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49章 金丝楠木

第49章 金丝楠木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我去,东邪家是干啥的啊,竟然住在军队家属区。

    军车开到家属区一座老久的家属楼门口停了下来,下车之后中年人就率先走了上去。

    东邪在后面小声给我说:“大哥,你给我悠着点,我老爹是上校,我爷爷以前也是少将,你等会不行就撤,别想着忽悠他们。”

    我惊讶的看了一眼东邪,这家伙竟然是军二代,难怪以前打架不管被抓多少次都屁事没有。

    “放心,妥妥的。”我拍了拍他肩膀,然后就跟着进去了。

    东邪家住五楼,门口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警卫扛着枪站在门口呢。

    我一走进,他就皱起眉头,双眼死死的盯着我,东邪从后面上来说:“康哥,这是我同学,来我家做客的。”

    这警卫听了东邪的话后还是说:“站好。”

    我可不认为这警卫扛着的枪只是摆设,连忙就站得笔直。

    警卫走上来搜了搜我身上,然后点了点头,推开门说:“进去吧。”

    我走进门一看,这个屋子并不大,也不豪华,有点像七八十年代的装饰。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爷子穿着一身中山装,坐在沙发上沏茶。

    这老爷子看起来七八十岁,脸上全是皱纹,不过精神奕奕,红光满面的。

    奇怪,这个老爷子额头怎么会没有黑气呢?

    我疑惑了一下,老爷子看着我进来了,笑呵呵的说:“这位就是中山佛像馆的先生吧,久仰久仰,请坐。”

    我坐到沙发上也是干笑了一下:“老爷子别客气,东邪是我同学,不用这么见外。”

    “小先生,年少有为啊,比起我这孙子可强不少。”这老爷子笑呵呵的说。

    “不过是奇门歪道罢了。”我见这老爷子挺好说话的,也不像电视里面那些大官一个个拽得跟二百五一样。

    “别谦虚,老头我年轻时候在越南打仗,什么怪事没见过啊,当时也是请阴阳先生帮忙解决的。。”老爷子回答道。

    我突然明白了,我说这老爷子额头之上怎么没有黑气呢。

    这老爷子年轻时候带军打仗,是真正杀过人的,都说鬼怕杀猪匠,因为杀猪匠身上的戾气太重,鬼都不敢靠近,而面前这老爷子别说杀猪了,打仗杀的人估计都不少,一般的邪煞之气根本不敢靠近他。

    “老爷子,我观东邪和东叔黑气遮顶,一定是家里风水出了变故,所以特来看看。”既然这老爷子相信鬼神之说,那么就好办了,直说就行了。

    “那就请小兄弟帮忙看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东邪父亲走到我后面,他已经换上一身军装。

    老爷子也抬了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模样。

    我点了点头,说真的,我也不太懂风水,只不过简单的观看阳宅的本事还是有的。

    我在东邪家逛了一下,这个屋子里面并没有什么风水局,所谓风水,定然是有山有水,是为风水。

    很多有钱人会在自己客厅请风水先生设置一座假山,然后配以假水,形成一个小的风水局。

    但是东邪家并没有,到处都挺普通的,我刚想告诉老爷子他家风水一般的时候,突然我就看到阳台上放着的一株盆栽。

    其实古时候风水局里面一般都会有树木这些植物类的东西,风水学中,植物被认为是具有,藏水,纳风,萌地脉,化煞气,增旺吉的功能。

    但是,植物中也分吉凶两类,一般有两种标准,一是要以这植物是否有毒气或毒液。

    二是以植物的形状,古人云:“大树古怪,气痛名败”,“树屈驼背,丁财俱退”,“树侯伏牛,蜗居病愁”

    这些都是说树木风水不行的。

    而东邪家阳台那株盆栽可有来历,这也是我在中山佛像馆里面一些道术记载中看到过。

    这盆栽名为金丝楠木,这小盆栽会长成和大树一样的比例,当然是指树身的比例,不是说一样大,就像飞机和模型飞机一样。

    用这个每日三更时分,也就是子时,搬于宅内玄关正位,可镇崇旺福,是有帝王龙气,然后每日辰时搬出玄关吸取天地灵气,如此反复,可保家丁兴旺。

    可以说,有这盆栽在,东邪家里面升官发财那是跑不掉的,一般邪祟也是不敢进入东邪家里。

    “小先生,怎么样?”老爷子笑呵呵的问我。

    我笑了下说,指着阳台的盆栽说:“不知道这盆栽是哪位高人所种,只要此盆栽在,一般邪祟,哪敢进老爷子家里作祟。”

    “小兄弟倒是好眼光,这是我老友上官流云十年前所赠,这十年来我这老头子这把年纪了,也是身体健康。”老爷子点了点头,显然看我指出了盆栽,心里挺高兴。

    我也不知道上官柳云是谁,稍微思考了下说:“老爷子,阳宅没问题,那么应该就是阴宅出问题了。”

    老爷子楞了下问:“阴宅出问题了?”

    “恩,不知老爷子家阴宅在什么地方,能不能带我去看看?”我问道。

    所谓阳宅,就是人住的房屋,而阴宅则相反,就是家里祖先的墓地。

    “一正,如果有时间,你就带这小兄弟回板桥山,看看我们家是不是祖坟出了问题。”老爷子显然看到我刚才认出了盆栽,也是对我信任了很多。

    东邪父亲点了点头:“那今天就走吧。”

    “别,老爷子,我还得回去准备一下,今天什么东西都没有带,三天之后去吧。”我连忙说。

    现在让我去看风水,我啥都不会啊,这个盆栽都还是我无意中看到的,我今天得回去好好恶补一下风水方面的知识,还有准备一些对付鬼怪的东西才行。

    山里面的怪事情可不少,万一遇到点什么脏东西没带家伙就麻烦了。

    “行。”老爷子考虑了一下,也点了点头。

    东邪父亲看现在不去,就让东邪送我回去。

    我和东邪走在楼梯的时候,东邪就说:“大哥,你别乱来啊,我爷爷虽然和善,但是最讨厌别人片骗他。”

    我也不和他废话,直接掏出八卦镜递给东邪:“你自己照一下,看看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在让我去看风水,我啥都不会啊,这个盆栽都还是我无意中看到的,我今天得回去好好恶补一下风水方面的知识,还有准备一些对付鬼怪的东西才行。

    山里面的怪事情可不少,万一遇到点什么脏东西没带家伙就麻烦了。

    “行。”老爷子考虑了一下,也点了点头。

    东邪父亲看现在不去,就让东邪送我回去。

    我和东邪走在楼梯的时候,东邪就说:“大哥,你别乱来啊,我爷爷虽然和善,但是最讨厌别人片骗他。”

    我也不和他废话,直接掏出八卦镜递给东邪:“你自己照一下,看看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