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仙玉尘缘 > 第七十一章 碧渊潭

第七十一章 碧渊潭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火龙草如同火焰一般,让人看着心花怒放。

    林暮对灵草灵药的了解,要胜过一般人许多。

    早在来火龙谷之前,林暮便细细研究了一番《灵药图谱》,将里面记载的大多数灵药都熟记于心,这时正好能派上用场。

    《灵药图谱》中记载,这火龙草虽是三品灵药,品阶并不太高,但极为珍稀,价值却胜过许多四品灵药。

    三品以上灵药和一品、二品灵草不同,一品、二品灵草,三四个月就能成熟入药,但三品灵药的成熟期至少在三年以上。

    这火龙草的成熟期更是超过一般三品灵药,须得十年以上方能成熟。

    而且,火龙草的年份越长,炼制出的筑基丹药效越好,成功筑基的可能性就越大。

    这一大片火龙草,至少在五百株以上,林暮估计成熟的有三百株左右。其中有一百株左右,红得异常鲜艳,林暮初步估计,至少是三十年以上的灵药。

    还有一百多株火龙草年份在十年以下,还未完全成熟,不可用来炼丹。

    三百株火龙草!

    若是炼制成筑基丹,足够一个中等门派维持五十年的传承。

    千羽剑门每年筑基之人也不过一两人,这三百株火龙草是绰绰有余。

    林暮身形落在碧渊潭边,正要上前采集,却猛然收回脚步。

    周围太过安静,安静得有些诡异,让林暮生出警觉。

    林暮猛然想起,在自己之前,早有数十人进来,那些人如今都在哪里?是在别的地方采药,还是在此处埋伏?

    这些火龙草就是最好的陷阱!

    林暮忙躲在一株大树后,然后施展《天眼术》向四周望去。

    周围静悄悄地,连一丝风都没有。在《天眼术》地扫视下,一切事物都无所遁形,全都清晰地出现在林暮眼中。

    在碧渊潭的岸边,一块大石后面,一道人影趴在石块上,几乎与石块融为一体,若不是林暮施展《天眼术》仔细观察,很难发现他的所在。在这人三丈远的后方,一株大树下,也藏着一位灰衣弟子。

    林暮心中一惊,暗暗庆幸自己小心,没有跌进陷阱中。

    若是这些人在自己采药时,突然从背后偷袭,自己肯定无法抵挡。

    这时候的打斗,和门内大比完全不同,门内大比不准伤人性命,这里却是无所不用其极,只求能够杀死对方。

    林暮不动声色,决定静观其变。小心施展着《隐身术》,身形和大树融为一体,旁人很难发现。

    片刻功夫,便又有一道人影从远处飞来。

    这人不过二十岁上下,和林暮相差无几,一身白袍,如同翩翩公子一般。

    白衣少年似是不经世故,眼见前方一大片火龙草,面上顿时露出喜意,忙飞奔上前,弯腰采集。

    白衣少年喜形于色,若是将这三百株火龙草全都采集走,定能在门中立下一份大功,掌门肯定会因此青睐于他,教他真正的剑诀和高阶心法。

    只是白衣少年的喜悦还未完全露出,手也只是刚刚碰到火龙草,笑容便在他脸上凝固。

    一柄赤红色的飞剑,从少年背后袭来,直直插入少年体内,从心口冒出,鲜血顺着剑尖喷出。

    白衣少年脸上满是不敢相信的神色,想努力回过头来,看看是谁将自己杀死,但他这临终前的愿望也无法实现,赤红色飞剑迅速从他体内倒退飞回,飞剑刚一离体,少年便向前倒下,一命呜呼。

    林暮心中一阵胆寒,刚刚的景象全都清晰地被他看到。

    只是这柄飞剑却不是来自旁边大石后面之人,也不是大树后面之人,而是在不远处的草丛中!

    第三个人!

    除去林暮之外,至少还有三人在伺机偷袭。说不定会更多,甚至远远超出三人。林暮施展《天眼术》,向那片草丛望去,但入眼之处,皆是两尺多高的杂草,根本无法看出任何端倪。

    林暮内心泛起一阵冷意,刚刚若不是自己小心,差点就步入这少年的后尘。

    刚刚那一道赤红色飞剑来得太过迅速,无声无息,少年在毫无反应之下,被一剑穿心,当场毙命。

    红色飞剑,一闪即逝。只是林暮却觉得那柄飞剑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碧渊潭周围顿时又陷入沉寂之中,气氛有些诡异。

    周围异常安静,连虫鸣声也听不到。

    盏茶功夫,便又有一道人影从远处飞来。

    这人一身青袍,看上去三十岁上下,面色沉稳,一点也不急躁。

    见到这一大片火龙草,青袍人也是面上一喜,但他很快发现扑倒在火龙草中的白衣少年,白衣少年的鲜血已经染红了一大片土地,和火红的火龙草一般无二。

    青袍人神色一动,也立即找棵大树,在后面躲起来。只是他似乎并未学过《隐身术》,只要旁人细心观察,就能发现他的所在。

    林暮以为这人也会和刚刚的自己一样,在大树后面躲下,但他很快发现自己的猜测完全错误。

    那人的身影刚刚在大树后面站稳,心神稍一放松之际,那道赤红色的飞剑便再次悄无声息从背后袭去,这人神识倒还算是敏锐,在飞剑即将之体之际,察觉到危险,迅速移动身形,堪堪避过要害,飞剑一下刺入他的左边肩膀,顿时血流如注。

    青袍人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势,一拍储物袋,一柄绿色飞剑飞出,迅速后面袭去。红色飞剑一击不中,迅速后退,想要梅开二度,但他的打算落空,正好碰到青袍人的绿色小剑。

    绿色飞剑立即纠缠住红色飞剑,两柄飞剑在青袍人身前纠缠不休,但过不片刻,绿色小剑便渐渐不支,眼见无法再抵挡住红色飞剑。

    林暮也看出端倪,青袍人本已受伤,就落在下风,祭出的绿色飞剑也不过是中品法器,那柄犀利的红色飞剑却是一件上品法器。

    上品法器的威力在炼气期修者手中,虽然无法完全发挥出来,但威力也要超出中品法器良多。

    绿色小剑节节败退,红色飞剑一点点向前移动,眼看就要打中青袍人的身体。

    但这时,青袍人的神色却是猛然一变,飞在空中的绿色小剑也突然不受控制,跌落下来。

    林暮大感诧异,不知何故,他忙仔细看去。惊讶地发现,不知何时,一柄青色的飞剑直直插入青袍人的后心。青色飞剑和青袍的颜色极为接近,若不是林暮心细,很难察觉。

    两人联手偷袭!

    林暮倒吸一口冷气,还未来得及感叹,青色飞剑和红色飞剑便都又倒退飞回。

    地上只留下青袍人的尸体,和跌落在一旁的绿色飞剑。

    林暮心里的寒意更甚三分,短短不到半个时辰,接连有两人死于非命。

    这次采药之行,已经蒙上一层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