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47章 忽悠人

第47章 忽悠人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哎,人生就是这样,让你高兴到极致的时候,突然一盆凉水泼了下来。

    说真的,我刚才真一点歪脑筋没有,就是想着人家女孩子,有点累了,带她去旅馆歇歇。

    我鄙视的看着那些成双成对往宾馆走的人,至于么?

    算了,我都不想说我有多鄙视那些人了。

    像我这样带妹子单纯看电影的好人,已经不多了,只能祝福他们第二天才发现他们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了。

    这样想想,我心里舒服了不少。

    我招了个的士,坐上车,那司机一脸奇怪的看着我问:“电影院出来的?”

    “嗯。”我点点头。

    “一个人?”那司机鄙视的看着我问。

    得了,这年头,一个人看场电影都被鄙视。

    别提多郁闷了。

    我回家,打开门,我爸妈俩人坐在客厅看电影呢,我一进去我老爸就冲我骂道:“干啥呢,这么晚才回来。”

    “和一个女同学看电影去了。”我郁闷的说。

    “咦?你和女同学看电影去了,那你回来干啥?”我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行了,人家小风才多大点,你别把人家教坏了。”我妈瞪了爸一眼说:“行了,小风你赶紧进去睡吧。”

    得,又是一个不眠夜。

    我第二天起来的挺早的,我随便吃了两口饭菜,然后拿着中山佛像馆的钥匙就出门了。

    今天星期六,得去中山佛像馆看看了,自从韩中山和李明耀离开之后,我还没有去看过。

    中山佛像馆其实挺大的,特别是后面还有一个房间,这个房间里面摆满了各种符咒和抓鬼用的东西。

    当然,大多数符咒只是一个装饰用的,真正对鬼怪有作用的符是不可能摆放出来卖的,基本上都是现画。

    这里面还有一台很老久的电脑,这配置,玩个QQ斗地主都卡得要死。

    但也总比没有好,我搬着这个电脑到了外面,然后弄个太师椅坐着,听着音乐,躺在太师椅上,感觉也挺恰意。

    天气很热,这屋子里面也没有安空调,但就是很凉快。

    听着歌呢,突然外面就走进来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西装,一看就是传说中的成功人士。

    我连忙把周杰伦的《双节棍》给换成大悲咒,然后微闭双眼,做出一副高人的模样。

    虽然这行不讲究什么年纪,但是很讲究气质。

    当然,我见到的那惊风个龙虎山出生,也没啥气质,吃喝嫖赌的哪样不会?但是这些顾客可是很讲究这些的。

    越是身份高的顾客,越是对自己找的大师的气质越看重。

    “请问韩中山师傅在吗?”那个中年人走进来,不卑不亢的冲着我问。

    “你是?”我微微张开双眼,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说:“韩师兄回茅山有事去了,有事你请说。”

    “那你是?”这个中年人问。

    “你又是?”我哼了一下,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

    对这些顾客可不能像平时那些店小二一样点头哈腰的,必须得装成大爷,这也是韩中山没事的时候教我的。

    这些人你越是恭敬,他越是感觉你没真本事,你越是不吊他,他能把你当活神仙一样供起来。

    果然韩中山说得没错,这中年人听我这么一说,脸色都变了下,然后笑呵呵的说:“在下陈启明,是鸿德集团的董事长,特来拜访韩中山先生的。”

    “师兄不在,有事给我说就成,感觉我不行的话您就请回吧,等我师兄回来了再来。”我一点都不跟这人客气。

    陈启明连忙问:“那请问韩师傅什么时候回来?”

    “半年吧。”

    “这。”陈启明犹豫了起来,然后笑呵呵的问我:“小兄弟是韩师傅的师弟,那么本事应该不会差,我有一事想问问小兄弟。”

    “说。”我开口道。

    “我总感觉这几天接连做噩梦,我总感觉我这几天在走霉运,过几天我就要出国谈一个大生意,可耽搁不得,希望小兄弟帮我看看。”陈启明说道。

    我说:“把你生辰八字说出来。”

    陈启明就说:“1977年5月2日凌晨六点生。”

    我皱起眉头,拿出一个笔在纸上计算了一下说:“丁巳年三月十五日卯时,对吧?”

    “今年是丁亥年,属阴火****,你的生辰五行乃是三火,三土,两木。”

    “本就水火相冲,你的木生火,土灭火,但土生木,前半生肯定一生平坦,虽有小劫,但无大碍,但今年你有一大劫,这一劫只要一过,你后半生必定土生木,木生火,一生无忧,生意也是青云而上。”我胡乱扯道。

    生辰八字这玩意其实并不难,只要背好了天干地支就能换算,然后依靠这个来忽悠人就行了。

    至于什么水火相冲,这个其实讲究很多,并不是我说的这么简单。

    而且这陈启明额头发亮,运气其实应该不错,或许就是自己心里作用吧,才来找我,这种人是最容易宰的。

    陈启明见我说了一大堆专业术语,脸上也是更恭敬了:“大师,你怎么知道我前半辈子一生平坦,也就出一些小事情,请告诉我今年我要怎么才能破劫。”

    其实这就是骗子经常用的招数,我虽然说他前半生平坦,有一些小劫,这其实就是一个很模糊的描述。

    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不是丢命的事情,挺过来了,那都不叫事。

    所以这其实就是利用这人的心理作用,让他感觉我算的准。

    我之前说的那句话,不管是用在大多数的人身上都能管用。

    “哎,实不相瞒,我只是来帮师兄看一下店铺,帮人破煞这种事情属于逆天之事,本该就是你的一劫,让我破去,我多少会受一点影响。”

    “大师,这个我明白,您需要多少钱。”陈启明恭谨的问,他并没有因为我的年纪而小看我,或许这是因为我之前那番话吧。

    我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你当我什么人?我是茅山弟子,我需要钱这种世俗的东西吗?”

    【PS:书友群:223626313欢迎大家进来聊天】叫事。

    所以这其实就是利用这人的心理作用,让他感觉我算的准。

    我之前说的那句话,不管是用在大多数的人身上都能管用。

    “哎,实不相瞒,我只是来帮师兄看一下店铺,帮人破煞这种事情属于逆天之事,本该就是你的一劫,让我破去,我多少会受一点影响。”

    “大师,这个我明白,您需要多少钱。”陈启明恭谨的问,他并没有因为我的年纪而小看我,或许这是因为我之前那番话吧。

    我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你当我什么人?我是茅山弟子,我需要钱这种世俗的东西吗?”

    【PS:书友群:223626313欢迎大家进来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