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23章 女尸

第23章 女尸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这地方本应该十分炎热才是,怎么这么凉爽?

    “刘校长,这地方怎么会这么凉爽?”我皱起眉头向旁边的刘校长问。

    刘校长笑呵呵的说:“这地方是半个月前开始的吧,不知道什么原因变得很凉快,最近学生们也是很喜欢到这里乘凉。”

    “是么?凉快?”这哪是什么凉快,明显是阴气过重。

    我知道问这个刘校长也问不出什么一二三,也懒得问了,领着刘校长继续往上走,似然是大白天,但是这山上被树枝上面茂密的树叶严严实实的遮挡了起来,根本没有光线能照射进来,甚至有些幽暗的地方伸手不见五指。

    上来和刘校长边走边聊,大概五分钟过来,突然我就闻到了一股恶臭味。

    刘校长皱着眉头说:“什么东西?这么臭。”

    这味道?尸臭!我毕竟是从小在医院里面玩大的,对于尸臭并不陌生。

    我闻了闻,发现这股尸臭竟然是从一条僻静的小路的方向,传过来的,我连忙往前面跑了一段路,跑了大概一分钟,一颗树下躺着一个人影。

    我走过来才发现竟然是一具女尸。

    这具女尸穿着一身校服,浑身腐烂得很严重,脸上,眼眶中也全是白色的蛆虫在里面钻来钻去,看起来恶心至极。

    我身后跟来的刘校长一见到女尸,弯腰狂吐了起来。

    “报警。”我回头提醒了一句,尸煞我都见过,甚至还和杨副院长的尸体打斗过,此时见到一具死尸也是丝毫没有害怕。

    这刘校长一边吐一边掏出手机报警了,我蹲到了这女尸旁边。

    其实尸体就跟猪肉差不多,看着看着就习惯了,虽然这尸体身上全是蛆虫,比我看到过的那尸煞还要恶心好几倍,但我也只是刚开始看的几眼不适应,慢慢的就没啥了。

    我看了看,这尸体上面并没有传出煞气,显然是没有尸变的可能,这风水也应该不会是这具女尸的原因影响的。

    不过这具女尸怎么会死在这里?

    “张天师,我报警了,我们俩先下去吧,让警察来处理就行了。”刘校长在旁边要走,我摆了摆手:“没事,你先下去吧,我在这里待会。”

    这刘校长见我不走也不劝了,拔腿就走了。

    我蹲在这女尸旁边仔细的看了起来,这风水是被这山改变的,现在不仔细看看,等会警察来抬走了尸体可就没这么好观察了。

    我突然注意到这尸体的右手手里死死的握着什么东西,我用力的扯开了这个女尸的手指,看到她右手里面竟然握着一朵玫瑰花。

    现在我也不知道这个女的是怎么死的,最有可能的就是这山上的阴煞之物害死的她,这山上到底有什么东西?

    我又在女尸旁边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发现。

    很快刘校长就领着警察跑来了,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有死尸案件发生了,这种立功的事情基本上是那些警察抢着来的,来了足足二十多个警察,领头的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刑警。

    那些警察过来的时候我蹲在女尸旁边呢,那些警察一点也不客气,冲过来就用力的把我扯开,我刚想反抗,直接被他们一脚踹到旁边。

    刘校长一看连忙胖过来对那个领队的老刑警说:“黄队,黄队,这是中山佛像馆的先生,今天我请来帮忙看风水的,别动粗。”

    那个黄队一听中山佛像馆,也是冲那几个警察说:“客气点,赶紧保护现场,搜集证据。”

    说完这伙警察就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我冷哼了一声,掉头就走,这刘校长连忙过来说:“张天师,别生气啊,这风水还没看完呢。”

    “不用看了,今天这些警察如果留人呆在这山上保护现场的话,明天你们直接再抬具棺材上来就是。”我说完就直接走了。

    但我最后说的几句话也不是危言耸听,这个女尸很有可能就是被这山上的阴煞之物杀死的,被这几个警察打一顿我倒感觉无所谓,毕竟以前经常打架,刚好这几个家伙打了我一下,让我找到借口离开。

    我跑到学校门口打了个的士,就冲着中山佛像馆回去了。

    大概二十二分钟就到了佛像馆,天朝的出租车司机都他娘的是天生的赛车手,开得之快,估计得让某些业余的赛车手都汗颜。

    我付钱下车之后走进了佛像馆内,此时李明耀躺在个太师椅上睡觉呢,李明耀听到声音,眼睛一下就睁开了,冲我问:“怎么样了?”

    “别提了,那地方太凶了。”我连忙把我在卫校看到的东西告诉了李明耀。

    “这么说是个大凶之地?”李明耀也是紧紧皱眉,不知道在想啥。

    “行了老李,我先回学校用功读书了,我现在可是旷课,你先忙。”我说完就要走,来玩笑呢?我屁好处没有,我才懒得去对付呢。

    至于说历练,那也是得先从弱的开始对付吧,比如什么孤魂野鬼的,能把一个风水阵都影响的鬼怪,那是简单的玩意吗?

    我还没走两步就被李明耀拉住了,李明耀抓着我的手就说:“带我去看看。”

    说完李明耀也不管我答应没,跑进里屋换上了一身黄色道袍,还背着一个印着太极图的黄色挎包,他刚出来,李明耀瞬间就变得苍白,哇的一声,吐了一大口乌黑色的血出来,他脸色很难看。

    以前我爸上班的时候我经常去医院玩,这种脸色我在医院看到过很多,都是那些将死之人才会有这样的脸色。

    这种脸色不仅仅是白,还有一种失去生机的样子。

    “你怎么了?”我皱起眉头,下意识的关心道:“不然你去医院看一下,你不放心的话,我去那卫校守着就是。”

    看着李明耀这摸样,我哪好意思一个人走,虽然和这家伙接触才几天,但也算得上是朋友了。

    “你是在关心我吗?呵,我没事。”李明耀头发很乱,他头发挺长的,都搭在肩膀上了,他嘴里含着血,歪着脑袋,奇怪的冲我冷笑了一下,然后用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都不收拾脚下的血,大步的走了出去。

    这李明耀头发长,但也不是大街上那些非主流,他说他从小从茅山长大,茅山上的一些习俗还保存着,比如他们从小在茅山长大的弟子都是留长发。

    这李明耀其实也挺帅的,留着长发,冷冰冰的样子也蛮有型的,但是我还是感觉他笑着挺好看的。

    我去,想啥呢。

    我连忙跟了上去,上了出租车。

    很快就到了卫校门口,门卫认识我,也就没拦我俩,我俩一进去,我就看到一大堆的老娘们在往那后山跑,不过后山下面已经拉起了警戒线。

    我就郁闷了,现在这些老娘们一个个就这些喜欢看尸体么?都不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