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52章 逃入山村

第52章 逃入山村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此时东叔身上到处都是血,这只尸体举起东叔,冲着地上就砸了下去。

    我连忙拔腿就冲上去,这具尸体现在是背向我的,我伸出左手,从后面使劲勒住他的脖子,然后拿着八卦镜就冲着他的脸拍了上去。

    这具尸体痛苦的挣扎了起来,我死死的勒住他,一点也不敢大意,很快他的脸上就传出一股焦臭味,就好像肉被烤焦的味道一样。

    突然这尸体双手往后一抓,抓住我的肩膀,它用力一甩,我直接被丢了出去,落在了东叔旁边。

    “怎么办?”东叔焦急的冲我说:“你赶紧收了它啊。”

    这具尸体的脸已经看不清楚,全身都是黑焦焦的一片,只有两颗眼珠和嘴巴露了出来。

    这家伙比我预料的厉害太多了,看着那尸体慢慢的往我们这边走,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浑身都疼得厉害。

    坟坑里面突然跳出一道人影,竟然是刘哥,这刘哥冲上来就死死的抱住了这尸体,拿出最开始我给他的那瓶黑狗血,冲着这尸体的脑袋顶就往下淋。

    “首长,快走!”刘哥淋完之后死死的抱住这尸体,大吼了起来。

    “走!”我抓住旁边发愣的的东叔就往山上跑,此时下山的路被那具尸体挡住了,不能下山。

    身后也是传来刘哥又一阵惨叫声。

    说真的,我挺佩服刘哥的,脖子的肉被咬了一半,还冲上来抱住那具尸体让我们逃跑。

    我们越跑越远,身后刘哥的声音也是逐渐消失了。

    山里的夜晚很冷,特别是我和东叔都受了伤,一直狂奔了二十多分钟。

    平时别说跑二十分钟了,就是跑了两三分钟我就受不了,更别提这是往山上跑了。

    “别停,再跑十分钟就能到一个小山村里面。”东叔看我有些跑不动了,拉着我的手,带着我跑。

    “去那小山村干啥?我们赶紧下山不好吗?”我累得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车上没有放药物,我现在身上的伤势,再不止血的话很麻烦。”东叔气喘吁吁的说:“山村里面有草药,先去给我止血。”

    东叔的伤势的确很严重,开始还是慢跑,再然后我俩是一步一步往前走的,我已经精疲力竭了。

    身后也是漆黑一片,我知道那具尸体或许已经跟上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会从周围的草丛里面扑出来。

    一路上我的神经都绷得死死的,右手也捏着雷劈木剑,耳朵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那只尸体只要一过来,我就和它玩命。

    我俩走了二十多分钟,这才看到远处有一个小村庄。

    这个小村庄坐落在一块很平坦的地方,房屋大概只有二十多间,都是用泥土建造的,看起来跟电视里经常出现的贫困山区差不多。

    “这里的人很少出山,虽然靠近成都这个城市,但成都也没多少人知道这里有村落。”东叔在旁边解释道。

    东叔带着我走到村子最中间的一个屋子门口,敲了敲木门,里面灯光亮了起来。

    木门咯吱一声打开,一个看起来七十多岁的老汉,奇怪的看着我们俩,问:“请问有事吗?”

    “村长,是我啊,小东子,刚才我带朋友来祭拜祖先的时候在山里遇到野兽,受了点伤,能进来包扎下伤口吗?”东叔咧嘴以一副晚辈的口气冲着村长询问道。

    村长瞪大眼睛仔细看了下,笑呵呵的说:“原来是小东,你不是在外面当大官了吗,赶紧进来吧。”

    说着村子就先走了进去。

    我和东叔连忙跟了进去。

    这屋子挺大,但很破旧,地上全是凹凸不平的泥土,屋子就这一张小木桌,和一个看起来挺破旧的椅子,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村长走进一个卧室模样的地方好像是进去拿草药了。

    “哎,可惜小刘那孩子了,是我害了他。”东叔脸上也是露出了一副后悔的模样:“早知道我带一个排的人过来,还对付不了那怪物?”

    “没什么早知道的,回去给刘哥封个烈士,给他家的人多赔偿一些吧,也算您稍微弥补一下。”我刚好说完村子就从里面拿出了一大把紫色的草药,走过来递给东叔:“这是紫珠草,止血用的。”

    “多谢村长,您早点休息吧,我自己来就行了。”东叔站起来接过紫珠草,客气的给村长说。

    村长点了点头,把那盏油灯放到地上,指着他卧室旁边的一个房间:“那是我老伴以前的房间,你们等会在那里休息就可以了。”

    说完就弓着背走回自己房间休息了。

    “这个草能止血吗?”我看着东叔手上那把草奇怪的问道。

    东叔摘下这个草的叶子,然后放在嘴里嚼碎,吐在手上,然后抹在了伤口上。

    “这个草药是山里人一般受伤用来止血的,效果很不错。”东叔说完继续嚼搅了起来。

    “等等。”我皱眉看着东叔的伤口,当时我在哪赶尸客栈被尸煞抓了,惊风就说我中了尸毒,东叔这伤口比我当时恐怕更严重一些,会不会有尸毒呢?

    我现在手上也没糯米,只要掏出那些朱砂,递给东叔:“东叔,把朱砂混着这个紫珠草一起敷在伤口上。”

    东叔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接过紫珠草,就混合这紫珠草,一碰到他伤口的时候。

    突然他额头的汗水一下子就出来了,眼睛也瞪得老大,过了片刻他才喘着粗气问我:“怎么这么疼?”

    我低头一看敷在他伤口的那些紫珠草,全都变得漆黑。

    “伤口上果然有尸毒,东叔,你忍着点,用朱砂消除尸毒,不然尸毒攻心,很严重的。”我皱眉说道。

    尸毒并不是像电影里面那样,会变僵尸,而是剧毒,会让人中毒而死。

    东叔挺了,点了点头,然后用朱砂开始在他身上的伤口清理了起来。

    看着东叔在清理伤口,一脸痛苦的模样,我也不想看下去,这屋子里面也挺闷的,我走到门口打开门。

    这山里的空气真的挺好的,我深吸了口气,刚想回屋子里,突然我看到村子远处一个人影缓慢的往村子这边走来。

    那具尸体追上来了!

    趁着月光,我看到那只尸体鼻子嗅来嗅去的,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看敷在他伤口的那些紫珠草,全都变得漆黑。

    “伤口上果然有尸毒,东叔,你忍着点,用朱砂消除尸毒,不然尸毒攻心,很严重的。”我皱眉说道。

    尸毒并不是像电影里面那样,会变僵尸,而是剧毒,会让人中毒而死。

    东叔挺了,点了点头,然后用朱砂开始在他身上的伤口清理了起来。

    看着东叔在清理伤口,一脸痛苦的模样,我也不想看下去,这屋子里面也挺闷的,我走到门口打开门。

    这山里的空气真的挺好的,我深吸了口气,刚想回屋子里,突然我看到村子远处一个人影缓慢的往村子这边走来。

    那具尸体追上来了!

    趁着月光,我看到那只尸体鼻子嗅来嗅去的,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