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阴阳先生 > 第88章 上官流云

第88章 上官流云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我是一个想到啥就做啥,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一百块带着赵衫雨出去吃了个饭,然后兜里就剩了二十块,我摸着兜里的钱,别提心里多苦逼了,接着还陪着赵衫雨在街上逛了会,还好没买啥东西,送她回了宿舍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

    送赵衫雨回宿舍之后,我直接就跑回我宿舍,把背包里的那一件黄色道袍给穿上,然后赶公交往观音桥而去。

    观音桥是重庆江北最繁华的地方之一,就是跳广场舞的大妈都比其他地方的要多一些,我到了之后找了个步行街上的德克士,点了杯可乐,就坐着思考了会人生理想啥的。

    我这一坐就到了晚上七点多,我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走到佳侬地下商业街,就是我第一次救洪卓的地方,我随便找了个地坐了下来,然后闭上眼睛。

    一般像我这样正气凛然,气质轩昂的人,还穿着道服,一看就是算命的,等会肯定会有人主动上来询问。

    果然,我闭着眼睛没一会就有人开口冲我说:“哥们,别闭眼睛了。”

    我睁开眼睛,一看,我去,竟然是一个乞丐,这哥们穿得破破烂烂,脸上黑黑的,跟抹了煤炭一样,甚至要有一坨鼻屎在他鼻孔。

    当然,我肯定不能以貌取人,这些乞丐别一个个看是要饭的,全都是有钱人啊,一天要饭的钱,比什么白领工资高多了。

    “先生,您气势不凡,是想算前程,命运?还是姻缘。”我装出一副高人模样,淡淡的冲这人笑着问。

    “滚犊子的,我这模样还前程姻缘呢,你占着我地盘了,你刚入行?不懂规矩吗?”这乞丐开口就冲我骂道。

    要换个人跟我这么说,我得揍他一顿,但我可不敢惹他,不是怕打不过他,而是这家伙浑身脏兮兮的,鼻孔那坨鼻屎看着都恶心,和他干架,他光冲上来抱我一下,我就得受不了。

    “切,啥玩意啊。”我嘴上这样说,不过也站起来换了个地方,我咋能和这些要饭的一般见识?

    说真的,我很看不起这些要饭为职业的人,一个个有手有脚的,懒,不想上班,出来要饭,这些人真没我看得起的地方。

    我走到家乐福超市的门口坐下,这里的人流量还不错,我刚坐下一分钟,一个老头就走到我面前。

    这个老头穿着一身红色西装,右手还戴着一个金戒指,他好像挺好奇的看着我,走过来问:“阴阳先生?”

    “恩?老先生是要问福禄呢,还是询问子女事业。”我连忙笑嘻嘻的问,这老头看起来五十多岁,头发有一些花白,不过那身上那西装,他那戒指,一看就是有钱人。

    “有点意思,给我算命吗?”这个老先生点了点头,然后说:“跟我来。”

    说完就在前面走,我心里一喜,肯定是大生意,我连忙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跟了上去。

    他带着我走到一间咖啡厅里面,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我坐下之后也不说话,这老先生点了两杯咖啡,问我:“小兄弟做这一行多久了?”

    我微微皱眉,然后说:“从小学艺。”

    “师从何处呢?”这老头笑着问我。

    “没师傅,祖上传下的一本书自学的。”我有点不耐烦,当然,也尽量没表现出来,我们这行肯定不能和客户置气。

    “你应该是《山》书传人吧。”这老先生说着递过来一张名片,还有一张黑色的符说:“我叫上官流云,这是我名片,小兄弟有时间可以来北京找我玩玩,这张符是我老友刘伯清送我的,一直没有机会使用,我观你短时间内有一场大劫,这就当我送你化劫吧。”

    “上官流云?”我心里一惊,以前听说过他,传说上官流云是中国最厉害的风水大师。

    “为什么送我这个?”我皱起眉头,他送我东西肯定是有原因的,总不能看我气质不凡,气宇轩昂,才送我吧?

    上官流云站了起来:“就当我给自己结的一个善缘,这场劫,不只是你一个人,关系很多人的性命,很快了,这劫快来了,就这样吧,有时间可以来北京找我。”

    说完上官流云大步的往咖啡厅外面走,我原本想追上去问个究竟,但还是没有去,这些事情,只要这些人不想说,你怎么问也是问不出来的。

    上官流云离开之后,我也根本没有了继续去忽悠钱的心思。

    上官流云说的劫到底是什么意思?苗巫教的报复?

    我心里也想不明白,回到学校已经是九点半,我走到宿舍,英俊哥就准备搂着我给我说什么发财大计,我哪有什么心思听他做白日梦啊,直接推开他,躺在床上睡觉了。

    ……

    蝴蝶!好多蝴蝶。

    我此时站在我们学校的广场,天上,漫天都是血红色的蝴蝶在飞舞,整个世界都变成了血红色一般。

    ……

    我惊醒了过来,喘着粗气,刚才那是梦?太真实了,我后背已经被冷汗给打湿。

    我一看时间,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刚才那些蝴蝶,难道就是上官流云口中的大劫?如果真如梦中的那样,那也太恐怖了,那些蝴蝶是什么东西?鬼?妖?还是其他的?

    我心里刚想呢,突然我右手传出剧痛,跟针扎一样,疼得我感觉这只手快断了一般,我咬牙挽起袖子,一看右手,此时右手那黑色的煞气已经开始扩大了。

    艹,我整天过得太悠闲了,我右手好像已经开始严重了起来。

    我左手死死的抓住右手,咬牙躺在床上,过了整整十分钟,疼痛才逐渐减轻。

    原本这右手的煞气,我只是想随缘就可以了,感觉还有一年怎么也能找到僵尸血才对,但刚才这痛疼,我意识到,这件事情也不能拖延下去了。

    我洗漱了下,换了衣服,连忙就给洪卓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阿风,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洪卓在电话那边问道。

    “我感觉要出事了,你赶紧出来。”我说:“就在你租的那个房子见面吧,这件事情电话里面说不清楚的。”

    挂掉电话之后,我就跑出学校,打了个出租车,往蚂蝗梁坐去,我下车,走到洪卓家的时候,洪卓已经在家了,他还穿着一身白大褂呢,见我到了,就问我:“出什么事了啊,这么着急的叫我过来。”

    “昨天我遇到一个老头,他告诉我……”我把昨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开始给洪卓述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