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17章 出殃

第17章 出殃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我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睡了,第二天在学校也就是睡觉,一觉就睡了过来。

    第二天一放学,我爸就开车到了学校门口等我,我上车之后我爸就丢给了我一件黑色的西装,我直接就在车上换了衣服。

    葬礼举办的地点就是杨副院长生前买的一栋别墅内,我爸妈带着我下车之后,我一看,此时那栋别墅里面灯火通明,不时就有车辆停在了这别墅的大门,然后走进别墅。

    我爸领着我和我妈走到门口,门口专门有一个人收钱,一看到我爸走过来,就笑呵呵的上来搭讪,这人是院子的侄儿,我爸妈和他聊了起来。

    我直接就进别墅的大厅。

    杨副院长买的这个别墅很大,我以前就经常来玩,但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以前我爸总是会和杨副院长在客厅聊天,杨婶就会在厨房弄饭菜,而我就领着小曦到处玩。

    此时一来,已是物是人非,唯一留下的,便是大厅中间的那口红色棺材,此时院长在门口招待客人呢,一看我进来,也笑呵呵的打了个招呼,但估计是感觉和我一个小孩子没啥好聊的,就转身继续陪那些客人了。

    突然门外就走进来了一个身穿黄色道袍的中年人,院长一看这道士进来,连忙迎了上去,和这道士说了两句话,这道士便走到了棺材面前皱起眉头看了一眼。

    “道长,如何?”院长在旁边小声的问了一声,犹豫当时我离得近,还是听到了。

    这道士摇了摇头说:“难说,院长,请跟我去里屋详谈。”

    说完院长便带着这道长去了二楼,不知道去谈什么事情了。

    接下来便是跑进来五个中年妇女,趴在棺材面前大哭,这估计也是院长花钱请来的。

    我就一直跟着我爸在这别墅到处走,毕竟来的很多都是医院的人,还有一些杨副院长认识的富豪和政府官员,过了大概半个小时,院长才从楼上走下来。

    “接下来齐道长要帮杨副院长超度,各位请随我去凤怡酒楼吃个饭。”说完院长就请着这些人走了出去。

    我爸带着我走到了门口,我打开车门故意说:“糟了,我有个东西忘在杨叔家里了,我回去拿一下。”

    我爸回头看了我一眼说:“不就想回去和那道士聊聊天么?去吧,反正你也不喜欢这样的社交场合。”

    还是我爸最懂我,我妈吩咐我注意安全,然后就上车,俩人开车离开了。

    我跑回了别墅大门,此时别墅之内只剩下那个道士拿出一些东西在棺材前面,好像在准备什么东西一样。

    那道士听到我走进来的声音,回头看了我一眼说:“小朋友,早点回去,别在这晃悠。”

    多说无益,我直接掏出了山书,在他面前晃了晃。

    这个道士一看到山书,脸色微变,皱眉道:“这东西你怎么来的?”

    “你说怎么来的?”我反问道。

    这道士连忙拱手道:“原来是道友,在下韩中山。”

    “这么文嗖嗖的干啥,我叫张灵风。”我客气的说。

    韩中山笑了下说:“既然是同道中人,那我说话也就不和你绕弯子了,道友来这是为了什么?难道也是知道这具尸体会变煞,来阻止的?”

    “变煞?”我奇怪的问。

    韩中山指着这个棺材说:“难道道友不知道吗?”

    “这个死者死前做了不少的大恶之事,而且死因是因为一直小鬼缠身而死,所谓死不瞑目。”说着这个韩中山就走到棺材旁边,然后推开棺材盖示意我看下。

    我走到棺材旁边往下一看,这杨副院长的尸体脸色苍白异常,双眼瞪得老大,嘴巴也是张开的。

    “这人死不瞑目,我之前用了黑狗血把棺材外面涂满了,但是还是不行。”韩中山蹲下来,指着棺材底下。

    我也蹲下一看,此时棺材的下面竟然出现了水渍,每过几十秒还能滴一滴水珠下来。

    “你也看到了,这尸体的怨气之重,已经让这些煞气凝结为水珠,一旦变煞,这具尸体就异常麻烦了。”韩中山解释道。

    他好像也看出来了我是个菜鸟,但是也并没有因此就不理我之类的,反而给我更详细的说了起来。

    我顿时对这韩中山的好感倍增,一个阴阳先生最重要的不是他的道法多高,抓鬼多厉害,而是他的阅历。

    世界上这么多种鬼,你要快速的知道这只鬼是什么,用什么方法可以对付之类。

    一个阴阳先生和普通人的区别就在这,如果一个人知道了这些方法,那么他也可以成为阴阳先生。

    这也就是为什么阴阳先生年纪越大,本事也就越大,其实并不是他的道法有厉害了,而是阅历增加了。

    而现在这韩中山给我说的,显然就是增加我阅历的东西。

    “如果等棺材盖上面都凝聚出水珠,并且滴到了这具尸体的额头上的时候,那这具尸体就被暴走。”韩中山皱眉道:“还好,原本还以为我一个人不能解决呢,不过既然有道友相助,阻止这具尸体变煞的希望就大多了。”

    我其实蛮想告诉他我半吊子都算不上的,不过我仔细想想,这么说的话不是蛮丢人的么,所以我还是忍住了。

    “你想让我怎么帮忙呢?”我向这个韩中山询问道。

    “我算过,今天晚上十点半便是这具尸体的出殃时间,但是这具尸体的煞气太重,如果这股殃它吐不出来,那么就这股殃就会转化会煞气囤积在他的喉咙口,然后变煞诈尸。”韩中山解释道。

    “出殃?”我奇怪的问。

    “咦?你是山书的传人,连这个都不知道?”韩中山反而惊讶的看着我,然后才解释了起来。

    在以前人死了,都会请算命先生来算一下这死人的出殡时间和出殃时间,开一张条子,烧给地府,这就跟现在医生开的病单一样。

    出殡就不用解释了,而这出殃很多人估计都和我一样,不知道,这殃其实是人死之后的一口气,这口气会囤积在人的喉咙之中,在人死后七天之内会出殃,随着每个人不同,出殃的时间也就不同。

    而这殃有剧毒,只要人被碰到,不死也得重病一场,所以就得请阴阳先生来算出这出殃的时间,好让死者家人回避,并且在古时候遭殃这句话是咒人死的,就是因为这个由来。

    一般情况下,这殃在七天内就会散出来,但遇到那种死不瞑目,怨气极深的人,这股殃就会停留在喉咙这地方,慢慢变煞,在原本出殃的时候就会诈尸。

    我听完之后点了点头。

    “按照这具尸体现在的模样,这股殃多半是吐不出来的,所以要做好和它恶战的准备。”韩中山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