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57章 谁敢?

第57章 谁敢?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我一听就知道事情真闹大了,进警察局关个几天没啥,警察局不还给包饭么?但如果判刑进监狱那完全就是两码子事了。

    那王金龙还真下得去手,他那跟班的小拇指怎么被切的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显然是王金龙做的,就是铁了心的想诬赖我。

    “如果之后有人问你这些事情,你打死都不要承认,我帮你想办法吧。”黄队深吸了口气,然后吩咐我,让我别乱说话,这才走了出去。

    我看着黄队的背影,我心里也特不是个滋味,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嘛。

    帮人捅出这篓子,不过仔细一想我也不后悔,如果那个老大爷被骗,或许会家破人亡,如果我真的被判了三年,不过进去蹲三年罢了,比起让那老大爷家破人亡,好多了。

    想到这,我心里舒服了很多。

    做了一件好事,心里总是莫名的舒爽。

    我摸了摸身上,手机也不见了,估计是让搜走了,我无聊的躺在床上,这里面灯光幽暗,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时候。

    我脑袋里面乱糟糟的,一直在想万一我进监狱了,会不会遇到喜欢玩菊花的****。

    妈的,我现在有点后悔我妈把我生这么帅了,要是进去让那些喜欢小白脸的****看上了怎么办,哎,英俊也是一种烦恼啊。

    想着想着,突然有个人影走到门口,我一看,竟然是赵衫雨,她皱着眉头,跟在她旁边还有个警察,这个警察打开铁门说:“只能看这个犯人五分钟。”

    “你怎么被抓了?”

    “你怎么来了?”

    我和赵衫雨不约而同的开口像对方问。

    “老章听说你被警察给抓了,组织班上的同学来看你,我就成了人大代表,来看你了呗。”赵衫雨做到床边,看到我身上的伤,皱眉问:“你被打了?”

    “大姐,现在貌似关心的不是这个问题吧,你应该关心我得被判几年。”我苦笑了下,看着赵衫雨有些关心我,心里也是暖暖的。

    赵衫雨想开口说什么,但是又没说,摇了摇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没事,你福大命大,肯定没事的。”

    “你咋知道。”我笑了下。

    赵衫雨装出一副神棍模样说:“本小姐可上测天机,会算命的,你这次虽有小险,但无大碍。”

    “得得得,一点都不专业。”我白了赵衫雨一眼,不过心里也有点感动,现在还来逗我开心呢。

    “你说我要是真被关进去了咋办?”我问赵衫雨。

    “不会的,安啦。”赵衫雨拍了拍我肩膀。

    我看着赵衫雨,犹豫了下,说:“那个衫雨,要是我这次没事,你,你做我女朋友吧。”

    我说出来小心肝扑通狂跳了起来,要是平时我估计也不敢说这事,省得被揍一顿,但现在是在公安局,赵衫雨总不好意思揍我吧。

    不过我心里也特紧张,不知道怎么形容,比小时候在乡下偷看隔壁王二妞那丫头洗澡还紧张。

    “哦~”赵衫雨看着我怪笑了一下:“你都被抓起来了还惦记这事啊。”

    我不知道该咋接话。

    “如果你以后大学能和我考同一所大学,我就做你女朋友。”赵衫雨说完就站起来。

    她好像脸也有点红:“好了,时间到了,我走了。”

    说完转身就跑掉了。

    我看着她背影傻笑了起来,同一所大学?这不是特简单的事么,就我俩天天上课睡觉这尿性,一起去南翔读书估计没啥问题。

    想到这,我也是咧嘴傻笑了起来。

    突然我看到右手这道煞气。

    不对,如果我被关三年,我他娘的上哪去找那医书传人啊,我总不能指望那医书传人也弄死个人被关进监狱吧?而且监狱这么多,也不能运气那么好关在和我同一个监狱吧。

    “艹!”

    我大吼了一声,我千万不能被关进去,被关进去泡不到赵衫雨事小,找不到医书传人这事可就大了,搞不好就得丢掉小命。

    想到这,之前那股无所谓的状态顿然全无,这可是要命的事。

    我在这里面也没有时间观点,我感觉大概是过了两天左右吧,突然之前打我的那两个警察就走了进来。

    这两人走过来就掏出一副手铐给我拷上。

    “两位大哥,咱们这是上哪啊。”我也不敢装逼了,客气的冲这两个警察问。

    “法庭。”其中一个警察说完就掏出一个黑色的眼罩给我戴上。

    戴上眼罩之后我啥都看不到,也看不清楚,就被他俩领着走。

    不对劲啊,怎么这么两天就开庭了?

    我的律师呢?

    我警匪片也看得不少,顿时明白了,这群孙子是联系好了人,准备来个快刀斩乱麻,直接给我把罪名给定了下来。

    艹,人渣,败类。

    我心里大骂了起来。

    他俩带着我上了个车,车子颠簸了十分钟之后我被带下车,然后又带着我走了一会。

    这才揭开了我的眼罩,我一看周围,这就是传说中的法庭。

    和电视上看的差不多,此时一个带着个洋鬼子头发的家伙坐在最上面,距离我不远的地方就是王金龙的那个根本,此时他的手还打着绷带,上面还有血渍。

    此时王金龙和那个刘秘书就站在听审的地方。

    “卧槽,干啥呢,我的律师呢,我律师人呢。”我大骂吼道。

    “在这呢。”突然我旁边响起一个人的声音,我扭头一看,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站在我旁边,穿着西装领带说:“我就是,我就是。”

    有问题!

    电视里面不都是演律师会和犯人先沟通吗?这孙子一脸贱相,一副劳资就是王金龙这边的人,你咬我啊的表情。

    而且现在这法庭,只有那法官,我,我那贱人律师,还有王金龙的跟班和他的律师,听审的就只有王金龙和那李秘书。

    显然他们是想直接定我罪啊。

    “开庭,被告张灵风故意伤人,判刑三年有期徒刑,张灵风可有异议?”那法官开口直接就说,说话速度极快。

    我旁边那律师说:“无异议。”

    “无异议你毛啊。法官,他不是我律师,我要求换人,我要求换人!”我要不是铐着手铐,冲上去就得揍那律师一顿。

    “不好意思,被告已经出现精神分裂。”我那律师说。

    “好,既然被告无异议,那就行了。”说完那法官举起小锤子就要敲。

    我急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麻痹,要是劳资真进去关三年,那就死定了啊。

    “谁敢!”突然法庭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东邪他家老太爷穿着一身军服,肩膀上扛着少将军衔就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一队士兵!贼眉鼠眼的家伙站在我旁边,穿着西装领带说:“我就是,我就是。”

    有问题!

    电视里面不都是演律师会和犯人先沟通吗?这孙子一脸贱相,一副劳资就是王金龙这边的人,你咬我啊的表情。

    而且现在这法庭,只有那法官,我,我那贱人律师,还有王金龙的跟班和他的律师,听审的就只有王金龙和那李秘书。

    显然他们是想直接定我罪啊。

    “开庭,被告张灵风故意伤人,判刑三年有期徒刑,张灵风可有异议?”那法官开口直接就说,说话速度极快。

    我旁边那律师说:“无异议。”

    “无异议你毛啊。法官,他不是我律师,我要求换人,我要求换人!”我要不是铐着手铐,冲上去就得揍那律师一顿。

    “不好意思,被告已经出现精神分裂。”我那律师说。

    “好,既然被告无异议,那就行了。”说完那法官举起小锤子就要敲。

    我急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麻痹,要是劳资真进去关三年,那就死定了啊。

    “谁敢!”突然法庭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东邪他家老太爷穿着一身军服,肩膀上扛着少将军衔就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一队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