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10章 桃花怨

第10章 桃花怨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爷爷当时还留下过什么遗言?”我冲我爸问。

    我爸点燃一根烟说了起来。

    原来当时我爷爷死的时候还吩咐道:“正刚,这本书你一定要好好学习,但学道乃是逆天而行,命犯五避三缺,我的死便是因为犯了命缺,注定不能长寿,你自己考虑好,如果你不想学,我也不怪你,但是你以后必须找一个人把这本书传下去,不能失传。”

    我听我爸说完以后奇怪的问:“五避三缺?什么意思?”

    “五弊三缺指的是一个命理。所谓五弊,就是鳏、寡、孤、独、残,三缺就是钱,命,权,这三缺,学道之后或许会残,会短寿等,五避三缺这八样,肯定会犯一样,怎么样?”我爸笑呵呵的看着我:“还想学吗?”

    我顿时犹豫了起来,说真的我挺怕死的,如果真的像我爸说的那样学道会像我爷爷那样只能活个三十几岁左右,那我肯定不会学。

    我看了看我手臂上那道黑色的煞气,但是我已经中了煞气,如果找不到医书的传人,我活不过三年,要是之前我爸把这件事情告诉我,我打死都不会学。

    “爸,我学。”我干笑了下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维护世界和平,我只有牺牲小我成就大我了。”

    麻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都在滴血,我口头上说得好听罢了,谁他娘的不怕死啊,要不是我胳膊上这道煞气,我才不会同意,但是如果给我爸说是因为我手上这股煞气才学的未免也太怂了,只能说得好听点了。

    我爸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叹气道:“随便你吧,这件事情既然你自己做了决定,那么你自己就别后悔,这样,也算了却你爷爷当年的心愿吧,哎。”

    说完他自己就走进了屋子里面,没有再出来,我妈端着饭菜出来问我:“聊得怎么样了?”

    “没事,我出去逛会。”我走到门口,拎起包就走了出去,心里也怪不是滋味的。

    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无聊就逛到了青阳区人民医院的大门,看到一个小姑娘在门口蹦蹦跳跳的玩呢。

    这小姑娘杨曦,十二岁,我爸他们医院杨副院长的女儿。

    这杨副院长和我爸都是副院长,现在却开的奔驰,住的别墅洋房,虽然工作方面贪了点,但是做人还不错,经常我们请吃饭,所以关系还不错。

    我刚想上去打招呼,突然我就看到一个民工模样的人走到这小姑娘面前和这小姑娘聊了起来。

    然后这小姑娘高高兴兴的拿出发夹递了过去,然后这民工给了她二十块钱,我皱起眉头走过去吼道:“干啥的。”

    这年头人口贩子可不是一般的多,毕竟认识这个小姑娘,下意识的走过去叱呵了一声。

    这民工很黑,看起来四五十岁,驼着背,一看我过来,露出黄黄的牙齿冲我笑了一下,转身就走。

    “张大哥。”杨曦这小姑娘也认识我,一看到我就高兴的跑到我旁边说:“刚才那个叔叔说他家的妹妹想买个发夹,到处都买不到,看到我的发夹好看,就想要我的,我反正要换新的,就给他了。”

    “恩。”我摸了摸这丫头的脑袋说:“不过你尽量少和陌生人说话,自己玩去吧。”

    “恩。”这丫头点了点头。

    说完我就走进医院到处逛着玩了,我爸是这里副院长,我从小在这长大,这里就跟我家一样,那些医生也跟我很熟,笑呵呵的和我打招呼。

    无聊的逛了一圈,都快晚上八点了,走到门诊楼大厅刚想离开,突然一个护士就抱着一个小姑娘焦急的跑进来。

    那小姑娘就是杨曦。

    “赶紧的,小曦在门口晕倒了,叫刘医生过来。”这护士大喊了一声,所有都连忙跑上去抱着杨曦往急救室跑。

    我奇怪的皱起眉头,跑到那护士旁边问:“李姐,怎么了?”

    这护士姓李,二十四五岁,在医院工作好几年了,李姐说:“刚才我想带小曦去吃饭呢,但是突然她就晕倒了,不说了,你赶紧回家吃饭吧,我马上通知杨副院长。”

    “恩。”我点了点头,也没在意,我对医学方面又没啥研究,也帮不上忙。

    回到家的时候爸妈早就睡了,我随便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起来。

    我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觉客厅好像我爸妈在说话,我穿好衣服走出去,一看手机,都凌晨四点了,我就问:“爸,啥事啊大晚上的。”

    “小曦突然发高烧四十多度,怎么都退不了烧,我马上回医院看下。”我爸冲我说了下,转身就走了出去。

    我皱起眉头,看着门被我爸关上,我妈也吩咐我早点睡,然后回了房间,我转身刚想回房睡觉,但是感觉有点不对劲,小曦从小身体不错,而且刚才下午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

    怎么会突然发高烧呢?

    我躺在床上之后怎么都睡不着了,想了想,还是穿好衣服,跑了出去,医院大门还开着,我走了进去,很多护士医生都是一脸焦急的走来走去。

    我连忙问了小曦在什么病房,也不着急过去,找了个没人的走廊,掏出电话给惊风道士打了过去。

    过了很久对面才接了电话。

    “喂,小屁崽子,什么事?”惊风的声音好像在睡觉。

    “没啥,问你点事。”我连忙把今天下午遇到的事情给惊风说了出来。

    “桃花怨?”惊风在那边冷笑了一下说:“还有人敢用这样的邪术害人?”

    “桃花怨?这是什么东西?”我询问道。

    “这是养桃花怨,首先被害者必须是处女,然后施法者知道了她的生辰,再拿钱买走一样她的东西,这个必须是女孩子自愿卖给他的才行,之后,将生辰混合这个东西拈入草人,接着以子母血作引,用怨血慢慢炼制,三天之内,女孩子必死,死后游魂会被草人收入束住,然后再入阴地煞关,慢慢炼,炼个四十九天,成功之日,这个草人会化作那个女子,有血有肉,以此来作色诱之用,也可以杀人。”

    “用人练邪物?”我皱起眉头。

    “虽然从你的描述很像桃花怨,但是不能确定,你去看看女孩的右臂是不是有一朵黑色的桃花,跟纹身一样,如果是,你马上打电话给我。”惊风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找到小曦所在的病房,推开门就进去了,此时小曦满脸通红的躺在床上,我爸和杨副院长站在她床边好像在商量什么。

    “你怎么来了?”我爸听到我开门的声音,回头一看,冲我问道。

    “小曦妹妹生重病了,我当然得来看看。”我走到了小曦旁边随口说了句,然后挽起小曦的袖子,一看,真就跟惊风说的那样,小曦的右胳膊有一个栩栩如生的黑桃花,就跟纹身一样。

    “你干什么。”我爸跑到我旁边拉了我一把,瞪我一眼呵斥道。

    “杨副院长,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我看着杨副院长问。

    杨副院长看起来四十多岁,身体有点发福,带着个眼镜,看起来倒是斯斯文文的,他冲我问:“什么意思?”

    “小曦这不是生病了。”我犹豫了下才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