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仙玉尘缘 > 第四十五章 略胜一筹

第四十五章 略胜一筹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许松站在林暮对面。

    白衣飘飘,神采俊逸。

    光罩外面,围着许多弟子观看,以女弟子居多。

    由于禁制有隔音效果,林暮无法听到外面的人在说着什么。但从她们看许松的兴奋表情,林暮知道,她们都是来给许松加油助威的。

    林暮内心苦笑,第一场比试就碰上这么个对手,真是棘手。

    许松抱拳行礼,微笑道:“初次比试,还望师兄不吝赐教。”

    他早已见识过林暮的风采,林暮和马华源的那场生死斗,他也曾观看过,心中对林暮印象极深。比试之前,他以为赢下第一场很容易,去没想到,运气不好,居然碰到林暮。但他也不会轻易认输,多年的苦修,令他充满自信。

    林暮微笑回礼:“师弟不用过于自谦,比试尚未开始,胜负还不好说。”

    “那就要比过才能知晓。”许松笑道。

    话音刚落,许松就快速掐诀,一个水箭瞬间在手上形成!

    许松法诀一松,喝道:“接招。”

    一柄锋利的水箭夹带着风声呼啸向林暮飞来。

    水系低阶术法《水箭术》!

    林暮的策略是以不变应万变,早在许松施展《水箭术》时,林暮就已悄悄施展出《御风术》。

    见到水箭快速袭来,林暮快速往左移动两步,水箭几乎贴着林暮的衣服,向后砸去,一头扎在透明的光罩上面。

    光罩仅仅泛起一层涟漪,水箭便被化解,消弭无形。

    灵寂期修者的禁制,果然不可小觑。

    林暮脚下迅速,手上亦是不停,两手快速掐诀,施展《赤火术》,释放出一个巨大火球。

    火球带着炙热的气息向许松砸去。

    许松的策略和林暮完全不同,这一次,他决定以硬碰硬。

    水克火,他并不吃亏。

    一个水弹迅速出现在他的手上,望着飞来的火球,许松猛然释放出手上的水弹。

    又是水系低阶术法,《水弹术》!

    水弹和火球在空中相遇,水火不容。

    轰!

    火球熄灭,水花四溅!

    禁制外面的女弟子们,一阵兴奋,手舞足蹈,欢呼雀跃。

    水系单灵根?

    许松接连使出两个水系术法,其他的术法均未施展,林暮无法确定他是只会水系术法,还是故意隐藏实力。

    两人一攻一守,各自出手一次,看似不相上下。

    试探到此结束,林暮决定放开手脚,真正开始比试。

    林暮的攻击术法中,杀伤力较大的就是《赤火术》和《铸金术》。

    《赤火术》没有凑效,林暮立即施展《铸金术》。

    一柄锋利无比的金色小剑,无声无息向许松袭去,迅捷无比。

    面对这个杀伤极大地《铸金术》,许松不敢硬接。

    脚下却是无比迅速,身影一闪,一道幻影飘过,人已在一丈开外。

    金色小剑落空,打在禁制上面。

    叮!

    透明光罩被顶出一个小包,又迅速恢复原样。

    许松一阵心悸,这金色小剑若是打中自己,身上定会被打出一个透明窟窿。

    林暮心中却是一喜,这一招《铸金术》,果然让他逼出许松的防御手段。

    《神行术》!

    刚刚许松施展的绝对是《神行术》!

    林暮虽然并未练习过《神行术》,但他曾大致读过《神行术》的玉简。林暮练习的《御风术》绝对没有这么快的速度。

    刚刚许松在快速移动时,带起的那一阵幻影,令林暮也很是羡慕。

    林暮手下不停,在许松身形未稳之际,猛然施展出一个《厚土术》。

    尘土弥漫,周围顿时灰蒙蒙一片,眼前也是一阵模糊,看不真切。

    外面的女弟子们一阵惊呼,这一招,她们记忆极为深刻。在生死斗时,林暮就是在最后时刻,用漫天尘土迷惑马华源的视线,然后用《铸金术》一击必杀。

    此刻林暮再次施展出来,她们不由一阵担心。

    尽管知道比试时,不能伤人性命,但她们还是为许松暗捏一把汗。

    果不其然!

    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在灰暗中,一道刺目金光一闪而逝,烟尘滚滚,谁也不知禁制中发生了什么。

    烟尘散去,场中又恢复清明。

    女弟子们一阵欢呼,许松这次并未受到伤害,依然完好无损。

    但情况也不乐观,只见许松全身狼狈,灰头土脸,衣服也被《铸金术》刺出一个大洞。

    许松一阵后怕,那柄金色小剑擦着他的胸口飞过,那一瞬间,他甚至察觉到死亡的气息。但他非常幸运,在金光出现的那一瞬间,他猛然侧身,堪堪避过这记杀招。但也吓出一身冷汗。

    林暮全身整洁如新,犹如闲庭信步般,站在许松的对面。

    刚才那一招,他已手下留情,在他的精密控制下,金色小剑以差之毫厘的惊险距离,从许松胸前擦过。

    在林暮的小心控制下,胜利的天平已经向这边倾斜。

    但许松并不甘心立即认输,他还有许多术法未曾施展。

    刚刚的那一招虽然异常凶险,但在他看来,幸运还是站在自己这边。在比试尚未结束之前,他不能认输。

    当着这么多女弟子的面,他未曾占得一丝上风,处处被林暮压制,令他很没面子。

    即便是输,也要输得漂亮!

    许松挺直身子,目光中透露出一股坚定。

    双手不停变幻,在胸前形成阵阵幻影。

    林暮心中一凛,知道许松想要最后一搏。

    他眼也不眨,盯着许松手上的动作。

    许松手中法诀尚未施展完成,脚下却开始移动,脚步越来越快,围着林暮绕圈,林暮开始还能跟上他的步伐,慢慢转身。但《神行术》在地上的速度要略胜《御风术》一筹,许松很快变为一道幻影,在林暮周周绕着圈子。

    林暮眼花缭乱,许松的快速移动让他无所适从,不知从何下手。

    正犹豫间,一个水弹扑面打来,林暮忙侧身躲过。

    身形还未站稳,又是一个水弹,这一次,却是从另外一个地方。

    许松在林暮身周已经形成一道幻影,林暮根本无法猜出他的具体所在。

    但他知道,许松这样快速移动,形成一圈幻影,让人无人察觉他的所在,但这个方法极为消耗灵力,必定不能长久。

    只要躲过这一波攻击,林暮就能立马反击。

    林暮心思一动,知道随着许松转圈并不明智,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滋味一点也不好受。

    《神行术》的快速,许松已让林暮见识到。

    林暮也想让许松见识一下《御风术》的灵活多变。

    面对照面打来的水弹,林暮身形迅速飘起,升到半空。在林暮的升腾过程中,又有接连两道水弹打来。

    这个场景,林暮有些似曾相识,和当初马华源的《火球术》四连发,有异曲同工之妙。

    林暮一下在刚腾空时,就躲过了第二道水弹。

    许松也已发现林暮的变招,所以第三、第四道水弹全都调整方向,向空中打来。

    林暮在空中的移动速度不如在地上,只能堪堪躲过第三道水弹。

    但第四道,却避无可避。

    林暮这时心中一紧,若是被水弹打到,虽不会受重伤,但定会被从空中打落下来。

    到时,许松只需在林暮下落时,发出一道水箭,就能让林暮身受重伤,失败收场。

    林暮知道不拿出真正的实力,这场比试很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人在空中,林暮施展出《赤火术》,一个火球迎向水弹,两者在半空相遇,一声暴响,炸裂开来。

    林暮的身形再次拔高,手上亦是产生一阵幻影,然后连续三个火球从他手上飞出。

    许松在地上仍在快速移动,如同幻影。

    一般人根本无从下手。

    林暮却微微一笑,三个火球分作三个方向,将那一圈幻影分成三处。

    许松快速移动的身影顿时静止,差点自己一头撞在火球上面。

    但令他诧异地是,在他面前的那个火球并未打到地上,而是直冲他的胸口袭来。

    他脑中还来不急联想什么,便被火球一下打倒在地。

    林暮忙控制火球的走向,火球往旁边一偏,并未伤及他的身体。

    许松的衣衫被烧破少许,整个人跌倒在地,狼狈不堪。

    林暮施展《御风术》,落下地来,忙上前扶起许松。

    “师弟还好吧,我一时出手不慎,还请见谅。”林暮一脸歉意道。

    许松摇头苦笑道:“我认输了。你的术法太过古怪,令人防不胜防。”

    这时,罗通收去禁制,大声宣布道:“这一场,林暮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