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仙玉尘缘 > 第十五章 生死斗

第十五章 生死斗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千羽峰,千羽大殿中。

    罗辰满脸怒气地望着地上躺着的两个人。

    这两人如此放肆,竟然敢公然在门中斗殴。更令他觉得气愤的是,一位还受了重伤。

    简直不把门规放在眼里!

    更是没有把他这个执法堂首席大弟子放在眼里!

    罗辰是越想越气,对周围的执法堂弟子吼道:“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一众修为已达筑基期的内门弟子,噤若寒蝉,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执法堂中,罗辰修为已是筑基后期,在门中威严甚高,没有人敢在他气头上搭话,生怕引火上身。

    罗辰冰冷的目光在十几位执法堂弟子身上扫过,每扫过一个人,那人就慌忙低头,目光在地上游移不定。

    终于,有人顶不住压力,小声建议道:“将这两位弟子弄醒,分开盘问,肯定能知道缘由。”

    罗辰瞪了他一眼,深呼一口气,摆手道:“就照你说的办。”

    立马有两位弟子上前,将两人分开,分别带向大殿一旁的偏殿中。

    奇峰把林暮搬到隔壁偏殿,在他脸上滴下几滴清凉的水珠,林暮感觉脸上一凉,悠悠醒来。

    奇峰面上一喜,随即又板起面孔道:“我是执法堂的弟子,我且问你,你为何与人在门中斗殴,还将人打成重伤。”

    林暮刚刚醒转,听后心中凛然,执法堂的名号在千羽剑门如雷贯耳,无人不知。只要是犯错的弟子都会受到严厉的处罚,有些人甚至因此丧命。

    林暮没有多想,他心中早有说辞,实话实说道:“那马华源仗着自己是执事弟子,私吞我三个月的聚灵丹。我气愤不过,但奈何修为不如他,只好辞去杂役的差事,远离与他。但他咄咄逼人,找上门来,三番两次羞辱与我。今天在路上又挡住我的去路,率先向我出手。我没有办法,只能自保,却不成想,他太过大意,误伤了他。请执法弟子为我主持公道。”

    奇峰目不转睛地盯着林暮的面庞,发现他神色间没有什么变化,知道林暮所说应该不会有假。但他仍旧向前一步,逼问道:“你所说可是句句属实?若是有半句谎言,定不会轻饶你。”

    林暮忙道:“弟子所说,绝对句句属实,不敢有丝毫欺瞒。”

    这个时候,林暮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笃定自己所说一点不假,他修为刚刚炼气五层,马华源已经炼气七层,说是误伤,别人也不会怎么怀疑。

    奇峰沉吟道:“我暂且相信你,跟我来吧。罗辰师兄明察秋毫,定会为你主持公道。”

    林暮摇摇晃晃站起,头脑还有些眩晕,脚步虚浮,忽重忽轻,跟在奇峰后面,向千羽大殿中走去。

    来到千羽大殿,奇峰走到罗辰身边,小声讲述林暮所说的缘由,罗辰听后,没有立即表态。

    转身问林暮道:“你说的可是事实?”眼睛紧紧盯住林暮。

    林暮无视他的目光,抬头道:“确实如此,请师兄明察。”

    林暮的目光清澈,不像说假话的样子,罗辰收回目光,微微点头。

    过了片刻,马华源被人从旁边的偏殿抬出,胸口伤势已经包扎,不再继续流血。马华源看到林暮,一双眼睛里闪烁着狠毒的光芒,狠狠瞪着林暮。

    抬出马华源的弟子轻轻在罗辰耳边说了几句话,罗辰听后,神色猛然一变,面上浮起一层寒冰。

    罗辰俯视着躺在地上的马华源,厉声道:“马华源,你为何故意挑衅,提前出手伤人?”

    马华源身子一颤,满身肥肉摇晃,高声辩解道:“是他蔑视我在先,直呼我的本名。我看不过去,才想出手稍稍教训他一下。谁知这小子阴险无比,跟我来真的,出手把我打伤。我才是受害者啊,师兄要替我做主。”

    罗辰喝道:“还敢狡辩,那我再问你,你为何私吞林暮丹药?你居心何在?你这样的人配做别人师兄吗?”

    马华源额头渗出一阵冷汗,知道所做事情已经败露,但仍抵赖道:“我私吞他的丹药,他将我打伤,如此一来,我们就应该扯平了。”

    罗辰冷笑道:“好一副可恶嘴脸,明明是自己犯错,还百般抵赖。千羽剑门怎么会有你这样的败类,我不会轻饶你。”

    马华源一听,顾不得身上有伤,忙起身跪倒在地,哭求道:“请师兄饶命,念我是初犯,你就把我当成一个屁,放了我吧。”

    罗辰不为所动,寒声道:“马华源,你在门中欺负弱小,故意挑衅,引发事端,按照门规,当关禁闭三个月。另外,把你私吞的那三瓶聚灵丹,物归原主,立刻执行。”

    马华源如遭雷击,一屁股坐倒在地,三个月禁闭虽不严重,但也不轻。三个月时间,不得离开后山山洞半步,还要整日被冷风吹拂,每隔五日才会有人送上一餐,这对养尊处优的马华源来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马华源颤颤巍巍地从储物袋中取出三瓶聚灵丹,递给林暮,目光狠狠地盯着林暮,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林暮早已死了一万遍。

    林暮伸手接过三瓶聚灵丹,转过身去,不再看他一眼。

    罗辰冷冷道:“今天到此为止,以后若要再被我发现,决不轻饶。都各自去忙吧。”

    林暮忙点头答应,起身向殿外走去。

    这边,有人架着马华源,要将他送往后山,关三个月的禁闭。马华源看着林暮完好无损的走出千羽大殿,自己却身受重伤,私吞的三瓶聚灵丹也没有保住,心中怒火升腾。对着林暮喝道:“站住,我要跟你生死斗。”

    这话一出,千羽大殿顿时一静。

    生死斗,在千羽剑门很少见,却是解决矛盾的很好办法。许多弟子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但在门中不允许公然打斗。这时候,就会有人进行生死斗。生死斗,就是两人定下契约,不分胜负,只分生死,不死不休。

    没有深仇大恨,很少有人会进行生死斗。马华源睚眦必报,仗着自己修为高,誓要置林暮于死地。

    林暮生硬地停在大殿门口,犹豫着是否接受。

    不接受,就可以逃过一劫。但从此在门中会抬不起头来,没有人再看得起他,甚至进入筑基期,也不一定会被收为内门弟子。

    若是接受,则很有可能因此丧命。林暮觉得这样一点都不值。

    林暮转过身来,正想拒绝,马华源讽刺道:“你不敢了吧,我告诉你,你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如若不然,等我出来,宁愿被门规处置,也要杀你。”

    马华源这显然是破罐子破摔,根本不把这些执法堂弟子放在眼中。

    奇峰摇头示意林暮,让他不要接受。

    林暮看了他一眼,充满感激。但他知道,自己没有后路,望着马华源道:“好,我答应你。”

    听到林暮如此说,马华源哈哈大笑,自以为奸计得逞。一众执法堂弟子看着林暮,面带忧色。

    罗辰赞许地看着林暮,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生死斗,不论修为高低,在门中都是件大事。由执法堂作为裁判,在千羽大殿前的广场上进行。

    立马有执法堂的弟子拿出纸张,写下生死契约。马华源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蔑视般递给林暮。

    林暮接过生死契约,双手有些颤抖,但仍然坚定地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

    至此,生死契约已经签订,林暮和马华源将会不死不休。

    马华源哈哈大笑着被抬出千羽大殿,关闭在后山。

    林暮忧心忡忡地离开千羽峰,回到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