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仙玉尘缘 > 第二十一章 绝杀

第二十一章 绝杀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林暮望着呼啸着飞来的火球。

    心中异常冷静,不再去管那威力巨大的火球,手上的法诀迅速完成。

    下面众人一阵惊呼,林暮这是要干嘛?

    难道要同归于尽?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这个想法刚在大多数人的脑海里闪过,场上的局势瞬间风云变幻。

    漫天尘土倏然出现,台上变成灰蒙蒙一片。

    在灰尘漫天出现的前一刻,众人清清楚楚看到那个巨大的火球,当胸砸中林暮,然后就是隐隐约约看到林暮向后倒去。之后就被尘土遮住视线,再也看不出里面发生了什么。

    只有一些修为较高的弟子,实力超常,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似乎有一道金光闪过,然后一切都归于平静。

    古辰满脸紧张地盯着高台上的一切,但他无法看出里面的情况。他亲眼看见林暮被火球砸中,想来是凶多吉少。

    离高台很远的一处地方,两个女子也在远远观望。

    其中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容貌清秀,满脸紧张地询问身边的师姐:“师姐,你说他能活过来么?”

    师姐的面容被面纱挡住,看不真切,她摇摇头道:“我也看不清楚,希望他能够没事。”

    小姑娘显然对师姐的说法不满意,咕哝一声,不再理会师姐,全神贯注注视场中。

    弥漫的尘土缓缓降落,洒满一地。

    场上情况渐渐清晰。

    想象中的情况没有出现,失望的表情在人们的脸上凝固。

    马华源直挺挺地站在高台上面,满脸灰尘,看不出面部表情。倒在地上的是林暮,仰面倒在高台上,胸口的衣服已被燃烧殆尽。

    “果然还是没能躲过这一劫。”张若虚摇摇头,长叹道。

    古辰内心也有些难过,望着躺在高台上的林暮,默默不语。

    那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心地极其善良,默默流出泪来。

    旁边的师姐,心灵眼细,很快发现异常,对那小姑娘道:“先不要哭,他好像没有死。你看他的胸口还在跳动。”

    小姑娘顾不得擦干眼泪,忙向场中望去,只是泪水挡住视线,入眼一片模糊,看不清楚。她忙揉揉眼睛,这下终于看清,林暮的胸口仍在跳动,虽然很微弱,但仔细观察,就能看出。

    小姑娘破涕为笑:“他真的没死。”

    话音刚落,场上变故又生!

    原先直挺挺站在高台上的马华源,笔直地向后倒下,灰尘四起。

    有人眼尖,立马看出端倪,大叫道:“你看他的胸口,有鲜血流出。”

    众人得到提醒,全都看向马华源的胸口,果然,在他的胸口处,有鲜血正在汩汩流出。

    只不过这一次,是左胸!

    这个发现让人对场上形势摸不着头脑,到底是谁死了?

    死的人,毫无疑问,是马华源!

    他的左胸被金色利剑当胸穿过,穿透心脏,一命呜呼。

    当时的情况,对林暮来说,很危急。甚至可以说,是必死之局!

    林暮眼看无法躲过,决定舍命一拼。

    在火球还未击中他的时候,他手里的《厚土术》已经完成,并顺利释放出去。这个法诀,林暮一直都没有使用,马华源自然也没有料到。漫天尘土扑面而来,一下子挡住他的视线,他连忙闭上眼睛,只以为等尘埃散尽,就能亲手杀死林暮。

    只是,林暮在被火球击倒的瞬间,拼尽全力,再次施展出一个《铸金术》,一柄小巧精致的金色利剑以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向马华源飞去。

    林暮在释放出这个《铸金术》,即将倒下的瞬间,心里也无法确定,这柄金色利剑能否重创马华源。他只是凭着自己原先的感觉,向马华源的左胸射去。

    幸运显然站在他这一边,马华源站在原地一动未动,那柄金色利剑当胸穿过。

    马华源在临死前仍然保持着站立的姿势,眼睛想要睁开,但眼里全是尘土,睁开也什么都看不见。

    在众人惊讶地目光中,他直挺挺地倒下,毙命当场。

    至此,尘埃落定。

    但人们并没有散去,因为场上另一位当事人的生死,仍然紧紧牵动着他们的心。

    他的聪明睿智,他的勇敢无畏,在这场生死斗里,展现得淋漓尽致,给所有人都留下深刻印象。

    人们都不希望他就此死去,都大喊着:“快点救人,快点救人。”

    罗辰早已飞上前去,打开禁制,落在高台上面。

    十几位执法堂的弟子也围了上来。

    有两位将马华源抬出场外,在死亡之后,他被逐出门派,扔到荒山野岭里,为野兽果腹。

    剩下的人都将林暮围起来,小心查看着他的伤势。

    罗辰望着林暮被烧得通红的胸口,倒吸一口冷气!

    林暮的整片胸口都被烧伤,深达一寸有余,看上去触目惊心。这个伤势若想痊愈,至少要两月以上。

    罗辰吩咐身边的师弟道:“快点把清火丹拿来,外敷内服各一粒。”

    身边的执法堂弟子早有准备,拿出个红色小瓶,倒出两粒丹药,用水喂下林暮一粒,再将剩下的一粒磨成粉,均匀地洒在林暮的胸口。

    这个过程里,林暮没有任何反应,他早已昏迷过去。

    这次,是真的昏迷。

    将伤口处理好,罗辰开始安排善后工作。一面让执法堂弟子驱散围观的众多外门弟子,一面派人把林暮送回住处。

    奇峰主动承担这门差事,将林暮抱回他的小院。

    只是他在林暮的三间房屋里,竟然连一张床都没有找到。只在静室里,孤零零放着一个蒲团,此外,空无一物。

    奇峰恍然明白,林暮的修为为何能够进境神速,他的努力的确无人能比。

    他想起自己那张雕满花纹一丈多长的檀木大床,面上一阵羞愧。

    林暮的小院门口,围着一群人,他们都想看看林暮伤势如何。但由于奇峰在这里,都不敢进来。

    奇峰抱着林暮,对外面的人道:“谁有多余的床铺,弄一张过来。”

    这个问题可把众人难住,一般人都是只有一张床铺,谁会闲着弄两张床放在屋里。

    这时,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院外传来:“我有,用我的吧。”

    众人一看,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长得清秀可爱,都在心中叹道:“受伤的为什么不是我?”

    有人认出她来,打趣道:“云梦师妹,是不是看上林暮师弟了?”

    云梦小脸一红,害羞道:“莫要胡说,没有的事。”

    众人哈哈大笑,都明白过来。但好在看她面皮薄,不再打趣她。

    奇峰也笑了,故意道:“林暮师弟,身受重伤,没人照顾可不行。”

    云梦不知上当,一口答应下来:“我来吧。”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云梦明白过来,害羞得小脸一阵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