去。

    红色的大网就跟蜘蛛网一样,把厉鬼死死的压在地上,厉鬼使劲的挣扎,但是丝毫没有作用。

    “惊风,解决了吗?”我看着大网之下的挣扎的厉鬼,走到惊风哥旁边,心有余悸的问。

    “厉鬼哪有那么好杀?”惊风道士摇头:“厉鬼怨气太重,对付她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直接打她魂飞魄散,但是难度系数太高,我道法不够,办不到,还有一种就是超度她。”

    “超度她?怎么超度。”我好奇的问。

    “先去楼顶,在这里超度,你不怕被人当神经病啊。”惊风抓起困住厉鬼的红网就冲着楼梯口跑去,现在已经有不少同学探出脑袋看走廊的情况,当然,他们是看不到鬼的。

    我跟着惊风道士到楼顶,惊风冲我问:“会念往生咒吗?”

    我摇头:“不会,三字经我倒是会。”

    “那你说屁。”惊风跑到我旁边,把那个红网递过来给我说:“你抓紧,等会我超度这只厉鬼的话她肯定会反抗的,一定要压住她。”

    我死死的抓住这个网,厉鬼此时在网内,缩成一团,并且很轻,根本没有什么重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陀罗尼神咒!南无阿弥多婆夜,多他伽多夜,多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多……”惊风盘腿坐下,竟然跟个和尚一样双手合十的念起了往生咒。

    就在惊风开始念咒的时候,这只厉鬼也不老实了起来,不断的挣扎,吼叫,我知道她被关在网内,肯定是伤害不到我的,我干脆闭上了眼睛,眼不见心不烦。

    这只红衣厉鬼慢慢的也捂着脑袋开始挣扎了起来,一股黑色的怨气缓慢的从她背后冒了出来。

    这些怨气很快冲着我飘了过来,瞬间笼罩住了我的身体。

    ……

    王琳,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姑娘,并且学习成绩优良,父母也是对他寄予了希望。

    王琳高二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男朋友,这个人不帅,但是人很好,天天给自己买吃的,送自己回家,一开始王琳只是想闹着玩,但是没想到,慢慢的,竟然真的喜欢上了他。

    很快的,王琳就真的爱上了这个叫做苏齐的人。

    每天上学,放学,就是课间也恨不得多见几面。

    很快便道了高三,王琳成绩很好,如果发挥好,甚至清华北大也是很有可能的,但是这个苏齐成绩却很差。

    “琳琳,你不要去那些好学校,如果你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我以后怎么联系你?你相信异地恋吗?”苏齐在高考的前一天叫出了王琳。

    王琳犹豫了,她在爱情和事业面前徘徊,苏齐很了解王琳,便说:“我会好好挣钱养你的,相信我。”

    “你会是我最爱的人,我如果有哪天背叛你,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王琳还是偏向了爱情多一些,第二天考试的时候估计乱写,王琳果然是落榜了,最后在本市找了一个很普通的大学进去了,而苏齐则在高考后没有继续读书,而是选择了一个他认为很有前途的职业,混。

    每天回到租的屋子,王琳从苏齐的嘴边听到最多的就是又打了几个人,又收了几个小弟,但是不变的是,苏齐还是喜欢自己,这就够了,最起码王琳是这样想。

    苏齐的性格越来越坏,王琳在两个月前怀孕了,苏齐知道后变本加厉,甚至在外面又找了一个女人。

    “我恨那个男人,如果不是他,我现在会是另外一种活法,他欺骗我就算了,还想打掉我们的孩子,我要他死!他就是人渣!”

    ……

    我从怨气中看到了王琳跳楼的瞬间。

    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憋屈,周围的怨气也散开了,原来她,也并不想杀人,她,也很可怜。

    我低头看着蹲在地上的王琳,此时她身上的一身红衣已经变成了白色,她看着我,笑了一下。

    慢慢的,王琳从脚慢慢的化为银白色的光点,消散在空中。

    “两位大哥,谢谢你们,没让我坐下错事,虽然你们超度我已经是帮了我的大忙,但我希望你们还能最后帮我一下。”王琳笑着看着我和惊风,然后在地上写了一排字迹:“希望两位把我的骨灰带回去给我父母,告诉他们,女儿不孝,当初没有听他们二老的话,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说着王琳哭了起来,我微微皱眉,看着这王琳整个魂魄消失在这楼顶之上。

    “终于完了。”我呼了口气,心里终于是放松了下来。

    惊风道士却皱眉走到我旁边,说:“你的确是完了。”

    “什么意思。”我奇怪的问。

    惊风道士指着我右手的胳膊说:“你看看。”

    我往我右手隔壁一看,我的胳膊竟然有一条蛇模样黑色的印记。

    “这是什么?”我皱起眉头,反正感觉这不是个好东西。

    “刚才那厉鬼最后用煞气冲进你的脑袋,然后沿着你的脑袋进入胳膊里面,现在你的右手的经脉里面已经有了煞气,三天内这股煞气肯定会攻入你的心脏,你就会暴毙而亡。”惊风皱紧眉头看着我的胳膊说。

    “什么?道长,你还有没有解除这煞气的解药,给我个。”我冲惊风道士问。

    惊风道士摇头:“煞气和尸毒不一样,尸毒是存在的物质,可以用解药解除,但这煞气却是无形之物,我道行不够,解不了你这煞气,而且煞气入体,没几个人能解。”

    “我只能用符封住这股煞气,唯一能解除这股煞气的,应该只有五术之医的传人。”惊风道士说着拿出毛笔,画出了一张极其复杂的符,画好之后他的额头也满是汗水:“随身带着这道符,除了洗澡之外不能离身,具体能撑多久我也不知道。”

    “我要怎么找你说的那个什么传人。”我奇怪的问。

    “自古以来便有五术,山、医、命、相、卜,虽然这五术分支数百,但有最正统的五本书流传至今,乃是五术最正统的道术,但是五本书都是单传一脉,能不能找到就看你小子自己的运气了。”惊风看着我叹了口气。

    “我艹,原本还以为那只女鬼是好鬼呢,没想到最后还要摆我一道。”我骂道。

    “不怪她,她应该也不知道她身上的煞气会进入你的体内。”惊风摇头了起来:“你手中的那本书就是山书,记载抓鬼除妖之法的一本书籍。”

    “我的符最多只能压住这顾煞气三年,三年之内你要是找不到医术的传人,你就死定了。”惊风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艹,这叫啥破事啊,我不就来旅游一趟么,撞鬼撞僵尸就算了,最后还中毒了,如果找不到一个人,哥们我还只能活三年,这叫啥事啊,中国十三亿人口,茫茫人海,我去哪找那个什么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