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11章 天机神算刘伯清

第11章 天机神算刘伯清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不是生病了?”杨副院长皱起眉头看着我问:“什么意思?”

    我也没回话,拿出电话给惊风打了过去,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了惊风之后,惊风在电话那边说道:“你赶紧拿芭蕉叶把这小女孩的包裹起来,芭蕉叶属阴,可以关住着小女孩的三魂七魄不让那草人勾走。”

    “然后呢?”我点了点头。

    “然后?然后等我来,我马上来成都,是青羊区人民医院对吧?”说完之后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我连忙冲杨副院长说:“杨叔,小曦这是中了邪术,赶紧去找一张大的芭蕉叶,快点。”

    杨副院长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不过却没有多问,走出了病房估计是去找芭蕉叶去了。

    “你怎么知道小曦是中的邪术?”我爸看着我问。

    “不是生病了?”杨副院长皱起眉头看着我问:“什么意思?”

    我也没回话,拿出电话给惊风打了过去,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了惊风之后,惊风在电话那边说道:“你赶紧拿芭蕉叶把这小女孩的包裹起来,芭蕉叶属阴,可以关住着小女孩的三魂七魄不让那草人勾走。”

    “然后呢?”我点了点头。

    “然后?然后等我来,我马上来成都,是青羊区人民医院对吧?”说完之后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我连忙冲杨副院长说:“杨叔,小曦这是中了邪术,赶紧去找一张大的芭蕉叶,快点。”

    杨副院长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不过却没有多问,走出了病房估计是去找芭蕉叶去了。

    “你怎么知道小曦是中的邪术?”我爸看着我问。

    我把今天下午看到的事情告诉了他,他这才点头说:“难怪这高烧怎么都退不了,不过照你这样说,那个施术的人肯定道法不弱,你有把握?”

    我爸虽然没学过道术,但是毕竟从小跟着爷爷呆过一段时间,这方面还是略懂一点。

    “要是只有我,我才不敢管呢,放心吧,我认识一个高人,很快他就会过来,你自己回去早点睡吧。”我总感觉我爸在这怪别扭的。

    我爸笑了下,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自己多注意点,安全第一,学道抓鬼可就和学校读书不一样了,会死人的。”

    我也知道我爸是关心我,点了点头:“恩。”

    “这事我也帮不上,得了,乐得清闲。”我爸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等我爸出去了,我就坐在了小曦旁边,这小丫头眉头紧皱,估计是做噩梦呢。

    大概过了二十几分钟杨副院长就气喘吁吁的拿着一张大的芭蕉叶跑了过来,我接过芭蕉叶连忙把小曦包裹了起来,包得跟粽子一样,我也不敢留缝隙,万一三魂七魄从缝隙里面跑出去了,就完蛋了。

    “小风,这样没事吧?”杨副院长估计是担心憋着小曦,我摇了摇头:“应该没事。”

    杨副院长点了点头,然后就在病床旁边坐了下来,叹气了起来。

    “杨叔,你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小曦这是有人在害她。”反正没有事情干,我便向杨副院长询问道。

    “我这人虽然贪财一点,但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啊。”他摇了摇头:“况且……”

    突然他愣住了,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然后使劲的摇头:“不会的,不会的。”

    我一看他这样子顿时知道有猫腻,问他:“杨叔有啥就要告诉我,小曦的情况很危险。”

    杨副院长一听我的话,犹豫了片刻,这才说道:“上个月有个工人在工地受伤了,然后送到了我们医院,那个人右手摔断了,当时安排手术,但是病情恶化严重,流血很多,最后没有救过来。”

    “第二天一个自称死者哥哥的人跑到我们医院非要让我们赔偿几百万,他弟弟本来送来的时候就快不行了,而且流了很多血,这种情况下医院最多给个几万安慰,但是他非得要几百万,最后医院也是分文不赔,最后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我一听点了点头:“或许就是那个病人家属吧。”

    我就这样有一句每一句的和杨副院长聊天,一直聊到了上午十点钟左右,我的手机才响了起来,我拿起一看,是惊风。

    我连忙接了电话。

    “在哪呢?”惊风在电话那头问道。

    “409病房。”我说了之后惊风就挂断了电话,没过一会惊风就推开病房走了进来。

    惊风穿着一身道袍,一进来就冲我问:“人呢?”

    “这呢?”我指着病床上粽子一样的小曦。

    惊风走到病床旁边随便看了一眼,就扭头冲杨副院长问:“你就是她父亲?”

    “额。”杨副院长楞了下,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对。”

    惊风点了点头,顿了顿,冲个杨副院长问:“那个老板,我抓鬼的价格是恶鬼五万,厉鬼二十万,治邪术视情况而定,令千金的状态,最起码要收三十万才行,这个看你是这小子熟人,给你打个九折……”

    “等等。”我连忙拦住惊风问:“你啥意思啊,你还要收钱啊。”

    “草,我抓鬼不收钱我吃啥啊。”惊风眉头一挑说:“上次忘记收你钱了你还没找你算账呢。”

    “呵呵,这个道长,钱不是问题,只要我女儿没事,我给你五十万。”杨副院长笑呵呵的说:“不过治不好我女儿的话,我在青羊区公安局也是有几个熟人,不介意抓个江湖骗子进去关几年。”

    惊风没有理他,走到小曦病床边撕烂了芭蕉叶,然后冲我说:“把窗帘关上。”

    我点头,跑到窗户边关好了窗户,惊风拿出了一张黄符,贴到了小曦的额头上,突然这张黄符竟然以肉眼能看到的速度变成了纯黑色。

    惊风连忙退了两步,一脸惊讶,然后骂道:“什么人下的咒?这么毒!煞气这么重。”

    惊风冲我吼道:“抱这小女孩跟我走!”

    “什么?”我楞了下。

    此时杨副院长也是看到了那张符变黑顿时明白了惊风是有真本事的,连忙说:“道长,你一定要救我女儿啊,多少钱都不叫事。”

    “什么钱不钱的,我是那么庸俗的人吗?我们修道之人是修心,不能贪财,刚才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惊风瞪了他一眼,然后丢出张纸条:“这是我的银行账户,钱打到这上面就行了,我会把这笔钱捐给慈善机构的,阿弥陀佛。”

    惊风这家伙还真不客气,不过道士说阿弥陀佛真的合适吗?

    反正我是有点受不了这家伙了,我抱起小曦,给杨副院长说了句放心,我就跟着惊风走出了医院。

    “惊风哥,我们去哪?”我冲惊风问道。

    惊风径直走到了街边停的一辆奥迪轿车旁边,打开车门上了车,我连忙跟了上去,抱着小曦坐到了后面。

    “去找一个真正的大师。”惊风说完之后就启动了车子。

    我坐在车上,看到车子很快就驶出了成都,往重庆的方向而去。

    “什么样的大师?”我向惊风问。

    “如果不是这附近我的确找不到熟人了,我也不太想找他,毕竟卖他的人情,很难还的。”惊风叹了口气:“听说过天机神算刘伯清吗?”

    “没。”我摇了摇头。

    “你们阴阳先生这一行有两位大师,北有镇妖灭鬼毛麟龙,南有天机神算刘伯清。”惊风道:“等会到了那里不要乱说话。”

    车子开了大概四五个小时,这才到了一个小镇上,这个小镇不大,最高的楼房也才六楼,惊风开着车听到了一个冥店门口。

    我抱着小曦下了车,看着这冥店,里面大多数是一些冥币纸人什么的,门口还坐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屁孩穿着校服,在看课本呢。

    “那大师就是在这吗?”我冲下车的惊风问道。

    惊风点头,然后从我手中接过小曦说:“在外面等我会,我进去找他。”说完就走进了冥店。

    我掏出根烟,点燃抽了起来,闲得无聊,我走到这小屁孩旁边问:“小子,抽烟不。”说着递了根烟过去。

    这小屁孩白了我一眼,感觉他好像有些不高兴,冲我骂道:“别叫我小子,我叫巫九。”

    “哎哟,小屁崽子,脾气还不小。”我笑了一下,冲着他屁股就踹了一脚。

    “干你大爷的。”这叫巫九的小崽子骂道:“滚犊子,最讨厌你们这些人,每次都来找我师父,我师父抓一次鬼就会减寿一次,你还欺负我。”

    这小家伙说着说着眼睛就泛起了泪花,我顿时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毕竟这么大个人了欺负个小屁孩也怪不好的,连忙递了五十块钱说:“行了行了,千万别哭,哭了我可真揍你了。”

    想想我这么大个人了,真把个小屁孩弄哭了怪丢人的。

    “早点给钱不就行了么。”这小家伙一拿过钱,脸刷的一下就乐呵呵了,麻痹的,翻脸真比翻书还快,我敢肯定,这家伙长大了肯定是个贱人。

    “在外面干啥呢,别欺负小孩子,你进来。”里面传来了惊风的吼声。

    我一听,也懒得管这小屁孩了,跑进了屋子里面,这屋子里面到处都是纸人冥币什么的,看着也怪渗人的,此时惊风正在和角落的一个人说着什么。

    我走近一看,这人穿着一身黑色的中山装,看起来大概四十多岁,脸上皱纹也有点多,满头都是白发。

    “这位就是刘伯清。”惊风给我介绍道。

    我也是连忙说:“刘师傅好。”

    这年头有本事的人脾气就越大,万一我不小心惹这刘师傅不高兴了,他不帮忙,那不就蛋疼了么。

    刘伯清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说:“煞气入体?用这么简陋的符压不住这些煞气的。”

    我一听,顿时惊讶了起来,他仅仅看了我一眼就知道我中了煞气,还用惊风的符镇压这些煞气。

    “大师救我啊。”我连忙说道。

    那个什么所谓的医书传人怎么找啊,茫茫人海,三年?能找到么?我感觉悬乎,既然惊风之前把这老头说得这么牛逼,那他肯定有办法帮我才对。

    “人命天定,这是你注定有此一劫,我不必插手,你也会遇到有缘之人化解此劫,不急,不急。”刘伯清摇了摇头:“反倒是这小女孩比较麻烦?”

    “怎么个麻烦法?”我焦急的问,这小曦我也算看着她长大的了,如果她真的出了什么事,我自己心里也不舒坦。

    “别急。”惊风瞪了我一眼,然后冲刘伯清问:“刘师傅你都说麻烦,难道这女孩没得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