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仙玉尘缘 > 第四十八章 蓄谋

第四十八章 蓄谋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东峰,慕青住处。

    静室里弥漫着一股醉人的檀香,烟雾飘渺,两人的面容在烟雾中若隐若现。

    张若虚悠悠道:“多年的夙愿,如今总算是完成筑基。我又能多苟延残喘几年。”

    这话说得极为伤感,但张若虚面上表情和言语不符,语气中却透露出丝丝兴奋。

    “这次能够筑基,林暮功不可没,若不是他帮忙炼制聚灵丹,我们不会如此轻易就能筑基成功。”慕青笑道:“我听说这次共有十八人冲击筑基,但算上我们两个,也不过六人成功。真是上天眷顾,让我们一次就能成功。”

    张若虚面色一变,冷笑一声。

    “筑基又如何?门中剩下的十八枚筑基丹被我们瓜分一空,引得掌门震怒,竟然让我们去迷雾林狩妖。这分明是让我们前去送死!我就知道那几个老家伙不是好东西,轻易不会善罢甘休。”张若虚咬牙切齿道。

    慕青劝道:“但总比去采药强。狩妖虽然风险甚大,但至少有本门真传弟子跟随,只要在迷雾林中,不要过分深入,生还的机会极大。若是在这期间,能够成功祭炼一件法器,遇上那些妖兽,倒也不惧。”

    “哼!”张若虚怒道:“说得是不错。但如何才能能得到一件法器?下品法器根本不够瞧,一件中品法器至少要数百块下品灵石。为了冲击筑基,我们的灵石早已消耗殆尽,现在是一贫如洗。别说中品法器,就是下品法器,也很难买到一件。”

    慕青也是一叹:“明天就要出发去迷雾林,此去当真是凶多吉少。眼下毫无办法,若实在不行,我就牺牲色相吧。”

    张若虚一震,满脸怒火道:“不到万不得已,我绝不允许你牺牲色相!”他声音略微一缓:“我留着你,另有重用,但不是现在。”

    慕青坐在桌旁,默不作声,不知在想些什么。

    张若虚眸子里闪过一丝暴戾,低沉道:“我记得上次你让林暮炼丹,好像是给了他六百块灵石。原先是有求于他,如今我们都已筑基,这人留着也无大用。而且,我对他身上的秘密也很感兴趣。今晚,我们就对他下手。”

    慕青眼中闪过一丝不忍,轻声道:“这么快就动手,不如再等等吧。他现在正在参加门内大比,若是突然消失,定会引起很多人怀疑。”

    张若虚沉吟片刻,幽幽道:“现在下手的确不妥。但以我观测,此子心性不凡,假以时日,必凌驾在我等之上,若不早日动手,恐怕迟则生变。若是他在这次大比中,突然爆发,成为前十,甚至是前五,到时,门中长老定然会重视他,那我们就无法下手了。所以,现在动手,势在必行!”

    这话说得斩钉截铁,不容慕青抗拒。

    慕青坐在桌旁,挣扎片刻,还是缓缓点头。

    张若虚面上露出满意之色,慕青的挣扎他已习以为常,这些年来,死在他们两人手下之人,已不下十人。

    每次慕青都要挣扎一番,但最终还是会同意自己的想法。

    这次也不会例外!

    见慕青同意,张若虚露出笑意道:“我知道你心里不忍,好在这次实力悬殊,我胜券在握,不需要你出手,你只需约他出来即可,我自己去对付他。”

    慕青轻轻点头,算是答应。

    黑夜降临,张若虚顺着夜色悄悄离去。

    西峰小院。

    林暮仍和往常一样,在努力练习术法。

    随着对术法的练习愈加深入,林暮对术法的感悟也在不断增强。

    同样的低阶术法,在不同的人手中施展出来,效果大相径庭。

    有些天资聪颖之人,甚至可以根据自身特点,对术法进行微调,让术法达到和自身完美契合的地步。

    许松的幻影圆弧正是在《神行术》的基础上,加以改进,最终达到令人很难防范的境地。

    这样的顿悟可遇而不可及。

    术法在修真界,经过数万年的演变,已经形成相对稳定的体系。

    想要在此基础上再行改进,甚至进行微调,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但术法终究还是人创造出来的,有些高阶修者,闲来无事,也会创造出一些低阶术法,供低阶修者学习。

    这样的事情,毕竟只是少数。

    和许松一战之后,林暮受到启发,也想根据自身的特性,对自己的术法做些微调。

    只是一直都不得其门,丝毫没有进展。

    《碧水术》是林暮运用最多的法诀,如今第四层的《碧水术》,仅仅用来施雨已经是大材小用。

    但林暮也想不出如何改进,浓郁的云团如同一团白雾,覆盖林暮身周三丈范围左右。这云团并无任何攻击力,甚至在防御方面,也只对《火球术》有些作用。

    在比试中,林暮很少使用《碧水术》对敌,主要就是因为这点。

    和水系术法《水箭术》相比,在攻击力上,《碧水术》是大大不如,甚至和《水弹术》相比,也大为逊色。

    林暮当初之所以选择学习《碧水术》,就是因为其上手容易,三五天就能入门。不像其他术法,练习三五月才能略有所成。

    但如今看来,当初的目光还是不够长远。

    但也没有办法,那时他身家贫瘠,根本无力去购买那些正宗低阶术法,只能买相对便宜许多的种植术法。

    低阶术法因为其威力的不同,价格不一,一枚记录《水箭术》的玉简,所需灵石至少是《水弹术》的两倍。

    而且,《水箭术》的学习难度也要远远大于《水弹术》。

    林暮现在正是处在一个瓶颈期。

    短时间内,他根本无法去学习其他术法。而自己学习的《基础五行术法》,也只记录了前三层的内容,之后的境界全无半点描述。

    林暮相信,若是时间充足,学习其他术法同样是个不错的选择。

    若是能够购买到《基础五行术法》后面的内容,自然不必再如此苦恼。

    只是他早已在藏经阁中留意,但并未发现相关的玉简。

    林暮猜测,要么是千羽剑门在这方面,没有更深入的玉简。这也很正常,千羽剑门是剑修门派,侧重点在剑诀上,对术法并不很热心。要么就是,更深层的玉简,都已放到藏经阁二楼,需要达到筑基之后,才能进入。

    对术法的研究告一段落,林暮毫无进展。

    但也并不是一无所得,至少在术法的应用上,林暮又精进不少。

    如今施展《碧水术》,是轻松自如,信手拈来。

    林暮信手掐诀,一团白茫茫的迷雾弥漫院中,将他围在其中,但并未沾湿他的衣衫。

    雾气散去,院中重又恢复清明。

    月色已经升起,院中一片明亮。

    倏然!

    一道纸符不知从何处飞来,停在林暮面前。

    传音符?林暮一阵诧异。

    林暮以前从未收到过这种纸符,但听说这种传音符,价值不菲,最便宜的也需要一块下品灵石。不是身家非常丰厚的人,根本不会用这种纸符。

    这枚纸符是用粉红色的便笺制成,和一般纸符完全不同,林暮估计,至少在三块下品灵石以上。

    是谁如此奢侈?

    林暮朝里输入一阵灵力,纸符一阵摇晃,一道声音便从纸符中传出。

    “师弟莫要惊奇,我是慕青。有些事想告知与你。”声音清脆悦耳,纸符中传出的正是慕青的声音。

    林暮不由奇怪,何事不能当面细说,竟还要用纸符传音,未免太过奢侈。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林暮忙凝神细听,想要知道慕青到底想说些什么。

    “呵呵。”慕青笑道:“多谢师弟上次帮忙炼丹,我想你也已猜到,我已筑基成功。为感谢师弟,我想向你透露一个消息,这个消息很重要,关乎到你的生死,还有筑基丹的获得。上次我已告诉你一些,关于采药的梗概,但并未细说。现在我已筑基,自然可以对你详说一番。掌门之所以要进行门内大比,是要选出五人,前去一处险地采药。但事情并不是这样简单,据我所知,去那里采药的人,不下百人,全都是各门各派的精英弟子,稍有不慎,就会殒命当场。我之所以如此迫切筑基,正是想躲过这次灾难。”

    慕青停顿一下,接着道:“但由于提前筑基,这件事已被掌门知晓,他极为愤怒,责令我们这六人前去迷雾林狩妖。迷雾林的凶险,想必你也听说过一二,这一去,也不知能否回转。”说到这,她一阵悲伤。

    “明天就要出发,在出发前,我不便再出来见人。所以,请你到望云峰一趟,我有些东西要交给你,其中就有筑基丹的丹方。到时,我再对你细说,采药之行的事情。今夜子时,不见不散。”

    说到这里,纸符无风自燃,化为一层灰烬,从半空飘落。

    望云峰?林暮微微一笑。

    慕青选的地方的确很偏僻,不易被人察觉。望云峰和西峰离得极远,那里荒无人烟,若是步行,至少要一个时辰方能到达。施展《御风术》的话,则可以快上不少。

    好人果然有好报!

    没想到帮她炼丹之后,还有这个意外收获。

    筑基丹的丹方,更是让林暮心痒难耐。

    半夜时分,林暮便悄悄出门,向望云峰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