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83章 醒来

第83章 醒来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疼,浑身都疼,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感觉嘴巴里面特别的干,喉咙也生疼。

    我看了看周围,我在一件病房里,一看窗户外面,好像是晚上一样。

    一个人坐着在椅子上,用手趴在病床旁的柜子上着睡觉呢。

    “媳妇,给我倒杯水。”我冲趴在柜子的赵衫雨说道。

    我的声音很沙哑,跟七八十岁老头的声音一样。

    赵衫雨听到我的声音,迷糊的说:“别闹呢,我睡觉呢。”

    不过刚说完,她双眼突然就瞪得老大,一下就站了起来,激动的看着我。

    “小风风,你醒了?”

    “赶紧给我倒杯水,喉咙好疼。”我冲。

    赵衫雨手忙脚乱的给我倒了杯水,我喝了口水,感觉喉咙舒服多了。

    赵衫雨就在旁边,双手握着我的手,紧张兮兮的看着我。

    她脸色也不太好看,双眼还有黑眼圈。

    “咋了,这幅表情,搞得我像快死了一样,咳。”我说完还咳嗽了一下。

    “应该我问你到底咋了,突然就住医院来了,还晕了半个月。”赵衫雨说:“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毛病,说从来没遇到这样的症状,我还以为你成植物人了。”

    “啊,我晕了半个月?”我惊讶的看着赵衫雨,我做梦就感觉过去了一小会。

    突然病房的门被推开,惊风哥穿着一身西装,进来一脸笑意的看着我说:“醒啦?好点没。”

    我此时也不能在赵衫雨面前问惊风哥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对了,你这次的医药费就是这个大叔垫的。”赵衫雨给我解释道。

    “哎呦我去,小丫头片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啥叫大叔。”惊风哥也是苦着脸冲我说:“你能不能管管你这小媳妇,成天叫我大叔,我有这么老么,搞得我平时找那些小护士搭话,她们也跟着叫大叔,让我怎么泡妞啊。”

    “网上一句话没停过吗?长得帅的才叫大叔,长得不帅的,都叫师傅。”赵衫雨咧嘴一笑说。

    “咦,听这么一说,我感觉大叔也挺顺耳的。”惊风哥一听,顿时自信心澎湃了起来。

    惊风哥走过来,冲我眨了眨眼睛说:“你这小媳妇守着你半个月没休息好了,赶紧让她回去睡睡。”

    “啥。”我刚才还奇怪赵衫雨怎么会有黑眼圈,我连忙说:“媳妇,赶紧回去睡觉。”

    “不行,我得守着你出院了才放心。”赵衫雨抓着我的手摇头。

    我劝说道:“我都醒了,没事的,乖拉。”

    赵衫雨犹豫了一下,才点了点头,然后才冲惊风哥说:“大叔,把我家小风风伺候好,不然我揍你。”

    说完赵衫雨才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蹦蹦跳跳的跑出了病房,看起来我醒过来,她心情很不错,我心里也是有些感动,这丫头,没想到在医院守了我半个月。

    “行了惊风哥,到底怎么回事。”我等赵衫雨一走,才好向惊风哥发问,惊风哥刚才显然是要支走赵衫雨。

    惊风哥一听,从背后掏出一块黑布,还有一个青霉素大小的小瓶子,丢了过来,我接过一看,黑布里面包着着很多根骨头,上面还有一股煞气。而小瓶子里面装着一些水珠,上面也是浮着一股阴气。

    “这是你杀的那只猫妖的妖骨,这瓶是茅山那小家伙给你寄来的鬼露。”惊风哥说道。

    “你咋知道我要这些东西。”我惊讶的问。

    惊风哥随口说:“听来的。”

    “不过你小子挺厉害啊,三尾猫妖都能灭了。”惊风哥一脸鄙夷的看着我说:“你真够傻的,超过自己道行这么多的符也敢用,要不是我当时接了你电话,感觉不对劲赶了过来,你现在已经去轮回了。”

    “有这么严重吗?”我皱眉问。

    “当然!”惊风哥严肃的冲我说:“你即便是现在三魂七魄一样是受损的,需要好好调养,以后也绝对不要再使用超过自己道行的符,不然轻则三魂七魄重损,变成白痴。重则直接下地府,投胎。”

    “嗯,明白了。”我点点头。

    惊风哥说:“行了,你好好休息吧,我龙虎山还有事情,得回去一趟,原本只是准备过来看一下你就走的,没想到凑巧你醒了。”

    说完惊风哥在我肩膀上拍了拍,走出了病房。

    我身上也还有点疼,倒头就睡了起来。

    “疯子哥,你可不能死啊,大奎我就认识你这么一个厉害的家伙,我还想以后跟着你斩妖除魔呢。”

    “妈的,你大清早的咒谁死呢。”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醒了,不对,不是自己醒的,而是让个二货给吵醒的。

    我瞪着旁边手上还拿着一束红色玫瑰花的大奎,这家伙穿着一身警服。

    “你大清早的带些玫瑰花过来干毛?”我冲他问。

    大奎一看我醒了,咧嘴,嘿嘿的笑了起来,高兴的说:“疯子哥,你没死啊,他们都说你成植物人了。”

    说着他看了看手里的花说:“他们说看病人都得带花,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啥花,就买了这个玫瑰花过来。”

    “你二啊?是不是你领导过生日,你还得给他送个花圈过去?”我看着大奎没好气的说,这家伙真不会说话。

    “咦,你咋知道。”大奎楞了下点头说:“去年我们所长母亲生日我就琢磨送点花啥的,后来找不到花店,就买了个花圈过去,反正都是花,而且花圈上面的花其实还蛮好看的,最后我们所长高兴得脸都红了,最后还夸我送得别具一格呢。”

    那是高兴红的吗?显然是气的,估计当着那么多人面不好意思揍他一顿,只有说送得别具一格,缓解一下尴尬。

    “得亏你今天找到花店了。”要是今天这家伙给我带个花圈过来的话……

    嗯,反正我保证不揍死他,毕竟这个社会,杀人犯法嘛。

    “疯子哥,你想啥呢?”大奎推了推我胳膊问。

    “别叫我疯子,我叫风子。”我叹了口气,这傻哥们。

    大奎最后陪我聊了会,然后就跑了,好像还在执勤呢,中午的时候,我们宿舍那三个孙子也过来了,英俊哥和屠哥都给我带了些水果。

    驴哥也给我带了些吃的,还说让我好好养伤,回去继续喝酒啥的,搞得我也十分不好意思,毕竟那天晕迷的梦里,看到他被砍,我还有点小激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