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36章 胡家的

第36章 胡家的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惊风咳嗽了一下,估计也是感觉到自己装逼过头了,连忙转移话题道:“不错啊小子,还知道用龙凤烛引那妖怪过来。”

    惊风一边自言自语的说话,一边在这个屋子查看。

    “有点麻烦了。”惊风查看了一会,最后在这个床单上闻了闻之后皱起眉头。

    “怎么了?”

    惊风哥走到阳台,我连忙跟过去,只听到惊风哥很小声的说:“怎么是胡家的。”

    “惊风哥,什么胡家?”我问道。

    惊风哥他摇了摇头:“告诉你了怕吓到你,让那警察别跟着了,叫他马上回家去吧,再跟着我们的话会很危险的。”

    我见惊风哥不想说,我也没多问,只是心里还是很疑惑,这个胡家到底是什么意思,让龙虎山出来的惊风都这么谨慎。

    我回到卧室,就向黄队说:“黄队,这件案子你别管了,回去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怎么?”黄队奇怪的看着我。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如果你继续调查的话会很危险。”

    黄队听后迟疑了一会,点了点头:“这些事情确实不是我们普通警察可以帮忙的,辛苦你们了,有我能帮得上忙的随时给我打电话。”

    然后我送黄队离开了老章家,等黄队离开,我关上门回头一看,惊风在阳台拿着一个罗盘不知道在干啥。

    我走过去低头,不知道惊风什么时候弄到一根很细小的白色毛发,放在罗盘中间不知道在做啥。

    惊风把这根毛发放上去之后,拿出一张黄纸,然后用朱砂毛笔画了一张符,接着把这根毛发包在这张符里面,把符放在罗盘中间烧掉。

    然后这符烧成的灰竟然形成了四个字:胡四小姐。

    “果然是胡家的。”惊风哥摇了摇头冲我说:“这下不好办了,这妖怪不能杀,只能赶走她。”

    “为什么?”要知道赶走一只妖怪和杀掉一只妖怪的难度完全不是正比。

    “你这阴阳先生当的,胡家都不知道。”惊风叹了口气:“胡家就是说的东北三省的狐妖,东北胡黄白柳灰五仙中,以胡家为首,明白了吗?”

    “不太明白。”我问:“如果真像你说的东北那么多妖怪,国家难道就不消灭他们吗?”

    “你懂个屁。”惊风说:“妖怪这东西杀不完的,你杀了一窝,还有一窝,而且东北很多人都拜五仙,更是把胡三太爷当成神仙拜,一些政府高官都是这样,怎么杀这些妖怪?而且一般情况啊这些妖怪不会随便害人。”

    “不会随便害人?那这只妖怪怎么说?”我想到这只妖怪害死了十几个人,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惊风一屁股坐在了阳台的地上:“我怎么知道,艹。”

    “行了,你回去好好准备一下,我好好想办法对付这只妖怪。”惊风说完就直接躺在老章的床上看着我问:“还不走?难道想和我一起睡?”

    “谁想和你个老孙子一起睡啊。”我心里也是不舒服,凌晨三四点了,忙活到现在,就知道妖怪是狐狸,其他啥都不知道。

    我下楼打车回到了家里,啥都不想迷迷糊糊的就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醒了,我随便吃了点早饭,然后我妈把书包丢给我,让我上学去,我顺手把雷劈木剑和爷爷留下的那本书放进了书包里面。

    真他娘的痛苦,我走在上学的路上,看着那些穿着校服,打打闹闹的学生,心里特别不是个滋味,同样是读高中,他们成天就想怎么玩游戏,怎么泡妞,活得没心没肺。

    至于我?昨天咬了舌头现在舌头还疼呢,说个话都疼得要死。

    我回到班上,所有人都看着我,王瑞走到我边上问:“我去,阿凤,你昨天怎么被警察带走了,咋回事啊,真**。”

    “**毛。”我因为老章的事情,现在也没心思和他们扯淡,走到座位上趴下就睡。

    突然旁边也在睡觉的赵衫雨推了推我,问:“昨天怎么回事?你没事吧?”

    要是平时她这么关心我一下,我估计得高兴得蹦起来,但是今天确实没心情,舌头都还疼呢,也不想说话,继续躺下睡。

    我一觉直接睡到了中午,奇怪的是平时那些凶神恶煞的老师竟然没一个来叫醒我,我一问王瑞才知道,是因为黄队当时带走我的时候说的话,涉嫌杀人,带走调查。

    难怪平时那些老师都不敢叫我呢。

    我也是有点哭笑不得,又一下午睡了过去,我可不是不听课,我这是养精蓄锐,晚上还得跟惊风去干那个狐妖呢。

    放学之后我跑出了教室,掏出电话给惊风打了过去问:“喂,惊风哥,在哪呢?”

    “放学了?你来成都南边郊区的一个小树林里面,我在这里布的阵。”惊风说完,我就跑到门口,招了一个出租车,大概过了四十分钟,车子开出成都城区之后又开了十分钟,才看到了一片枯树林。

    我给钱下车之后,就往着枯树林里面走了进去,这枯树林挺大的,大概占地有五六千平米吧。

    一直往里面直走了一会,就看到这树林中间有一片没有树木的空地,是一个圆形,大概有直径一百多米,惊风就站在中间,穿着一身黄色道袍,他的面前有一个道坛,上面摆好了炉鼎,蜡烛,黄纸,铃铛,木剑。

    而在这周围的枯树之上挂满了铃铛,这些铃铛都用一根红绳系好,形成一个网。

    惊风哥走过来说:“你带的家伙呢?”

    我连忙掏出雷劈木剑,惊风哥叹了口气:“算了,你这小家伙,也不指望你能拿出什么宝贝了,不过这雷劈木剑的确是个少有的好东西。”

    说着他丢给了我一块八卦镜,这八卦镜就一个巴掌大小:“放在胸口,关键时候可以救你一命。”

    我顿时感觉惊风哥这人虽然平时杂碎了点,但是人还是很好的,我也稍微有点感动。

    “我俩关系不错,给你打个折,就收你五千一晚。”惊风哥接着说。

    我就想一耳刮子给他抽去,这么块破镜子要收我五千块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