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仙玉尘缘 > 第七十八章 怪石堆

第七十八章 怪石堆

    (吾读小说网 www.5du5.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林暮落在一块大石后面。

    面带笑容,正要上前采集,却猛然发现,一道水箭擦着自己头发向后面射去。

    水箭冰冷的杀意令林暮心中一惊。

    有人偷袭!林暮立即反应过来。

    林暮忙转过身来,发现身后立着一人,正在施展着一件防御法器抵挡掉那道水箭,看也未看自己一眼。

    这人对面,站着一位青袍年轻修者,正是刚刚施展《水箭术》之人。

    两人全都对自己视若无睹。

    林暮恍然明白过来,自己此刻还施展着《隐身术》,这两人并未学习《天眼术》,根本没有发现自己。

    原来早在自己之前,就有人抵达这里,并且发生争执。

    林暮忙闪身躲到大石后面,开始观察这两人的打斗,顺便准备做一做黄雀。

    这两人似乎都是小门派的弟子,而且是那种非常贫穷的门派,身上竟连一把飞剑都没有。发出《水箭术》的青袍年轻修者,操纵着一把黄色的伞状法器挡在身前,似乎和林暮的地罗伞极为相像。他对面的是一位中年修者,身前一面玄铁盾护着周身几处要害。

    叮!

    水箭打在盾牌上,便立即被盾牌挡下,化为一滩水渍。

    林暮的眼神一亮,这面玄铁盾虽然只是中品防御法器,但林暮一眼看出,这是一件金系法器。

    五行环如今正需要金系法器进阶。

    林暮偷偷躲在大石后面,开始等待这次打斗的结束,准备捡些便宜。

    但是两个时辰后,林暮开始为自己的决定后悔。

    这两人的打斗平淡无奇,完全没有任何新意,杀伤力也太低,两人全都完好无损,没有任何人受伤,就连灵力都控制在一个合理的程度,术法的施展速度都保持在相对平稳的频率上。

    林暮趴在大石上,昏昏欲睡,而打斗的两人仍在你来我往,斗得不亦乐乎。

    这两人都没有飞剑,穿青袍的修者主要靠《水箭术》攻击,中年修者的攻击力略胜一筹,他使用的是《金刚琢》。但两人的攻击力都微弱得可怜,根本无法破开对方中品法器的防御。

    两人你来我往,打了两个时辰,竟然是不分胜负。

    林暮早已等得心焦,正待跳出来,以一敌二,结果了他们两个,却不想有人抢在他的前面,从对面的一块大石后面跳出。

    又是一个黄雀!

    林暮暗暗庆幸,原来并不仅仅是自己一人想要等着捡便宜,抱着同样想法的还有旁人。

    跳出来的这位是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一脸彪悍,身上散发着狂野之气。

    大汉站在两人中间,满脸怒气,分别指着两人,破口大骂:“你们这是在打架么,像个娘们似的,老子在这大石后面趴了两个时辰,也没见你们打出个输赢,真是给男人丢脸。”

    两个正在认真打架的人,全都愕然停手,呆呆地望着络腮大汉。

    他们竟然没有发现大汉从何处跳出。

    大汉面红耳赤,气呼呼喘着粗气,显然是气得不轻。

    林暮也是一阵莞尔,差点笑趴在大石上面。

    “你们两个过来,让大爷教教你们什么是打架,连打架都不会,你们还好意思出来混。”络腮大汉对呆立原地的两人道。

    见两人站在原地,动也未动,大汉气急:“婆婆妈妈的,果然像两个娘们。你们不过来,我自己把你们拎过来。”

    说罢,也不见大汉施展任何术法,也未曾祭出飞剑,竟直直向其中的青袍弟子走去,大汉的速度奇快,来到青袍修者身边,一张大手抓着那人后背,就像拎着一只小鸡似的,将那人提了起来。

    青袍修者早在大汉近身之前,就连忙施展《水箭术》,只是他的水箭打在大汉的胳膊上,连块皮都没有擦破,大汉的胳膊上不过是多了道白印。

    林暮却是一惊,这位大汉竟然是一位炼体修者。

    而且在炼体方面的造诣很高,远远超过当初的傅山。

    大汉如法炮制,同样将那位中年修者夹在腋下,夹了过来。

    将两人丢在地上,大汉一把夺过两人的地罗伞和玄铁盾,骂道:“娘的,原先还以为你们会有后招,原来就是两个大草包。你们这样的人,也敢来火龙谷采药,天理难容啊。”大汉怒不可遏。

    大汉骂完之后,便施展拳脚,向两人身上砸去。

    斗大的拳头如同铁锤一般,乱七八糟在两人身上猛捶一通,大汉的炼体修为高得离谱,岂是两位身躯瘦弱的修者所能承受,两人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林暮听着内心连打寒颤,阵阵不忍。

    半柱香后,大汉对两个不成人形的肉团道:“这样才叫打架,懂了么?娘的,遇到你们真是晦气。”

    两个肉团在地上蠕动一番,似乎是在点头。

    大汉不再理会二人,直接奔到乱石堆中,开始采集火龙草。

    林暮顿时大惊失色。

    自己在此处连续等候两个多时辰,看了一场乏味的打斗,却一无所获。大汉跳出来,一通狠拳,不仅发泄了怒火,还能采集到火龙草。

    林暮心里一阵气闷,险些没喘过气来。

    他正要出来阻止大汉,有一道飞剑却早在他之前,向大汉的后背袭去。

    又是一柄赤红色的飞剑!

    林暮忙停住身形,准备观察好情况,再出手不迟。

    同时林暮也在庆幸,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自己之前,接连有两只黄雀跳出。也不知这周围到底藏着多少人,林暮反倒充满耐心,不再急于上前,开始细细观看场中的打斗。

    这新用出飞剑之人,是一位紫衣修者,二十岁上下,剑眉星目,容貌俊朗。

    红色飞剑在紫衣修者的操纵下,直直向络腮大汉射去。

    大汉见状不惊,不仅不闪身躲避,反而加快速度,迅速向紫衣修者冲来。

    紫衣修者气度悠闲,早在大汉奔到身边之前,便施展《御风术》冲天而起。

    与此同时,一阵金铁交鸣声传来,原来是紫衣修者的飞剑和大汉的胸脯相撞,一阵火花四溅后,大汉竟然安然无恙。

    但是,紫衣修者飞在空中,大汉也无法奈何与他。

    场面一时陷入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