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54章 飞回成都

第54章 飞回成都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对付这具尸体我不敢说是最危险的一次,但绝对他娘的是最恶心的一次。

    我到处找牙膏,可是这些村民久居深山,看着他们黄桑桑的牙齿,就知道牙膏在他们这里就是稀有货,我最后才从村长家里找到一只牙膏,这牙膏好像是十年前的玩意,我也懒得管过期没过期,刷了几十次牙,一整支牙膏被我用完,我这才感觉嘴巴里面稍微舒服了一点。

    村长此时也回屋子里面,有点身份的村民都进了村长屋子,其他村民也都围在村长屋子外面。

    村长也是受了点伤,此时在大厅敷药呢。

    我走出去,看着东叔垂头丧气的坐在屋子的角落。

    这屋子里面的村民一个个的看起来都是四五十岁,抽着旱烟,正在讨论刚才的事情呢。

    他们看着我和东叔的眼神也都带着愤怒。

    说真的,我也挺不好意思的,刚才那个阿强的确是因为我和东叔才死掉。

    等村长敷好药,这才拿出烟抽了一口,咳嗽了一下,开口说:“今天的事情大家说下怎么办吧,阿强就这么死了,阿强媳妇一个人带个娃,怎么活啊,哎。”

    “我负责刚才死去那兄弟妻儿之后的生活费用。”东叔站了起来说。

    “阿强这么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样死了。”那些人一个个的哀叹了起来。

    突然屋子外面就跑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冲进来就死死的抱住东叔大哭捶打了起来。

    “你这个混蛋,我家男人就是被你们两个害死的,你还我家男人,我以后怎么活啊。”这女子一边哭,一边大吼。

    我在旁边,看着这女人的哭声,心里也特别不是个滋味。

    “行了,行了,阿强媳妇,你别闹。”村长开口说:“这件事情也不能怪小东他们,刚才那妖怪既然是在我们山上,就算小东不引过来,迟早也会跑来我们村子里面捣乱的。”

    然后村长指着我说:“这次还多亏有这小兄弟对付它,才杀了它。”

    “既然小东说了以后负责阿强媳妇以后生活费用,那么这件事情就这样吧,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管怎么闹都没有用。”

    周围的人一听村长这么说,一个个也是点头说:“是啊,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也没办法,阿强媳妇,你别难过了。”

    然后大家找东叔讨论了一下赔偿条件,多少钱之类的。

    我也没心思去研究,反而对村长放在屋子角落的那把桃木剑挺感兴趣。

    我走到村长旁边问:“村长,这把桃木剑是哪来的呢?”

    “哦,这个啊,这是我爷爷捡的。”村长拿过桃木剑说:“这东西以前还不是这个颜色,是黑乎乎的的,跟木材一样,后来我感觉着东西没啥用,做饭的时候就当柴火丢进去烧,怎么烧都烧不燃,最后还弄成这个颜色了。”

    宝贝啊!

    我一听村长的话,顿时小心肝一跳,这个明显是木,但是却火烧不坏,我连忙问:“村长,这个东西你卖吗?”

    “怎么小家伙,你想要?”村长笑呵呵的递过来说:“你拿去就是,这东西我留着也没啥用,今天要不是你的话,我们村子可能更多人会受伤。”

    “这怎么好意思呢村长。”我嘴上这么说,手里连忙接过这把桃木剑放进了我的背包里。

    我顿时感觉这村长人挺不错的。

    不过我想了想,再怎么也不能白拿别人的东西,我掏出了那张还有九万多块的银行卡,递过去:“村长,这里面有点钱,你留着给儿女用吧,密码是六个六。”

    村长稍微犹豫了下,然后点了点头就接了过去。

    东叔也是答应了让阿强媳妇和孩子去成都住等一大堆条件,那些村民一个个才心满意足的离开,等那些村民都离开之后,东叔掏出电话,对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些啥。

    我问他给谁打电话,他说叫人来接我们。

    东叔接着跑出去,然后捧着一堆白色的粉末回来了。

    我知道,这是他爷爷的骨灰。

    我们找了一个小瓶子装了起来。

    村长年纪大了,也熬不了夜,就回屋子休息了,我和东叔,还有阿强媳妇就在屋子里面聊天玩。

    其实也就是我和东叔聊天,阿强媳妇此时也没心情说话。

    大概过了四十多分钟,突然天上传出一阵轰隆隆的声音。

    “行了,来接我们的人到了。”东叔站起来,就往外走。

    我走出一看,我去,竟然是直升机!

    东叔这也太**了,一个电话让直升机来接我们。

    东叔让阿强媳妇去带孩子过来,这孩子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子,然后我和东叔给村长告别之后。

    从直升机丢下来的绳子爬了上去。

    我这辈子第一次坐飞机,竟然还是坐的军用直升机。

    上去之后除了开直升机的那个士兵之外还有两个士兵,我们一上去,一个士兵就拿着医疗箱给东叔疗伤。

    直升机很快,大概也就四十多分钟,我们就到了成都。

    直升机飞到军区里面才降落。

    然后一大群士兵上来围住了东叔,保护他。

    我白了这群家伙一眼,看着他们手上的冲锋枪,妈的,早的时候人去哪了?现在才跑出来。

    “小风,你先回去吧,等过两天在请你帮我爷寻块好地方下葬。”东叔回头冲我说。

    都说患难见真情这件事情还真是没错,之前东叔不过就是感觉我是个小屁孩,就是对待外人一样对待。

    但是现在显然这语气,已经把我当朋友了。

    “得了,东叔,寻地这件事情千万别找我,我可不太会,另请高明吧,等两天我再来拜访你,叫上东邪一起喝酒。”我也知道等会东叔事情估计还有很多,光是安置阿强媳妇这件事情还有回去给他老爷子说今天情况,估计就得弄成挺晚的。

    接着东叔让一个士兵送我回家,也就带着阿强媳妇和阿强孩子离开了。

    我坐着军车到家门口之后,已经是凌晨二点了,父母也早睡了。

    我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脑袋里全是之前那恶心的场面,妈的,以后自己安心读书得了,别整天当正义使者去抓鬼了,以后搞不好得把自己小命都搭进去。是对待外人一样对待。

    但是现在显然这语气,已经把我当朋友了。

    “得了,东叔,寻地这件事情千万别找我,我可不太会,另请高明吧,等两天我再来拜访你,叫上东邪一起喝酒。”我也知道等会东叔事情估计还有很多,光是安置阿强媳妇这件事情还有回去给他老爷子说今天情况,估计就得弄成挺晚的。

    接着东叔让一个士兵送我回家,也就带着阿强媳妇和阿强孩子离开了。

    我坐着军车到家门口之后,已经是凌晨二点了,父母也早睡了。

    我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脑袋里全是之前那恶心的场面,妈的,以后自己安心读书得了,别整天当正义使者去抓鬼了,以后搞不好得把自己小命都搭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