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60章 手链

第60章 手链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你找死!”赵衫雨说完作势要揍我。

    突然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路边一个首饰小摊。

    “咋了?”我询问道。

    赵衫雨蹦蹦跳跳的跑到这个小摊,拿起两条手链,冲老板问:“老板,多少钱。”

    这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叔,叼着根烟,说:“一条二十。”

    我跑过去看着她拿起的手链,这应该是情侣手链,我问:“怎么?你想买?”

    “嗯,难道你不觉得这很美吗?”赵衫雨高兴的看着两条手链,带上了一条,看着自己的手。

    “但是太便宜了,戴着不觉得掉价吗?”我询问道。

    “好看就行了啊,给我买嘛,好不好嘛。”赵衫雨挽着我的手卖萌道。

    说完还睁着大眼睛,冲着我眨了眨。

    我掏出钱包,豁刚好只有四十,这还加上王瑞那家伙给我的。

    “给。”我递给了那摆摊的大叔,赵衫雨高兴的拉着我跑出了地下街。

    我突然感觉赵衫雨其实也挺小孩子的,我被她拉到一个广场,这广场正放烟花呢。

    “手伸出来。”赵衫雨冲我说。

    我点头伸出右手,看着她把那手链往我手上套,我就准备躲,这玩意太娘了,虽然应该是男款,但是大男人怎么能戴这玩意呢。

    赵衫雨死死的拉住我的手,然后给我戴了上去。

    “这玩意太娘了吧。”我皱眉看着手上的手链。

    赵衫雨突然就抱住了我,我都没反应过来,被她抱住了之后也是愣住了。

    “我叫你买不是因为怕花钱,而是你买的话,意义不一样。”赵衫雨在我耳边小声的说。

    说着我就感觉右手被她的手死死的握住,我也是死死的拉住她的手。

    “你,喜欢我吗?”赵衫雨在我耳边小声的问。

    我犹豫了起来,坚定的点头:“嗯,喜欢,特别喜欢,你是我见过最特别的女的,不像一些女的,只会装萌,也不像其他女的那样势力。”

    我见过太多读高中的女的,一有男的追,不是要这个就是要那个,稍微漂亮点的,过个生日还要好几千的礼物。

    这个社会,已经变质。

    但我现在很庆幸,遇到了赵衫雨,一个为了一件二十块钱的手链高兴半天。

    我死死的抱住赵衫雨,现在我脑袋里面是真的一丝杂念都没有,就想多抱着她一会。

    “这条手链不能取下来,从今天开始,我可以做你女朋友,但是你手链一取下来,我就翻脸不认人了哦。”赵衫雨在我耳边开玩笑说。

    “嗯,一辈子都不取下来。”我点头。

    “闭上眼睛。”赵衫雨在我耳边说道。

    我点了点头,一闭上眼睛,就感觉一张嘴在我嘴角亲了一下,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赵衫雨已经跑出四五米远了。

    “明天记得给我带早饭,我要吃肉馅大包子!”说完赵衫雨也消失在了人群中。

    我整个人已经是愣住了,摸了摸我的嘴角,妈的,我的初吻,就这样没了。

    我高兴的想蹦起来,心里想到赵衫雨也是扑通扑通的直跳。

    我敢肯定的说,我绝对不是荷尔蒙泛滥了,这次我是真的遇到喜欢的女生。

    我跑回家,推开门,看到我爸妈坐在客厅呢,我爸好像在愁什么事情,一直抽烟,我妈在旁边精神好像也不是很好。

    “爸妈,咋了。”我心情很爽,跑到我爸妈身边问。

    “小风,我昨天做噩梦了,感觉很真。”我妈皱眉把我拉到她旁边,就抱住我说:“我梦到我出车祸了,然后死了。”

    “呸呸,别说那些不吉利的事,做梦都是相反的嘛,妈,过两天我把你儿媳妇引回来给你看。”我也不在意,我以前还梦到和苍老师在床上上演功夫片呢,也没见到苍老师的人影。

    “也是,只是一个梦罢了。”我妈点了点头,然后欣喜的看着我说:“那姑娘叫啥名字呢,赶紧给我说说,家住哪里,家里几个兄弟姐妹,家里条件咋样。”

    “这么烦干啥,过几天我带回来就行了啊,行了,我回屋睡了。”我有点不耐烦的说。

    “多陪我聊会啊。”我妈拉着我的手说。

    “行了妈,到时候我带回来你自己问吧,我去睡了。”我转身就跑回屋子。

    回屋子以后,我满脑袋都是赵衫雨的影子,迷迷糊糊的就睡了。

    我今天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到赵衫雨好像成熟了很多,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然后就在一个地方看着我大哭,梦到我带着个黄帽子,穿着一身黄色的袍子踩着一个云往天上飞走了。

    我睁开眼睛,穿着粗气,啥梦啊,奇怪。

    我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这才凌晨四点,我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想着等会给赵衫雨买几个肉馅大包子呢。

    反正也睡不着,我就把之前在那村长买的那把桃木剑拿了出来。

    我仔细的看了起来,发现这剑上的把手刻着一个虚字,只是这个字很小,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

    我到处看了看这把剑,也没看出个啥东西,便丢到了床边,我顺手从书包里面掏出了《山》书,刚掏出《山》书。

    突然我原本放旁边的那把剑嗡嗡的鸣叫了起来,我扭头一看,这把剑竟然在微微的颤抖。

    好东西!

    我连忙握住这把剑,这把剑的颤抖才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我惊奇的看着这剑,又研究了一阵。

    也就发现把剑和这本书放在五米以内的地方,这把剑会发出剑鸣,其他也没研究出个啥玩意。

    一直到了早晨六点半,我才穿好衣服,跑出屋子,我回头看了下我爸妈的房间,也没跟他们打招呼,跑到客厅的柜子里面拿了五十块钱,就往外跑。

    我在楼下的包子铺买了十个肉馅大包子。

    我不知道赵衫雨能吃几个啊,但她这么能打,不是都说能打的一定能吃么。

    我提着包子跑进教室,赵衫雨早就到了,拿着她的手链在看呢。

    “衫雨,给。”我跑过去把包子放在她的桌子上。

    她扭头冲着我笑了一下,又想开口说话,不过又闭上了嘴巴。

    “行啦,感谢我的话就别说了,来点实际的,亲我下。”我冲赵衫雨说。

    “切。”赵衫雨冲我吐了下舌头,然后自己拿着包子啃了起来。发现把剑和这本书放在五米以内的地方,这把剑会发出剑鸣,其他也没研究出个啥玩意。

    一直到了早晨六点半,我才穿好衣服,跑出屋子,我回头看了下我爸妈的房间,也没跟他们打招呼,跑到客厅的柜子里面拿了五十块钱,就往外跑。

    我在楼下的包子铺买了十个肉馅大包子。

    我不知道赵衫雨能吃几个啊,但她这么能打,不是都说能打的一定能吃么。

    我提着包子跑进教室,赵衫雨早就到了,拿着她的手链在看呢。

    “衫雨,给。”我跑过去把包子放在她的桌子上。

    她扭头冲着我笑了一下,又想开口说话,不过又闭上了嘴巴。

    “行啦,感谢我的话就别说了,来点实际的,亲我下。”我冲赵衫雨说。

    “切。”赵衫雨冲我吐了下舌头,然后自己拿着包子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