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50章 挖坟,迁葬!

第50章 挖坟,迁葬!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东邪接过八卦镜,一看,顿时脸色难看了起来,问:“我脸上这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

    “这就是我之前说的黑气,如果你们啥也不做,半年之内必出大事。”

    我这话可不是威胁东邪的,山书中记载了不少这样类似的情况,很多人都是阴宅出了问题,但是没有在意。

    结果出车祸死的、家破人亡的不在少数。

    东邪这下也知道不是闹着玩了,连忙拉着我的手,有点焦急的说:“那怎么办?”

    “现在也说不好,三天后我带我朋友陪你父亲去看看再说吧。”说着我就已经走到了家属区大门口了,我出去之后和东邪告别之后,就打了个的士,直奔中山佛像馆。

    到中山佛像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我跑进去把所有阴宅风水的书都拿出来研究了起来。

    也挺奇怪的,平时那些语文课本我看着都头大,但是看着这些阴宅风水的书,却挺感兴趣的。

    我一口气把《葬经》给看完,这次啊吐了口气,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我收拾了一下,把葬经带在了身上。

    然后又从中山佛像馆用背包装了一些布坛的法器,然后才打车回家。

    这两天我在家准备了两瓶黑狗血,一袋子的朱砂,一支毛笔和一叠黄符,当然,八卦镜和雷劈木剑也准备妥当了。

    我也让父母在学校帮我请了假。

    现在父母也没意思那么反对了,就是叮嘱我要注意安全。

    2007年,8月28号,星期三。

    我今天起得很早,我收拾了一下东西,就给东叔打了个电话过去。

    然后我说了我家的地址就到了楼下等了起来,外面的太阳毒得很,照得人浑身不舒服。

    我在烈日下等了大概三十分钟左右,一辆军牌吉普车才停在了我面前。

    东叔坐在副驾驶座上,我打开车门坐在后面。

    “介绍一下,这是我警卫员,小刘。”东叔看样子比最开始见到我的时候客气不少。

    这小刘看起来大概二十四五岁吧,穿着一身迷彩军装。

    “刘哥好。”我其实很敬佩军人,如果说我最喜欢的一个职业是什么,那就是军人,但最不想做的职业也是军人。

    虽然敬佩军人的保家卫国,但是如果真的让我上战场,我绝对怕得要死。

    那刘哥也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然后车子一直往成都的西北方开去。

    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东叔毕竟是东邪的老爹,和我代沟比较大,聊天肯定一本正经的,那还不如不聊。

    车子一直开了下午三点,周围已经很偏僻了。

    别说高楼大厦了,就是一个村庄都看不到,就一条泥土小路往里面开。

    周围到处都是杂草,都没有农田。

    又开了半个小时,一座高山才出现在我们的眼中。

    不过在距离那座山估计还有一公里的地方车子就停了,没路了。

    只有一条半米宽的小道。

    “东叔,你们家祖坟怎么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我奇怪的问。

    “这座山上有一个山村,我爷爷就是从那个山村出来的,最后死的时候让我爸一定送他会这里安葬。”

    我点了点头,没有继续问,打开车门,背着背包,跟着东叔和这个刘哥就往那座板桥山走。

    好在现在太阳也没有之前那么烈了,走了大概二十分钟,才走到山脚。

    真他娘的累。

    主要是这条路并不平坦,凹凸不平,走着也累,东叔和那刘哥脸不红气不喘的。

    东叔回头看我这样,就说:“小刘,帮忙提下包。”

    刘哥走过来就接过包,然后拿出一把小刀,就在前面开路了。

    这座山真的是荒山,虽然有一条羊肠小道上去,但是到处都被植物挡住了。

    前面的刘哥拿着小刀使劲一砍,就能砍断胳膊粗的小树枝。

    吱吱,我看得眼睛都快瞪出来了,真猛。

    东叔在旁边看着我的模样,笑呵呵的解释道:“小刘是特种大队出身的,后来被我发现了,就拉来做我的警卫员了。”

    这样一直走了两个小时,前面的刘哥看起来也是有些累了,大概在五点多钟的时候,东叔看了看周围说:“差不多到了。”

    周围都是一些大树,遮天蔽日的。

    东叔在前面带路,没过多久,我就看到了一座墓。

    我一看就皱起眉头,这个墓修得倒是漂漂亮亮的,但是旁边竟然有一颗五人合抱的参天大树。

    “东叔,这是怎么回事,这墓地有问题。”我皱起眉头。

    下葬的一个大忌就是葬在大树之下,因为树根很容易穿破棺木,让泥沙虫蚁入侵,骚扰先人。况且受大树遮蔽,墓位不能受阳光照射,长期阴暗。

    “当初那风水先生说这书为靠山树,这穴为靠山穴,葬在这里,我东家后背官途无忧,能有一个庞大的靠山。”东叔解释道。

    “胡扯。”我皱起眉头,这样的穴我怎么没听说过,我连忙走到墓碑旁边一看,墓碑的背面竟然全是青苔。

    “当时下葬没撒石灰粉?”我回头问。

    “撒了。”东叔回想了一下问:“怎么了?这墓出什么问题了吗?”

    “当时是土葬还是火葬?”

    “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应该是土葬。”东叔回答道。

    “问题大了。”我叹了口气,昨天研究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葬经,大树旁边下葬已经是大忌。

    而让墓地之类潮湿更是大忌中的大忌。

    这样会让尸体长期泡在水中,水属阴,一直泡的话尸体就会发福,发福就会尸变。

    如果这墓撒了石灰粉,那这墓下面肯定就是因为旁边这颗大树有问题了,水从大树的树根流进了墓地里面。

    “东叔,马上挖开这坟,迁葬。”我看了看天色,还好没有完全暗下来。

    “迁葬不是要选良辰吉日吗?”东叔皱起眉头。

    “今天就是良辰吉日。”

    别说良辰吉日了,现在里面这大爷别尸变就是万幸,趁着现在还有点阳光,赶紧把这家伙挖出来烧了一切大吉,万一尸变,就晚了。大忌。

    而让墓地之类潮湿更是大忌中的大忌。

    这样会让尸体长期泡在水中,水属阴,一直泡的话尸体就会发福,发福就会尸变。

    如果这墓撒了石灰粉,那这墓下面肯定就是因为旁边这颗大树有问题了,水从大树的树根流进了墓地里面。

    “东叔,马上挖开这坟,迁葬。”我看了看天色,还好没有完全暗下来。

    “迁葬不是要选良辰吉日吗?”东叔皱起眉头。

    “今天就是良辰吉日。”

    别说良辰吉日了,现在里面这大爷别尸变就是万幸,趁着现在还有点阳光,赶紧把这家伙挖出来烧了一切大吉,万一尸变,就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