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12章 惊风这个大奇葩

第12章 惊风这个大奇葩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刘伯清摇了摇头说:“不是。”

    说着刘伯清就拿出来一把小刀,然后把晕迷的小曦放到了地上,解开她的上衣,在小曦的胸口划开来一道小口子。

    我连忙凑过去一看,我倒吸了口冷气。

    小曦的胸口里面竟然全是干黄的杂草,就跟个稻草人一样,只是外面裹着一层皮。

    “看到了吗?施展这害人之术的人也不简单,如果你们在来晚一小会,这女孩的皮肤自己开始长出杂草,那我就真的没有回天之力了。”刘伯清说完之后就拿出毛笔和朱砂,在小曦的胸口开始画符。

    画得符密密麻麻的,很复杂。

    我也是经过山书算是接触过符咒的,知道所画得符越复杂,其难度就越高。

    画符必须一气呵成,中间不能停,而画符的时候只要画符的人稍微画错一点前面画的就会前功尽弃。

    而这刘伯清这道符画下来,几乎已经把小曦的肚子全部铺满,并且极其复杂,光从这一手就能看得出这刘师傅的道法已经出神入化。

    “小九,去把我屋子后面那个黑色小瓶拿出来。”刘伯清吼了一声,外面那个小屁孩就跑了进来,进来里面的一个屋子,没过一会就拿着一个黑色的小瓶子,看起来大概跟矿泉水瓶子一样大。

    刘伯清接过这个瓶子,然后打开瓶子,掰开小曦的嘴,把这些水灌了下去。

    “这是什么东西呢?”我在惊风旁边小声的问。

    惊风瞪了我一眼说:“别说话,安静点。”

    我白了他一眼,他多半是不知道,才这样说的。

    刘伯清灌了小曦一半的水之后,然后把这些水倒在了小曦的胸口上,这才回头说:“这是童子尿,用来逼出这女孩体内的煞物,如果是舌尖血的话效果更好,但是那玩意太稀有了。”

    原来是尿,我脸上微变,这小曦要是醒过来知道自己喝了半矿泉水瓶子弹尿,不知道得哭成啥样子。

    这些水一灌下去,小曦浑身开始冒起黑色的烟,诡异之极。

    然后小曦体内的那些杂草慢慢从肚子里面一点一点的长了出来,只要长出来一点,刘师傅就伸出手使劲的把这一根根的杂草拔了出来。

    血淋淋的,看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些杂草就跟从小曦肚子里面长出来的一样,很快小曦的肚子上就多了很多细小的孔,鲜血不断的往外涌,刘师傅也不顾,也就是飞快的从小曦的肚子里面拔草。

    这些原本干瘪黄色的杂草一被拔出体外,瞬间就变漆黑了起来。

    等了五分多钟,地上已经出现了一堆的杂草了。

    等小曦肚子里面再没有杂草开始冒出来之后,刘师傅才停手,然后念道:“急急如律令!”然后把他的右手放在了小曦的额头上。

    之前小曦的那些伤口中也慢慢的涌出浓浓黑色的汁液,流出来之后,刘师傅才拿出一张很长的符,把小曦的肚子给包裹了起来。

    “好了。”刘师傅的额头也是冒出了汗。

    “这就可以吗?”我看着小曦的脸色也是红润了不少,高兴了起来。

    “没这么简单。”没想到刘师傅竟然摇了摇头说:“我只是把她身上的一些煞气给逼出来,但是种在她身体内的怨种还在,只要种子还在,那么那个施术人还会继续害她,这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

    “那怎么办?不然刘师傅你跟我们去一趟成都吧,把那个施术人给收拾了就皆大欢喜了。”我向刘师傅问道。

    刘师傅摇了摇头:“我还有事情,去不了,我等会给这女孩一道符,可以保她三天安全,你们回去之后三天内找到那施术人,抓到他,找到那个草人,烧掉就可以破术了。”

    “你这小辈怎么也是龙虎山出来的,这点事情还是没问题吧?”刘师傅笑呵呵的冲惊风问道。

    惊风老脸一红说:“咳咳,当然没问题,只不过我不是很精通算术,怕找不到那个施术人。”

    “不碍事。”刘师傅拿出了一个罗盘,然后从地上捡起一根从小曦肚子里面长出来的杂草放在这罗盘上,然后一晃罗盘,这根枯草就燃烧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玄学之术真的很神奇,刘师傅只是给小曦灌了一口童子尿,这小曦肚子里面那些杂草竟然自己就长了出来,现在也只是晃动了一下罗盘,这跟稻草就自燃了起来。

    这世界上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事情真是很多,只是没有亲眼看到之前,没有人会相信,看到之后才能知道中国古代玄学的博大精深。

    “你回去用这个罗盘,只要顺着罗盘就能找到他。”刘师傅说完之后,惊风点头接过罗盘,然后掏出了一叠钱,我目测了一下,估计最起码有一万,递了过去:“麻烦你了刘师傅。”

    “不碍事。”刘师傅接过钱,然后淡笑道:“这钱啊,是好东西,不过不宜过多,够用即可。”说完只抽出一千块收下,剩下的递回给惊风。

    惊风也是尴尬的笑了下,我听得出,这刘师傅估计就是在说这惊风呢。

    惊风收下钱后笑道:“既然是好东西,那自然是多多益善,刘师傅早点休息吧,时间紧迫,我们就先回成都了。”

    刘师傅也不留我们,随后递出一张符:“把这张符给小女孩随身携带,不能离身。”

    惊风点头接过符,放在了小曦的衣服里,就踹了我屁股一脚:“走了。”

    我揉了揉屁股,妈的,他自己贪财被这刘师傅说了踹我干啥,我扭头跟着出去,看着门口玩泥巴的那小屁孩,又一脚冲他屁股踹了过去。

    这一脚踹下去心里舒服点了,刚想走,没想到这小屁孩竟然一滩口水给我吐到了脸上。

    我干他大爷的,吐我?

    我刚想继续收拾他,看到他鼓起嘴巴继续要吐我,我拔腿就跑。

    不是我怕他,只是欺负个小家伙怪丢人的,而且还得被他吐口水。

    上了车,惊风一轰油门车子就发动。

    我还真的挺鄙视这惊风的,收了三十万,拿一千块钱就搞定了。

    惊风看来我一眼,估计是看出来我的想法,说道:“别想这么简单,我之前给一万,而刘师傅却不要,他不是不要,而是要我这个人情。”

    “我们龙虎山很少欠人人情,虽然是我欠下的,但是刘师傅的本事,我肯定还不了,那么就得我们龙虎山其他高人来帮我还这个人情,这样你还认为是我赚了?”惊风白了我一眼,骂道:“真他娘的亏。”

    我切了下,人情算个屁,这家伙就是矫情。

    我当时也是不懂,其实像龙虎山这样的大派是很难欠人人情的,而一旦欠人情,那么龙虎门便会动用一个门派来还。

    当然,我现在是不懂,我只是认为这家伙故作声张。

    当天下午五点钟的时候我们也是回到了成都,天色已经开始暗淡了下来。

    我和惊风把小曦抱回了医院,杨副院长早就等着我们来,一到就问我怎么样了,我就说可以保小曦三天安全,三天之内找不到施术人,小曦就危险了。

    杨副院长当时就说要去找警察局什么熟人去抓那个人。

    直接就被惊风拦住。

    “这样的高人能被警察抓住才怪,光是稍微用点障眼法,他在你面前你都看不到他。”惊风说:“这事就交给我们就行了,你别管了。”

    杨副院长当时差点就给惊风跪下了,求他一定要救小曦。

    “杨叔,你放心吧,他这家伙既然收了你钱,那么肯定会办事的。”我安慰道。

    “走小子,出去找那个施术人。”惊风说完扭头就往外走,我连忙跟了上去。

    跑出来医院我就冲惊风问:“怎么找那个施术人呢?”

    “找他干啥?不是还有三天吗?走,去对面那足浴按摩放松一下。”惊风贱笑道。

    “大哥,你是道士啊。”我还想拉住他呢,没想他跑得飞快,这啥JB人啊。

    “等跑到门口,这家伙把穿着的道袍脱了下来,然后穿了反面,这道袍的里面外形竟然是一件黑色的风衣,他戴上一个墨镜,然后就往里面走。

    我跟上去,还真别说,那前台的俩妹子穿着红色的旗袍,一个个水灵灵的,真他娘的漂亮。

    这惊风走进去,那俩妹子笑眯眯的走过来问:“老板,欢迎。”

    “这个,你们这正规吗?”惊风一开口就直接问。

    这俩妹子估计没遇到过人直接这么问的,其中一个笑呵呵的说:“正规啊,我们这足疗师是最正规的。”

    “正规?他娘的正规我来你这干啥。”惊风脸一下就黑了下来,转身拉着我就走:“走走走,不玩了,草。”

    这还真是个大奇葩,就算人家不正规,大白天的能直接告诉你我们这是做歪生意的吗?

    一出去我就鄙视的问:“你一个道士跑这些地方来玩,就不知道廉耻么。”

    “卧槽,那些和尚还不是天天往红灯区跑,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惊风说得振振有词,大义凌然的模样,他这模样,就像领导在发言稿子,激励人心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