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55章 高人

第55章 高人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抓鬼是什么呢?抓鬼这个词汇在很多人眼中陌生又熟悉,基本上绝大多数的人都是从电影或者电视剧里面了解的抓鬼。

    无非就是某地有什么鬼怪捣乱,然后蹦出来个阴阳先生,抽几张符,三下五除二的收拾了鬼,接着被人当活神仙一样供起来。

    梦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我昨天收拾那尸体之后,回家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梦到自己浑身都是蛆虫,我身上到处都是小孔,这些蛆虫在我身体里面爬来爬去。

    然后我就给吓醒了。

    我揉了揉脑袋,看了下时间,这才早晨六点多钟,妈的,让噩梦给吓醒,做阴阳先生做到我这份上,也算是极品了。

    今天是星期一,我起床收拾了下东西,把雷劈木剑放进了书包里,至于那把从村长得来金黄色的桃木剑我还不知道是啥玩意呢,就丢我衣柜了,以后有时间再慢慢研究。

    我背着书包,跑到我父母房间打了个招呼,就出门了。

    天外面也才微微亮起,路上也没啥行人,我在小区门口包子铺买了俩肉馅大包子,一边啃,一边往学校走。

    就在我路过时代广场的时候,突然看到那边一大群人围着,不知道在干啥呢。

    我发扬了我们中国人爱看热闹的传统美德,连忙跑了过去。

    这真是人山人海,我使劲的往里面挤,挤进去一看,嚯,竟然是俩道士。

    这俩道士摆了个摊,一个身体微胖,看起来四十多岁的胖道士盘腿坐在中间,另外一个小道士在旁边打杂。

    他们面前一个老大爷摊出手,好像在给这胖道士算命呢。

    我看了看周围,围着的大多数是些老大妈,老大爷,我冲旁边一大妈问:“大妈,这俩傻帽干啥呢?”

    大妈瞪了我一眼说:“小孩子别乱说话,这可是王金龙大师,今天开坛**,我们都是来听法的。”

    啥玩意?道士啥时候流行跑出来开坛**了?我走近了一点就听那个胖道士,好像叫王金龙的家伙在给这老大爷说。

    “大爷,你是富贵吉祥命,但是你看你这八字和今年的运势相冲,今年你必有一灾,如果你躲过这一灾,你后半辈子必定安享晚年,子孙工作顺利,家人健康长寿。”

    我去,这是我忽悠人的办法啊,无非就是先夸一下这人命好,然后忽悠他今年运势不行。

    原来是遇到同行了,不对,呸呸,这俩家伙贼眉鼠眼的,一看就是骗人的货色,我一身乾坤正气,怎么能和这些家伙比呢。

    看是俩骗子,我摇了摇头,转身就准备离开,听这家伙忽悠人也没啥意思,难不成我还在这偷师学艺?学他怎么忽悠人?

    不过我转身还没走呢,这大爷就问:“王大师,要花多少钱才能帮我呢。”

    “大爷,我给你说句实话啊,我帮你抵挡这次灾难我自己是要减寿十年的,你给我五十万就好了。”

    “我没那么多钱啊。”大爷一脸犹豫。

    “这个也没关系,你家肯定有房子,卖了不就有了吗?你看这是不仅仅是关系你的事情,还关系到你儿孙后代的运气,和这个比起来,一套房子什么的根本不算什么事。”这王金龙忽悠了起来。

    “这房子是我们家的命根子啊。”老大爷急得都快哭了。

    我原本还准备走呢,我一听,顿时心里就生气了。

    ****娘的,我们骗子,哎不对,我们算命忽悠人,也是要讲职业道德的,骗些小钱财,无伤大雅,毕竟我们这行也跟心理医生差不多,能让人心里舒坦,人家看心理医生不也得交钱么。

    但是忽悠归忽悠,绝不能动人家的根基,像我前几天忽悠了四十万,因为那家伙是个什么集团董事长,四十万在他眼里不算什么。

    但是面前这大爷家庭条件最多也就是个小康家庭,这王八蛋竟然要把人家的房子给忽悠过来。

    “大爷,不然我帮你算一挂如何?”我走过去,拍了拍那大爷的肩膀,笑着冲他说。

    那个叫王金龙的胖道士一听就皱起眉头,然后冲后面的道士喊道:“哪来的小屁孩?徒弟。”

    胖道士说完,他后面的小道士就要过来拉走我,我一脚就踹在了这道士的肚子上,直接把他给踹翻,倒在地上。

    然后我冲上去一个耳刮子给这胖道士脸上抽了上去,接着冲他肚子就是一脚。

    奶奶个熊的,啥B玩意嘛。

    这俩家伙一看也是酒囊饭袋,没啥真本事,如果是真的阴阳先生,身手都不错。

    这胖子就不用说了,一看就是让酒肉给他掏空了,那另外那道士看起来二十四五岁,瘦得跟个麻杆一样,让我一脚踹翻在地上,现在还捂着肚子没起来呢。

    “大家别信这两个家伙的话,他们俩是骗子。”我冲那人群大喊。

    那些人一听是骗子,传出一阵嘘声,然后转身就离开了,那老大爷也是赶忙转身就跑了。

    看那群人走了,王金龙脸上也是露出了怒意,骂道:“小王八蛋,我要报警!你这是打人。”

    “你要报警?我还要报警呢。”我掏出手机就给黄队打了过去。

    “喂黄队,时代广场有俩人渣在这行骗,赶紧来逮了。”说完我就挂断电话。

    这胖道士也是气呼呼的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

    没过一会,一辆警车就开到了时代广场的路边,黄队跑过来问:“小风,怎么了?”

    “就这俩**,在这骗人。”我指着这俩道士就骂道。

    没想到黄队一看那俩道士,竟然脸色一变,连忙客气的说:“王道长,您怎么在这?这是误会,误会。”

    说完黄队就冲我使眼色。

    不是,这哪跟哪啊,我看着黄队的模样,就问:“黄队,咋了,这俩孙子刚才行骗呢。”

    “小风,王道长是金龙道观的高人,怎么会做行骗的事情呢,赶紧道个歉算了。”黄队冲我说。

    这俩**也能叫高人?一个酒囊饭袋,另一个长得跟个吸毒犯一样,一看就是那种十恶不赦,放改革时候能吃花生米的角色,怎么就成高人了?

    “黄队长,你赶紧控制住这打人的恶徒,我已经给张市长的秘书打电话了,这种恶徒,必须得逮捕,严惩才行。”这王金龙看着我恶狠狠的喝斥道。俩**,在这骗人。”我指着这俩道士就骂道。

    没想到黄队一看那俩道士,竟然脸色一变,连忙客气的说:“王道长,您怎么在这?这是误会,误会。”

    说完黄队就冲我使眼色。

    不是,这哪跟哪啊,我看着黄队的模样,就问:“黄队,咋了,这俩孙子刚才行骗呢。”

    “小风,王道长是金龙道观的高人,怎么会做行骗的事情呢,赶紧道个歉算了。”黄队冲我说。

    这俩**也能叫高人?一个酒囊饭袋,另一个长得跟个吸毒犯一样,一看就是那种十恶不赦,放改革时候能吃花生米的角色,怎么就成高人了?

    “黄队长,你赶紧控制住这打人的恶徒,我已经给张市长的秘书打电话了,这种恶徒,必须得逮捕,严惩才行。”这王金龙看着我恶狠狠的喝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