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仙玉尘缘 > 第五十三章 高歌猛进

第五十三章 高歌猛进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灵光一闪,禁制隐去。

    罗通收去禁制,高声宣布:“这一场,林暮胜。”

    林暮对贡祥笑道:“多谢师兄承让,我胜得实在是侥幸。”

    贡祥心仍在怦怦直跳,冷汗早已湿透后背,望向林暮的目光有些惊惧,也有些许感激。

    “师弟实力强横无比,理应赢得这场比试。”贡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罗通宣布完结果,对两人微笑示意。目光在林暮身上停留片刻,点点头,飘然离去。

    林暮和贡祥两人忙低头行礼,恭送罗通。

    待罗通走远,贡祥转过身来,对林暮笑道:“下场比试在五天后,我在此预祝师弟,下次还能顺利晋级。”

    林暮微微一笑:“我尽力而为,争取不负师兄重望。”

    两人又小聊片刻,方相互告辞离去。

    林暮离开千羽峰,回到西峰小院。

    进入静室后,林暮直接进入旋月空间。

    旋月空间里面的灵草早已成熟,弥漫的药香让林暮充满喜悦。

    这又是一次丰收。

    林暮整整用去一天时间,方把这些灵草采集完毕。

    六亩灵草全是炼制聚灵丹的那八种灵草,林暮这次共配制出一千二百多份材料,和上次的五百份加起来,共是一千七百多份。

    若是炼制成聚灵丹,以林暮的成功率,足足可以炼出一千三百瓶以上。

    林暮眸子里喜意甚浓,用地灵锄重新翻垦一遍灵田,再次种植一千二百份。

    忙完这一切,林暮方放松下来。

    现在,他开始考虑张若虚的问题。

    更准确地说,是考虑如何杀死张若虚的问题。

    张若虚心黑手辣,欲要致林暮于死地,若不是林暮机敏,早已死在张若虚手下。

    这个梁子,已然结下,无法更改,两人已是不死不休。

    只是林暮如今刚刚炼气八层,实力不足,对上张若虚,仅仅能够自保。想要杀死他,希望渺茫。

    但也不是没有机会。

    和林暮激战后的第二天,张若虚等一干新筑基的弟子,就在掌门的授意下,被真传弟子带往迷雾林狩妖。

    狩妖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没有半年时间,休想回来。

    这就是林暮的机会,这段时间,足够他提高实力。

    林暮如今聚灵丹充足,想要冲击炼气十层巅峰,不过是时间问题。

    只要在大比中成为前五,得到筑基丹,成功筑基的希望极大。

    五场比试过后,林暮现在的排名已是排在前六十四,离目标已经越来越近。

    接下的比试,将会更加激烈。

    实力稍弱者,都被淘汰,剩下来的人,个个实力强大,都不是易与之辈。

    林暮不敢懈怠,剩余三天时间,每日都在院中苦练《铸金术》。

    第四层的《铸金术》,犀利无比,杀伤力远胜一般术法。

    林暮已经可以做到《铸金术》两连发,正在尝试练习《铸金术》三连发。每日的辛苦练习,让他对《铸金术》愈发熟悉,离成功已经不远。

    很快,比试的日子再次到来。

    林暮停下练习,洗漱一番,换身干净青色长袍,向千羽峰行去。

    千羽峰,要比以往更加热闹。

    林暮施展《御风术》,来到千羽峰。

    刚一落地,如潮的声浪向林暮耳朵袭来,几要将他淹没。

    林暮微微一笑,在角落站定,安心等待比试的开始。

    没过多久,内门弟子就开始在大殿前抽签,比试正式开始。

    比试进行到现在,只剩六十四人,五十个场地,一轮就能比完。

    林暮侧着耳朵,凝神细听。

    “三百八十一号廖泽。”男弟子朗声道。

    女弟子嗓音清脆甜美:“六百六十六号林暮。”

    第一场比试就有林暮。

    林暮微微一笑,起身向一号场地走去。

    林暮进入场地时,廖泽早已在对面站好。见林暮进来,廖泽忙对他点头微笑,林暮微笑还礼。

    真传弟子梁齐对两人轻轻点头,示意比试开始。随即布下禁制,将两人罩在其中。

    林暮细细打量,他早已看出廖泽的修为,和自己一样,都是炼气八层。

    炼气八层修者,能走到现在,要么是极其幸运,遇到的对手都不强;要么就是实力超群,难逢对手。

    廖泽恰恰是后者。

    进入千羽剑门已经六年,廖泽的修为虽然才刚刚炼气八层,但实力绝对不差。

    一手犀利的金系术法,令人侧目。和他对敌之人,多是败在他的金系术法之下。

    林暮和人对敌多次,已有经验,也不废话,上来就是一个《铸金术》,一柄金色小剑飞出,直直向廖泽射去。

    与人对敌方面,廖泽从不落人下风。

    双手掐诀,一柄金光闪烁的尖利小琢直奔林暮而来,和金色小剑针锋相对。

    《金刚琢》!

    金系低阶术法,威力非同一般。

    “叮”!

    针尖对麦芒!

    尖利小琢和金色小剑在猛然相遇,金色光芒一闪,两者纷纷崩碎,金星四射。

    难分伯仲,不相上下。

    廖泽冷哼一声,手上不停,又是一柄尖利小琢袭来。

    林暮眼中光芒一闪,手上如织,一连三个火球喷发而出,向尖利小琢射去。

    《赤火术》三连发!

    尖利小琢威力果然非同凡响,一下刺穿第一个火球,但之后两个火球接连飞来。

    轰!

    三个火球全都炸裂,火星四冒。

    廖泽一阵喜悦,这下终于占得先机。

    但笑容刚刚出现,便在脸上凝固。

    尖利小琢化为一滩金水,从空中坠落,犀利散去,威力不再。

    火克金!

    场边的梁齐面上露出一抹赞许之色,林暮的术法灵活多变,不拘泥于固定招式。

    随即应变,方为上策。

    原本平平无奇的《赤火术》,却恰恰是金系术法的克星。

    廖泽脸色一阵难看。

    如此一来,他攻击力再强大,打不到对手,也是白搭。

    两人势必会陷入灵力的对拼中,谁先灵力不支,谁就将落在下风。

    这将是一场耗时又耗力的比试。廖泽心中一叹。

    正在这时,场上变化突起。

    林暮不再防御,开始主动出击。

    双手舞动,带有一种莫名的韵律,两道金色小剑飞速向廖泽射去。

    《铸金术》两连发!

    廖泽心中一凛,但也毫无惧色,手上法诀连挥,同样是《金刚琢》两连发。

    第一道金色小剑和第一柄尖利小琢猛然相撞,金片纷飞,化为碎屑。

    廖泽心中一松,果然和自己预想的一样,这场比试,势必要陷入消耗战。

    但他很快惊讶发现,事情并不如自己预想的那般。

    在自己的尖利小琢即将碰上金色小剑时,那道金色小剑竟然猛然在空中发生偏转,在廖泽的注视下,拐出一个漂亮的弧度,直直向廖泽射来。

    金色小剑的速度极快,第一下没有挡住,廖泽再也没有缓冲时间躲避。

    林暮却早有准备,在尖利小琢及体之前,施展《御风术》,往旁边一飘,轻巧躲过尖利小琢的袭击。

    廖泽却没有那么幸运,金色小剑的突然转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他根本做不出别的反应,身子往右一歪,躲过要害,想要让金色小剑射在左边胳膊上。

    然而令他意外的事情,再次发生。

    金色小剑又是一个偏转,直直向他的左胸当心射来。

    廖泽来不及反应,连忙向后弯腰躲避,身子已经完全扭曲,如同一个“之”字。

    当廖泽以为自己已经安全时,却惊讶地发现,金色小剑并未向后飞去,而是从半空直射下来,目标正是他的咽喉!

    廖泽的身体无法再度扭曲,身子往地上落去,踉跄倒地。

    金色小剑停留在他的咽喉,仅有一寸之遥,他全身冷汗直冒,忙高声喊道:“我认输。”

    林暮微微一笑,自从识海恢复以后,他发现自己的神识又增加不少,对术法的控制更加得心应手,收发由心。

    刚刚的危险状况,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下。

    法诀一松,金色小剑在空中散去。

    廖泽神色不定地从地上爬起,望向林暮的目光有些复杂。

    林暮竟然可以随意控制金色小剑的走向,在他看来,非常不可思议,这是中阶术法才有的特性。刚刚那道金色小剑虽然威力不凡,但和中阶术法相比,还是要逊色许多。

    他是如何做到的?廖泽脑海里一直存着这个疑问。

    但事关别人的隐秘,他也不好多问。

    梁齐撤去禁制宣布道:“这场比试,林暮胜。”

    林暮对梁齐和廖泽点头微笑,行礼过后,也不多说,匆匆告辞离去。

    时光如水,匆匆流逝。

    五天一晃即过,下场比试如期而至。

    林暮这次极为幸运,所遇对手,实力和名次不符,不堪一击。

    这人不过是炼气七层修为,却闯进三十二强。

    林暮开始还以为他有什么秘密杀招,出手间难免有些谨慎。

    但试探一番过后,发现这人最擅长的术法不过是《水箭术》,也只能做到两连发的程度。

    林暮方明白,这人一直都很幸运,所遇对手,实力都不强,全都被他涉险过关。

    但遇到林暮,他的幸运到此为止。

    林暮发现他的真正实力后,不再客气,连连两次《赤火术》三连发,将他打倒在地。

    赢下这场之后,林暮已经进入前十六名。

    只要再赢一场,就能进入最终的决战。

    胜部的前十一名,就将在这十六位弟子中选出。

    这十六位弟子,按照比试规则,先是选出胜利的八位,进入最终的前十一名。

    剩余的三个名额,就由失败的那八位弟子去争夺。

    比试进行到现在,前十六名中,炼气十层修者占去八位,炼气九层占去七位,炼气八层修者,林暮是唯一的一位。

    每一个人都很强大,林暮自然不想失败,去和那八个失败者争夺三个名额,那样风险太大。

    对下一场比试,林暮是势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