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78章 张大奎

第78章 张大奎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虽然这教室里面很黑,但外面有月光照射进来,勉强能够看得清楚周围的模样。

    这教室的门开着,刚才我看到的那道人影就是从走廊走过去的,我跑到走廊上一看,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瞄~”

    又是一声猫叫,这次我听清楚了,声音是从二楼传来的,我连忙跑到楼梯口,右手死死的握住雷劈木剑,左手也拿着那块八卦镜,小心翼翼的从楼梯往上面走。

    我慢慢的走到了二楼,二楼此时一片漆黑,我在二楼的走廊上小心的走了一圈,却什么东西都没有看到。

    突然楼上传来脚步声,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在这里?

    我皱眉,小心的又走到了三楼,我刚走上楼梯,突然右边一道人影冲着我就扑了过来。

    我根本没来得及反应,一下子就被这个人也扑到在地。

    我拿着雷劈木剑冲着这道人影的脑袋上就劈了上去。

    砰的一声。

    “哎呦我去,狗日的竟然还打我,急急如律令!”

    没想到我这一下打上去,按住我的人竟然开口说话了。

    我去,没听说过妖怪还能说话的,而且还说急急如律令?妖邪敢念这句道家法言吗?

    我仔细一看,这人竟然穿着一身警服,而且他顺手还掏出一张符,贴在了我的脑门上。

    “哥们,你干啥,神经病啊?”我扯开额头上的符,一看,这是一张普通的驱邪符。

    “咦?会说话?不是鬼啊。”这人念叨了一句:“那你肯定就是杀人犯,哈哈,太爷爷显灵了,这次我终于要立功升官了。”

    “升官你大爷。”我刚想开骂,我就看到天花板上竟然一只趴着一只猫,这只猫浑身漆黑,两只眼睛闪着绿幽幽的光,诡异的看着我呢。

    看得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瞄。”这只猫张开嘴巴,叫了一声。

    “滚开。”我使劲推开这**警察,掏出一张六丁六甲诛邪符就准备给这只猫拍去。

    妈的,大晚上的,这猫还能趴在天花板上,那是普通的猫吗?

    没想到这只猫根本不理我,而是又叫了两声。

    “什么玩意,敢推我?我告诉你,你可以说话,但你接下来说的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觉悟吧。”那警察又一下把我按在墙壁上,还拿出手铐,给我拷上了。

    “妈的,大哥,你刚才也用符了,看不出我是个一身乾坤正气的天师吗。”我双手被铐住了,顿时也急了。

    “行了,在我奎爷面前还敢称天师?跟我去警察局再慢慢说吧。”这个自称奎爷的**拉着我就往楼下走。

    我被这奎爷拖走的时候,看到那只猫的脸上竟然浮现起跟人模样的笑脸,它竟然在冲我笑。

    我被这奎爷给拖出了实验楼,一下去月光很大,我也看清楚了这家伙的模样,身高有一米八,看起来二十二三岁,国字脸,看起来很憨厚。

    “大哥,赶紧给我放了,冤枉啊,天大我冤枉。”我冲这**说。

    “行了你,等会回去了把昨天怎么谋杀的那个女的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还能从轻处理。”这个**认真的给我说:“哥哥我能不能升官发财就看你了。”

    “大哥,我见你眉宇间正气凛然,一身乾坤正气,简直就是警察的楷模,一看就是不会冤枉好人的好警察,你还是放了我吧。”我连忙冲这警察拍马屁说:“再说了,我就一学生,长得这么天真无邪,可爱清纯,怎么可能和杀人这件事情联系起来。”

    “你说得对,我奎爷可从不冤枉一个好人,你看看你自己,长得贼眉鼠眼我就不说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是犯奸做科的料,再说了,现在很多大学生整天就知道看黄片,谁知道你是不是强X未遂才杀人的。”这个家伙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没事,进去坐个几年出来又是条好汉。”

    我真有点哭笑不得了,这孙子,什么逻辑啊,就我这长相,他能和贼眉鼠眼联系起来?而且如果论长相排的话,怎么也得驴哥是杀人犯啊。

    “哥们,别闹了,我认错还不行么,我请你吃饭。”我冲这家伙说。

    “别扯淡,警务人员是你能随便贿赂的吗?你这是在侮辱一个警务人员。”说完这孙子就押着我往学校外面走。

    还好这大晚上的没啥人看到,不然我就得出名了。

    我被他押到学校门口的警车上,直接带着我到了医科大学附近一个叫石油派出所的地方。

    我连忙掏出电话给黄队打了过去,这次是真没办法了,遇到这么一个二货。

    黄队在那边听了我的说的,也有点哭笑不得,然后说马上给重庆公安局那边的朋友打电话。

    我被这家伙带到一个办公室,然后他走进来,抽着烟,手里还拿着一个小本子说:“招了吧,早点说了,我也能回去睡觉。”

    “哥们,你叫啥呢。”我看着这哥们问。

    “张大奎。”这哥们回答说。

    “刚才见你丢了张符,难道你也会抓鬼?”我其实被抓过来也不太生这个家伙的气,关键是刚才看到他用符了,应该是同道中人才对。

    “怎么?”这张大奎皱眉看着我问。

    “我也是阴阳先生。”我从包里掏出几张六丁六甲诛邪符,还有那块八卦镜以及雷劈木剑说:“同道中人,别麻烦了,我真不是杀人凶手,今天是感觉那栋楼有妖怪,才去查看的。”

    “别以为和我是同道中人我就不抓你。”张大奎白了我一眼说:“再说了,奎爷我在那里怎么没感觉到妖气?以奎爷我的道行,有妖怪能不知道吗?”

    麻痹的,那猫妖就在他脑袋顶上,他都不知道,这孙子真能扯淡。

    突然他电话就响了起来,他皱起眉头接起电话说:“所长,怎么了?”

    “他娘的我抓个杀人犯咋了,什么误会?滚你大爷的,你就他娘的见不得我立功对不对,艹,你们这群贪官,杀人犯都放。”这个张大奎拿着电话就大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