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仙玉尘缘 > 第十四章 挑衅

第十四章 挑衅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林暮眉头一皱,身子往旁边一侧,让开道路,继续前行。

    马华源冷冷一笑,肥硕的身体稍稍移动,便再次挡住林暮去路。

    “林师弟,最近别来无恙啊。”马华源阴阴一笑。

    “不知有何见教?”林暮寒声问道。

    “也没啥事,就是好久不见,想和师弟亲近亲近。”马华源肥厚的手掌在林暮肩上连拍三下,一下比一下用力,林暮身子顿时一矮。

    林暮向后退开两步,冷冷道:“马华源,请你自重。”

    本来,在千羽剑门中,修为低的要喊修为高的为师兄,但此刻,林暮直呼其名,早已不将他看做同门。

    马华源面上一冷:“你敢直呼我的本名?太放肆了,我该教教你什么叫做低调!让你明白,不该惹的人不要惹!”

    话音刚落,马华源便立即双手掐诀,一个硕大的火球挟带着风声直向林暮面容飞来,周围温度瞬间升高。

    林暮忙扭身避开,火球呼啸着擦着面颊而过,猝不及防之下,林暮差点摔倒在地。躲过这波攻击,林暮才反应过来,之前他根本没有想到马华源竟然敢公然出手伤人。

    “你竟然视门规如无物,公然伤人。”林暮怒道。

    马华源装模作样扫视一下空荡荡的四周,笑道:“这周围又没人,可算不得公然伤人。最多只能算是你自己不小心,伤了自己,跟我可没有一点关系。”

    林暮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这马华源诚心是跟自己过不去。他私吞自己几瓶聚灵丹,还没找他算账,他却咄咄逼人,主动来找麻烦。

    只是自己还是从前那样,当个软柿子,任人揉捏吗?

    一味的忍让只会让他更加变本加厉,肆意侮辱。

    林暮不允许自己再如此懦弱。

    他决定抗争!

    冷哼一声,林暮左手掐诀,也是一团火焰砸去。

    第三层的《赤火术》!

    只是这《赤火术》本是种植术法,威力和低阶火系术法《火球术》还是略逊一筹。对于已经炼气七层的马华源来说,并没有太大威胁。

    马华源是木火土三系灵根,主修火系术法,尤其擅长《火球术》。

    望着向自己飞来的火球,马华源蔑视笑道:“不自量力。”

    手上却是一点不慢,一个比刚才更大的火球砸来,和林暮的火球在空中相撞。

    轰!

    火花四溅,两只火球同时破碎,消散在空中。

    不等林暮反应过来,又是一个巨大的火球砸来,火球在空中呼呼燃烧,炽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林暮不敢让火球近身,他那孱弱的身体显然无法承受这样的重击。

    林暮两手飞快掐诀,一个白色云团快速在身前形成,蒙蒙水汽稍稍挡住热浪。

    正是练习了千万遍的《碧水术》!

    火球一头扎入那直径超过两丈的云团,下一瞬间,又从云团里面飞出。

    原先人头大小的火球,在蕴满水汽的云团里面走了一遭,威力被消弱大半,只剩下拳头大小,速度也变缓不少。

    林暮轻轻转身,灵巧躲过。

    躲过这一击,林暮面上寒意更重。这马华源明显是欺负他修为低。

    炼气五层对上炼气七层,必败无疑。

    尽管水克火,水系术法对上火系术法,拥有一定优势。但那是在修为相差无几的情况下,现在这个情况,林暮显然处在绝对的下风。但他并不甘心认输,受人侮辱。

    见林暮接连两次躲过攻击,马华源面上冰冷,冷笑道:“想不到短短四个月不见,你竟然长本事了。但那又能如何?还不是废物一个。”

    林暮一言不发,双目冷视马华源。这个月,对他来说,的确是一个飞跃。

    林暮懒得再跟马华源废话,两手掐诀,又是一个《赤火术》向马华源飞去。

    马华源阴险笑道:“看你能猖狂几时,我灵力修为是你两倍有余,玩弄你就像玩弄一只蚂蚁,就让你看看我的火球三连发。”

    手中法诀不停,连续三个火球向林暮飞来,一个接一个,前后齐发!

    第一个火球和林暮的火球相抵消,消散在空中。

    后面两个仍然向林暮飞来,林暮不甘示弱,施展《碧水术》,一个大大的白色云团主动迎上。

    这个《碧水术》至少用去他的一半灵力!

    尽管修为不足,但他仍旧勉力支撑。

    两只火球同时没入云团之中,云团里面,白浪翻滚,雾气奔腾,一刹那功夫,火球在云团中爆炸,雨幕纷飞,地上潮湿一片。

    这时候,林暮不退反进,借着云团的掩护,俯身前冲。

    在云团爆炸之后,一柄金色的利剑骤然出现,直刺马华源的咽喉。

    凛然的杀气扑面而来,金色小剑几乎凝为实质,速度迅捷无比。

    《铸金术》!

    杀伤力最强的金系术法,第三层的《铸金术》!

    林暮这一击拼尽全身灵力,毫不留手,显然已经拼命。

    这招来得猝然,马华源事先根本没有料到,望着那急速飞来的金色小剑,心中一阵惊恐。

    他无暇多想,身体急急向后一仰,企图躲过这次攻击,但他的速度再快,也无法快过金色小剑的速度。

    虽然堪堪躲过咽喉要害,但那柄金色小剑毫不留情,直直刺入他的右胸,穿胸而过,金色小剑后力不减,将青石铺就的路面钻出一个细洞,方消弭无形。

    一击凑效!

    《铸金术》果然锋利无匹,所向披靡。

    马华源如同一只肥猪,砰地一声,重重向后倒地,不省人事。

    在倒下的那一瞬间,马华源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他怎么什么都会!

    林暮全身一阵虚脱,最后一记《铸金术》乃是他蓄势良久发出,耗尽他全身灵力。

    他知道自己体内灵力不能支撑多久,决定铤而走险,一击必杀!

    马华源若不倒地,此刻躺在地上的就是林暮。

    一切都没有如果,马华源没有想到林暮竟然如此全面,他一时大意,便被林暮击倒。

    这般打斗的响声,已经被人发现,远处有人前来探视。

    林暮全身酸软,动弹不得。

    马华源比他更惨,右胸破了一个小洞,鲜血汩汩流出,湿透整片衣襟。

    林暮本想再上前踹他两脚,狠狠出口气,只是浑身没力,只能作罢。

    这时,执法堂的内门弟子已经御剑飞来,林暮缓缓向后倒去,适时地昏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