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72章 谁丢的

第72章 谁丢的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我刚说完,原本一直躺在远处的一个乞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近在了洪卓的身后,冲上来就死死的勒住了洪卓的脖子。

    我突然明白了,这乞丐就是那个邪教的家伙!

    这洪卓被勒住之后使劲的挣扎,但是一点用都没有,那个乞丐看着我说道:“这件事情与你无关,滚!”

    我倒是也想走啊,但这鬼婴此时贴在我后背,不断的冲我后背吐阴气。

    此时我浑身已经麻木了起来,想开口说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乞丐冷哼一声说:“不走?不识好歹,那就去死。”说完就掏出了一把匕首,勒着洪卓往我走了过来。

    ****娘的,谁我没说不走啊,他要我走,也得先把我身后这只鬼婴弄走啊。

    我看着他距离我越来越近,冷汗也是流了出来,这些邪教的人都是疯子,杀人都不眨眼睛的。

    我看着那把闪着寒芒的匕首,也是吞了口唾沫,我丝毫不怀疑他会不会杀我这个问题。

    他距离我越来越近了,在只有三米的时候,突然就举起匕首,冲着我的胸口就刺来。

    我使劲一咬舌尖,一股剧痛从舌头上传来,同时,我身体也能动了!

    我连忙往左边一躲,躲开了这一下,他此时左手还勒着洪卓的,我一拳就往他脑门砸去。

    这一下真是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一拳就把他干趴在地上,原本勒住洪卓的那只手也松开,洪卓捂着脖子就咳嗽了起来。

    我也不敢给这乞丐反应的时间,冲着他的脸一脚就要踹。

    嘶。

    我后脑勺传出一阵剧痛,那只鬼婴又在作怪了,我就感觉这鬼婴好像在吸我脑袋里面什么东西一样。

    我连忙撕开衣服,用右手中指的血,在胸口画上一道大罗金身不破符。

    这大罗金身不破符是一道《山》书中记载的防邪符咒。

    “广修浩劫,证吾神通,五气腾腾,与我身同,敕敕敕。”我念完,就感觉胸口一股暖意传了出来,瞬间遍布全身。

    “估估估。”

    我后脑勺的鬼婴传出一声怪叫,我就感觉这只鬼婴消失在了我身后,我回头一看,此时这鬼婴浑身上下好像被火烤焦了一样。

    此时趴在我身后的地上,一直痛苦的怪叫。

    看样子这只鬼婴也让我几道符打得很虚弱了,我正准备在手上再画一道六丁六甲诛邪符灭了这鬼婴,突然我身后就一个人死死的把我抱住。

    我也闻到了一股酸臭味。

    肯定就是之前装扮成乞丐的家伙。

    我反手用手拐子使劲的打在这家伙的脑袋上,这家伙也不叫,他嘴里不停低声的念着一段古怪的咒语。

    “洪卓,赶紧帮忙!”我冲那还在捂着脖子咳嗽的洪卓大吼道。

    这洪卓也抬起脑袋,看到了此时的情景,这家伙也是咬牙,颤抖着手,从地上捡起一根叉衣服的棍子,估计是哪个卖衣服的店面不要的。

    洪卓喘着粗气,大吼了一声,冲上来就往抱住我的乞丐脑门使劲的敲了上去。

    这一下敲下去,那乞丐也是惨叫一声,使劲的甩开我,冲着这只鬼婴就跑了过去。

    然后手上掐了一个奇怪的法决,这只鬼婴竟然冲着这个乞丐的胸口就钻了进去。

    几乎是瞬间,这个乞丐的脸色刷的就变成青紫色,然后浑身颤抖了起来。

    鬼上身!

    鬼上身和之前那个黄建强请一个妖怪上身是异曲同工的效果。

    甚至很多阴阳先生或者道士都会养一只小鬼,在斗不过妖魔的时候,都会请这只小鬼上身,帮自己增强实力,李明耀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只不过李明耀身上那只鬼婴太强了,以李明耀的实力根本压不住它。

    这个乞丐浑身微微颤抖,眼珠也变成血红色,一脸杀意的看着我俩。

    “怎么办。”洪卓抓住我的手,一脸害怕的模样。

    我原本以为我当阴阳先生就是最怂,最没用的,现在看到这洪卓,我终于明白,没有最怂,只有更怂。

    “怎么办?跑呗。”我白了这家伙一眼,拉着他就往地下街的反方向狂奔了起来。

    此时洪卓跑得特快,我因为之前阴气入体的原因,虽然用大罗金刚不破符让自己好受了不少,但体内还是有阴气,浑身都发虚,感觉使不出力气。

    还好身后的那乞丐此时依然是浑身颤抖,跟发羊癫疯一样。

    我俩狂奔了十分钟,终于从地下街的另一头跑了出去。

    我实在是跑不动了,说真的,军训真的有好处,现在我阴气入体,浑身虚弱的情况下还能狂奔十分钟,要放以前,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但我现在是真跑不动了。

    “招,招个出租车,赶紧,赶紧跑。”我上气不接下气的冲旁边的洪卓说。

    洪卓皱眉点点头,我俩连忙跑到大街上,此时竟然一个出租车都没有。

    突然我回头一看,那个乞丐已经出现了,浑身破破烂烂,浑身都是煞气。

    “往这边跑。”突然洪卓拉着我就往公路对面的一个烧烤摊跑去。

    这个烧烤摊生意不错,坐了六桌。

    洪卓拉着我就跑到了烧烤摊上坐下,我皱起眉头,问:“怎么不继续跑了?在这坐着有毛用啊。”

    “等,等着看吧。”洪卓气喘吁吁的看着马路上慢慢往外面这边走过来的那个乞丐。

    说真的,这乞丐此时虽然穿得破破烂烂,但是浑身上下全是浓郁的煞气,很有范,跟犀利哥一样。

    这个乞丐慢慢的走进烧烤摊,往我们俩这走来呢,我头皮都麻了,也悄悄的在左手画上了一道六丁六甲诛邪符,要是情况不对就冲上去和这个家伙拼了。

    砰!

    突然一个酒瓶子砸在了这个乞丐的脑袋上。

    这个乞丐站住了,冷声的说:“谁丢的?”

    一个喝得烂醉,看起来二十多岁,脖子戴着根金项链的青年,站起来,指着那个乞丐骂道:“你大爷我丢的,哪来的要饭的?滚出去,打扰大爷喝酒的心情!要饭的还摆这么酷的造型,以为自己是犀利哥啊?要饭的就要有要饭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