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25章 繁华的城市

第25章 繁华的城市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对了,之前那个女尸的初步尸检出来了。”突然黄队想到了什么就说道:“那女孩是吃了大量安眠药,属于自杀,而且死前已经怀孕了五到六个月了。”

    “身份呢?”李明耀问。

    “女子名叫李红玲,今年十七岁。”黄队这刚说呢,突然一边的刘校长就想到了什么说:“李红玲?她没回老家?”

    “怎么?你认识。”我问道。

    “这小姑娘家里条件挺苦的,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刘校长说:“我还记得那天下着雨,我们学校接到了个贫困山区来的孩子。”

    ……

    湖南的某镇附近的贫困山区,那山里的人顶着烈日干着农活,被太阳晒得黑黑的,裤脚也总有洗不去的黑泥。

    他们是邻居,男孩的叫张青齐,女孩叫李红玲,两家人是邻居。

    从小两个孩子都异常聪明,村子里的人在村长的号召下给两人捐钱,送到了成都这个大城市内读书。

    两人也很争气,读书成绩异常优秀,连老师也总算赞不绝口。

    但因为两人穷,总算被学校的人看不起,每次两人都会躲到学校的角落互相倾诉自己的痛苦,久而久之,两人也是有了懵懵懂懂的感情。

    但是两人都没有说出来,反而是约定好好读书,以后一起考个好大学。

    李红玲很爱雪,她认为雪是世界上最纯净的颜色,干净,不像城市里的复杂,就连这些学生每天都要攀比,炫富,在她看来,能住得起楼房,能在城市里面生活,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不敢奢求太多,也不能奢求太多。

    李红玲很喜欢玫瑰花,课本上的玫瑰花她能看出神好几分钟。

    张青齐就告诉她:“等我以后挣钱了一定给你买一大束玫瑰花送给你。”

    这个时候李红玲总是会害羞的低着头,然后微微点头。

    到了初三毕业时候,两人原本考上了成都一所不错的高中,结果却因为他们班一个同学的叔叔是教委局的人,抢了一个名额,结果李红玲没能进入这个高中,而是被分到了这个卫校。

    当时本来村子的收入就不是很高,还要支付两人的学费,于是张青齐放弃了继续读书的机会,去做了一个别人眼中很丢人,但在他眼中却是高工资的职业:乞丐。

    他每天就在卫校的门口跪着乞讨,每天都有不同的人路过嘲讽笑话他,但李红玲一下课就跑到学校门口陪他聊天,总会让他在乞讨的过程中不会那么无趣。

    他在这个时候总会把自己的脏衣服稍微弄得整洁一点,想让自己在李红玲的同学面前有面子一些,可是换来的是却是嘲笑,和那些同学对李红玲的嘲讽。

    虽然这样,但张青齐和李红玲并不在意别人的眼光。

    张青齐其实也知道乞丐这个职业是具有一定诈骗意义的,甚至所有人鄙视这个职业,但是没人想过,谁又想去做乞丐呢?

    张青齐可以去外面打工,但是他放心不下李红玲一个人在学校,而且他年纪太小,出去打工工资远远不如乞丐来的钱快,他要给李红玲挣学费,还要存钱,以后等李红玲读大学出来了,俩人回镇上买一套房子,结婚。

    如果日子一直这样过下去,虽然生活中虽会满是嘲讽,但是却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波折。

    但是一天,一个一直瞧不起李红玲的一个女同学说要带李红玲出去玩,李红玲并没多想,就想着出去见见世面,就跟着出去了。

    结果这个女同学带着张红玲进了一个按摩院。

    按摩院的老板告诉李红玲说,只要卖掉第一次,就能换来三千元。

    李红玲当时就要走,结果被这按摩院的老板拿着一条沾着迷药的布条捂住了鼻子。

    等李红玲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衣衫不整的躺在一张小床上,床边还放着三千块。

    李红玲明白自己发生了什么,当时她就想要自杀,可是却又舍不得张青齐,舍不得这个为了自己一直忍受别人冷眼做乞丐的人。

    李红玲含着泪走出了按摩院的时候天上下着雨,刚好冲淡了她流出的泪花。

    等看到跪在学校门口乞讨的张青齐的时候,终于还是冲过去抱住了张青齐大哭了起来。

    张青齐听着李红玲哭哭啼啼的说出了事情的由来,当时便从地上拿起木棍,冲向了李红玲说的那个按摩院。

    都市的夜是冷的,都市中人的心,更冷。

    等李红玲得到消息的时候,跑到医院只看到了张青齐的尸体,张青齐让人给活活打死。

    李红玲没有哭,一个人一天内遭受太多打击之后,她会忘记哭,李红玲只看到了张青齐尸体的右手中死死握住的一朵玫瑰花。

    张青齐的承诺实现了,可是已经物是人非,这个握着玫瑰的人,身体早已经没了温度。

    李红玲用那屈辱的三千块钱给张青齐买了一口薄棺,在成都郊区外,葬掉了张青齐。

    等回到学校之后,李红玲也不再上课,成天打电话举报那个按摩院,最后五个月后,这个按摩院终于被警方扫荡,李红玲当场出面指证,按摩院老板打死张青齐的事情。

    最后按摩院老板仅仅被判刑五年,不管张红玲多么努力的举报,到法院闹事,都没有一丝一毫的作用,最后还有人给了她十万元,让她不要闹事。

    她最后把十万元寄回了生养她的村子,买了一瓶安眠药,走到了后山之中,服下安眠药,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

    “或许我和张哥不应该来这座城市,这城市太繁华了,繁华到遮挡住了他原本丑陋的一面。”

    ……

    “这就是这个姑娘的事情了,我也是听警方说的事情大概。”刘校长说完这事情后说:“我原本以为她离开学校回老家了,没想到,哎,她那最后一句话便是遗言,还是刚才警方在她衣服口袋里面发现的。”

    我听完后深吸了口气,心中有股抑制不住的怒意。

    那黄队也是冲着旁边的一棵树猛踹了一脚,骂道:“艹,哪个按摩院老板?叫啥,老子回去就毙了他,艹他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