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18章 变煞

第18章 变煞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我点了点头,心里也有点害怕,如果说最开始在赶尸客栈遇到那些尸煞因为懵懵懂懂,什么都不知道,而面对那只红衣厉鬼基本上都是惊风在对付,都没有那么害怕,但是那天遇到那个小女孩女鬼的时候,我明白了。

    这些诡异的东西没有一个是简单的,那天我要不是反应快,咬了自己舌头一口,估计已经是死掉了,现在回想起来都还有些后怕。

    这韩中山估计是看出了我的想法,一笑说:“道友如果有难处,不帮忙也没关系,我一个人应该勉强也能对付。”

    “呼。”我长出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原本说实话,这件事情我管不管都可以。

    但我总不可能永远躲着这些鬼怪,既然决定了要学习抓鬼,那必然得和这些鬼怪打斗,这就是磨练,而且杨叔再怎么也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我便送他最后一程吧。

    “不用了,韩师傅,你就说我要做些什么就行了。”我咧嘴笑着问。

    韩中山点了点头:“现在我要做两手准备,我会在这附近布阵,但是布阵之后我需要主持阵眼,你就先在这阻止他变煞,到时候不要让他身上阴气凝聚出来的水珠滴到他额头,他变煞的可能会小很多。”

    “如果不幸变煞气,你就把他引到我设的阵法之内,然后由我对付他,没问题吧?”韩中山问。

    我仔细想了想,貌似危险性也不大,便点了点头:“没问题。”

    大厅很大,韩中山便把大厅的所有杂物丢到了墙角,然后在棺材右边五米远的地方的一块空地中拿出一支大型号的毛笔,用朱砂混合着黑狗血开始在地上画起了符阵。

    他大约画了一个多小时才画好,这个阵法是一个直径五米的圆形,里面满地都是符咒,这韩中山手上掐了一个法决念道:“天为清,地为浊,今以吾身,求借浊力,敕!”

    这韩中山一念完,地上的符阵闪出了一阵淡红色的光芒,韩中山然后丝毫不动,只是冲我说:“浊力已经借到,我现在不能动,只有等尸煞进入阵法之中我才能动用阵法消灭尸煞,你要想办法把它引进来。”

    然后韩中山便闭上眼睛,纹丝不动。

    我低头一看时间,已经九点半了,我推开棺材,看着里面的尸体脸色已经变成黑色,我吞了口唾沫,奶奶的,虽然知道不远处就有个韩中山布好了阵法,但是看着这东西还是感觉很渗人。

    客厅上那个大钟的指针滴滴答答的在走,我眼睛也是不想看那具尸体,故意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个钟上。

    很快就到了十点一刻,突然不远处的韩中山睁开眼睛冲我喊道:“小友,注意,现在就是最有可能让尸变煞的时候,不能有一丝大意!”

    韩中山突然开口提醒我,倒还把我吓了一跳,这韩中山真行将近一个半小时了,都是一点都没有动,这份毅力真不是一般人能坚持的。

    我也连忙往棺材中的尸体看去,那个棺材板已经让我丢到几米远了,是不可能有什么水滴到他的额头上的。

    突然我感觉有点不对,我抬头一看,我草,棺材上面的天花板已经一片潮湿了,这具尸体的阴气竟然让天花板都全是水渍。

    我双眼死死的盯着看天花板,那个天花板也是慢慢的凝聚出了一滴很小的水珠,我连忙摊开手掌,挡在了这具尸体的额头之上。

    这颗水滴也是慢慢的越凝聚越多。

    突然这颗水滴就从天花板落了下来,往这尸体的额头之上滴了下来。

    如果不是有我的手掌,这颗水珠还真的会滴到这尸体的额头上。

    这颗水珠毫无疑问的滴到了我的手掌心中。

    疼!

    这颗水珠一滴到我的掌心中,一股巨疼从我的掌心传来,同时还传来了一股刺骨的寒意,感觉我这手中的中心就跟结冰了一样。

    我也是傻逼了,这水是啥?是这尸体的怨气所聚,本身便是大煞之物,我竟然直接用手掌去挡,早知道用个其他东西挡也好啊。

    我左手死死的握住右手手腕,太疼了,我额头也是疼得汗水直冒。

    “小心!”突然我身后的韩中山吼道。

    我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天花板竟然有两滴水珠掉了下来,我一咬牙,又张开右手掌挡在额头,又是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这手中传来,我甚至感觉右手已经不能动弹了,好像就跟假肢一样。

    不过另外一滴水,竟然直接掉进了这具尸体的口中。

    这具尸体本来是死不瞑目,嘴巴张得老大,这滴水珠一掉进他的嘴里面,他嘴巴瞬间就闭上了,但是眼睛睁得更大了。

    我在旁边看到他眼睛黑色的瞳孔缓慢的消散了起来,他的眼睛只剩下了眼睛中的眼仁。

    韩中山吼道:“小友小心,这具尸体要变煞了!”

    我哪还用他提醒啊,不过现在我右手感觉已经跟废了没什么两样,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具尸体变煞毫无办法。

    咚!

    突然这个尸体在棺材内抖动了一下,我死死的咬着牙,冲身后的韩中山喊道:“韩师傅,现在有什么办法吗?”

    “用银针刺喉,颚下一寸的地方,看能不能释放出这口殃。”韩中山吼道。

    “银针?我他娘的上哪找银针去啊。”我焦急的喊道。

    “别急,食指和中指合拢,所有注意力集中在这两个手指中,我教你一道我茅山秘法。”我身后的韩中山喊道。

    我连忙左手的食指中指合拢,双眼死死的盯着两个手指,我身后的韩中山便说:“跟着我念,以血为钢,以肉为坚,无坚不摧,手中剑起,敕!”

    这家伙竟然是茅山的?

    我现在也不管这么多了,也没时间问太多,连忙念道:“以血为钢,以肉为坚,无坚不摧,手中剑起,敕!”

    我所有的精力都死死的盯着左手的两根手指,突然我感觉我左手中出现了一股‘气’,这种感觉很难形容,就好像有一道气流围绕着我的左手。

    奶奶的,我他娘的也会真正的道术了,我他娘的终于会点特异功能的,以后拯救世界维护宇宙和平的重任看来必须得交到我身上了。

    我也是激动得受不了,我身后的韩中山喊道:“赶紧用你手中的‘剑’刺他咽喉。”

    哈哈,爽,真所谓流氓会武术,神仙也挡不住,我流氓应该算了吧?我之前为啥怕这些家伙,因为我没有特异功能呗,没有道术对付他们,现在我还怕毛,不就是个小尸煞么?我以后是打僵尸王呢,还是下地府打鬼王呢?哎呀,真是个艰难的抉择啊。

    行,我也不用舍近求远了,就拿棺材里的小尸煞当僵尸王打体验一下就是,我的无敌之路,从此就要开始了。

    我这还在yy等会要怎么对付这只尸煞呢,没想到这个尸煞已经缓慢的坐了起来了,迟了!

    我顿时懊恼了起来,要是刚才不YY这么一下,直接用手指挫他的喉咙那么就不会给他变煞的机会了,但是现在想这么已经晚了。

    我咬牙,用左手冲着他的喉咙就刺了过去。

    这一下刺下去,并没有出现我想像的那样,轻松的就刺穿了这尸煞的喉咙,相反,我感觉就跟用手刺在石头上一样,疼得要死,我敢肯定我骨折了。

    我这命啊,为啥就这么命苦,右手疼得不成样,动都动不了了,好不容易会了点道术,冲着这尸煞刺了下,还把自己整骨折了。

    我死死的咬着牙,熟话说十指连心,疼得我额头全是汗水。

    同时这只尸煞被我这一撮也回过神来,伸出双手,直接就掐住了我的脖子,然后用力的就把我往棺材的左边一丢。

    这家伙力气极大,我被丢到旁边的桌子上,我后背使劲的撞在了桌子的桌角,疼得我浑身都没有力气。

    “小子,赶紧想办法跑到阵法中来,不进来他会杀死你的!”韩中山大吼了起来。

    我听了韩中山的话,我也想跑到他那阵法里面呢,但除了我英俊的脸庞没有受伤,我就感觉浑身都疼,走路都困难。

    尸煞慢慢的从棺材里面爬了出来,摇摇晃晃的往着我走了过来,他的脸已经发福,感觉跟肿了一样。

    尸煞的手指甲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长得有两厘米长,黑黑的,看起来很锋利,他慢慢的走到我,伸出双手冲我的胸口就刺来。

    我咬牙往旁边你躲了一下,这只尸煞气的右手指甲刺进了我的左臂上,鲜血跟不要钱一样的涌了出来。

    我去,这些血得吃多少个鸡蛋才能补回来啊。。

    不过现在也不是关心吃多少鸡蛋的问题的时候,现在搞不好就得被这尸煞弄死,然后下地府回炉重造了。

    我他娘的活了十几年还是个处男啊,还不能死。

    万幸的是我现在的腿还有力气,咬牙冲着这个尸煞的肚子就踹了上去,这个尸煞也是让我踹退了两三步,我使劲的站了起来。冲着那韩中山的方向就跑了过去。

    才跑个几米,这尸煞就从后面抓住了我的肩膀,让我丝毫动弹不得。

    不行了,我感觉我是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这只尸煞抓住我,然后我的肩膀传来一阵巨疼,我回头一看,这只尸煞竟然抓住我的肩膀啃了起来。

    突然别墅的大门被踹开,外面冲进来了一个黑衣少年,进来一脚就踹飞了这只尸煞。

    我也被惯性推倒在地上,我抬头一看,进来的这个黑衣少年竟然是昨天在大街上遇到那个身上带着阴气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