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七章 别小看我家木兰

第七章 别小看我家木兰

    花木兰确实没有撒谎,她的喜好果然就是杀人,动不动就要喊打喊杀,她那一句“统统杀光”,把陶商也着实吓了一跳。

    虽然他也很讨厌这个对他嚣张的糜芳,恨不得把他一刀宰了,但这样一来等于彻底跟糜家结下血仇。

    要知道糜竺现在可是徐州别驾,自刘备以下最大的州官,若是陶商一激动杀了他弟弟,糜竺一怒之下不鼓动刘备把自己办了才怪。

    毕竟,糜芳只是出言不逊而已,罪不致死,就这么杀了他,于情于理反而会让陶商陷入被动。

    “哪里来的贱婢,竟然敢威胁本公子,你好大的胆子。”糜芳却是勃然大怒,他显然不知道花木兰的虚实,以为她只是陶商身边一婢女而已,这样低微的身份,还敢叫嚷着要杀他糜家兄妹,岂能不激怒他。

    花木兰眸中杀机迸射,剑已半出鞘,目光望向陶商,只等他一声下令就动手。

    陶商眼珠子转了几转,思绪飞转,忽然有了鬼主意,既能教训糜芳的出言不逊,又能塞住糜家的嘴巴。

    嘴角扬起一抹诡笑,陶商反身坐回首座,冷笑道:“糜公子既然这么看不起我家木兰,那咱们就打个赌如何?”

    “打赌?”糜芳一怔,目光不解。

    “我就让木兰跟你较量一下拳脚,如果你能羸了她,我陶商立刻解除跟你妹妹的婚约,从此咱们两家再无瓜葛。如果你输给了木兰,那就抱歉了,令妹注定要嫁给我陶商,你们就请回吧,这三百万钱也得给我留下,就当是你们糜家提前送来的嫁妆。怎样,糜二公子有没有这个胆量跟我赌上一赌?”陶商不紧不慢的道出了赌约。

    他这明摆着是要坑糜芳,就在刚才他已经用系统扫描过糜芳,武力值也就60,绝不是花木兰的对手。

    陶商就是要给糜芳挖个坑诱他跳,既能教训他出口恶气,又能拒绝了糜家退婚要求,让他们哑巴吃黄连,还能顺手捞到三百万急缺的军饷,一箭三雕。

    “好,这可是你说得,咱们一言为定,到时候你可别反悔。”糜芳想也不想,一口就应下了赌约。

    “二哥!”糜贞杏眼一瞪,“婚约大事,岂能用这般荒唐的方式解决,你怎可轻易答应。”

    糜芳却自信的笑道:“小妹你就放心吧,姓陶的他自己荒唐,跟我们何干,难道你对二哥还没有信心,还怕二哥打不过一个小小的贱婢不成?”

    糜贞顿时无话可说,狐疑的看向陶商,以她的冰雪聪明,虽然察觉到陶商突然提出这么外荒唐的赌约有些蹊跷,但又想不出可疑在何处,毕竟以自己兄长的武力,怎么可能打不过一个小小婢女。

    纵使狐疑,糜贞又对糜芳充满了信心,便不再阻拦。

    自信满满的糜芳便是走到大堂中央,挽起袖子,抬手向花木兰一指,一脸狂傲道:“小贱婢,本公子本是不屑于跟女人动手,谁叫你家主子拿你做赌,公子我今天就只好破一回例,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尊卑的小贱人。”

    “哼,武力值只有60的货,也敢跟我家木兰得瑟,糜芳,是你自己皮肉痒痒,怪不得我……”隗商嘴角讽笑一闪而过,向花木兰点头示意。

    花木兰会意,便将佩剑解下,赤手空拳的走向糜芳。

    糜芳浑然不知挨揍就在眼前,还用鼻孔朝向木兰,冷笑道:“我说小贱人,如果你不想揍打,现在跪下来求饶还来得及,就算你家主子输了,本公子怜香惜玉……”

    “玉你娘!”花木兰不等他说完,杏眼猛睁,一声清喝,身形如疾风般就扑了上去。

    糜芳没想到她竟敢先动手,且花木兰身法迅捷,未等他反应过来时,一袭柔躯已欺至他面前,紧握的一记小拳头,狠狠的就轰向了他的面门。

    砰!

    一声沉闷的重击,糜芳痛叫着向后退去,踉踉跄跄连着倒退出五步,情急中扶住堂柱,方才没有跌倒。

    吃痛的糜芳一摸脸,竟是摸到一手的血,鼻梁痛到要死,竟已被一拳打断。

    左右衙役们个个骇变,他们只知花木兰是县令的贴身婢女,却没想到这婢女竟然身负武艺,出手还这么重,一拳把糜家二公打到脸开花。

    糜贞也是花容微变,眸中闪过惊色,心底里悄然滋生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糜芳看着满手的鲜血,瞬间恼羞成怒,堂堂糜家二公子,自幼养尊处优,只有他揍别人的份,如今竟被一个婢女打断了鼻梁,这简直是他平生所受最大的羞辱。

    “小贱人,竟敢偷袭我!”怒不可遏的糜芳,歇厮底里的一声大啊,双拳挥出,向着花木兰反杀过去。

    直至现在,他还没有察觉花木兰的武力在他之上,自认为方才的失手,只是他疏于防备,被偷袭的缘故。

    花木兰俏影傲立,以一种不屑一顾的目光,冷视着糜芳扑将上来,没有丝毫忌惮之意。

    三步……

    两步……

    一步……

    糜芳狂扑而至,一对拳头挟着怒火,重重的轰向她的面门。

    咫尺瞬间,花木兰身儿陡然轻盈无比的一侧,以快到不可思议的身法避开,糜芳双拳打空,招式用老,身躯从她身边擦过,向前扑空过去。

    就在擦身而过的一刹那,花木兰右脚顺势伸出,糜芳脚下被一绊,身体立时失去平衡,木兰双拳再往他背上狠狠一磕,糜芳闷哼一声,整个人便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趴倒在了地上。

    “小贱人,你竟敢……”趴倒在地的糜芳,口中惊叫,挣扎着就想要爬起来。

    花木兰却哪还会给他机会,飞起一脚狠狠的踢在了糜芳脸上,这一脚力道何其之重,竟把他踢得张口狂喷一口鲜血,诺大的身躯更是平移三步,重重的撞在了石阶上。

    吐血的糜芳,瞬间被踢得晕头转向,还没有缓过神时,花木兰已飞身扑了上去,一顿疯狂的拳头脚踢,雨点般的拳脚,毫不留情的向着他周身召呼上去。

    “啊——啊——”

    整个大堂瞬间被惨叫声充斥,糜芳被打得是皮开肉绽,不知断了多少根骨头,竟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大堂中,所有人都看傻了,嗔目结舌的看着糜家二公子,被一个貌似柔弱的婢女摁在地上暴打。

    就连糜贞也目瞪口呆,眼看着自己二哥被捧得鼻青脸肿,惊愕到竟不知所措。

    “打得好,给我狠狠的揍他……”陶商看着飞扬跋扈的糜家二公子,被自己的女保镖暴揍,心里自然是大呼痛快,也不出手制止,只冷笑着,饶有兴致的欣赏。

    砰!砰!砰!

    沉重的拳头声,在大堂中回荡,糜芳已被打得浑身是血,残不忍睹。

    “住手,不要再打了,我们输了,我们愿赌服输,不要再打了!”糜贞终于回过神来,冲至阶前,向着陶商尖叫求饶。

    陶商气出得差不多了,也不想把糜芳打死,既然糜贞开口求饶,他便顺水推舟,喝止了花木兰。

    花木兰终于收了血淋淋的拳头,地上的糜芳已被打得昏死过去,浑身血肉模糊,看着就碜人。

    “真是暴力啊,我是不是得考虑下要不要娶她为妻,若是哪天惹她不高兴,对我动起家暴来……”看着糜芳的惨样,陶商都有点背后发毛。

    糜贞赶紧喝令家仆入内,将糜芳抬出去包扎救治。

    目送着二哥被抬走,糜贞暗松了一口气,回过身来,以一种充满怨意的目光盯向他,贝齿轻轻咬过朱唇,冷冷道:“陶公子,没想到你身边还藏有这样武艺了得的婢女,今天算是我们认栽,这三百万钱是你的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事情还不算完,我糜家绝不会受这份羞辱,告辞!”

    糜贞留下一句警告,拂袖转身,一袭倩影愤然离去。

    陶商知道,今天他算是得罪了糜家,不过他想夺回徐州,早晚避不了开罪糜家,今天能大出一口恶气,提升了花木兰的忠诚度,还羸了三百万钱,倒也算是值力。

    步入台阶,陶商把玩着黄灿灿的铜钱,口中喃喃道:“时间紧迫啊,现在将也有,军饷也有了,下一步就该招兵买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