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八章 悍敌来袭

第八章 悍敌来袭

    海西城外。

    糜家几十号人马,匆匆忙忙的出城,一个个生怕走慢一步,就会像他们的二公子一样,被陶商打成皮开肉绽。

    马车上,被裹得满身绷带,像木乃伊般的糜芳,尚自躺在那里昏昏不醒。

    “人人都说陶谦两个儿子平庸才能,尤其是长子陶商,既愚笨又软弱,今日一见,这陶商却狠辣奸滑,跟传闻中简直是天壤之别,难道他真是深藏不露……”糜贞手扶着车帘,望着渐渐远去的海西城,星眸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

    正神思时,原本昏睡的糜芳,终于苏醒了过来,糜贞大喜,长松了一口气,赶紧把他搀扶坐起来,亲自喂他水喝。

    半晌后,糜芳才彻底清醒过来,回想起先前自己挨揍之事,原本还虚弱的精神,瞬间变得亢怒无比,破口大骂道:“好你个陶商,竟然这么狠毒,把我打成这样,我若不杀了你,我就不配姓糜。”

    “二哥,你有伤在身,还是不要动怒了。”糜贞叹息一声,“这个陶商不一般,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没那么好对付,我们还是先回海西,再从长计较吧。”

    “有什么好计议的,这小子不识抬举,还这样羞辱我,我要是不杀了他,咱们糜家还怎么在徐州立足!”糜芳咆哮怒叫,彻底的被激怒,连糜贞的劝也不听。

    “那二哥打算怎么做?”糜贞秀眉暗凝。

    “怎么做,哼。”糜芳冷哼一声,目光透出阴冷的杀机,“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们糜家最厉害的武器就是钱,我就不信,用钱还买不要那小子的项上人头!”

    ……

    入夜,县府后堂中,已是酒香四溢,肉香弥漫。

    陶商今天高兴,糜家兄妹前脚一走,他后脚就在府中摆下酒宴,要痛痛快快的喝他一场来庆祝。

    “木兰,你今天给主公我出了口恶气,来,这杯主公我敬你,咱们干了。”陶商兴致大好,频频的举杯敬木兰。

    一方面他确实是感谢花木兰,二来他还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他想灌醉花木兰,然后再来个酒后乱性,趁机把生米煮成了熟饭,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

    花木兰虽然性格刚勇,但到底也还是女人,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想要征服她们的心,最简单粗鲁的手段就是先征服她们的身体。

    陶商相信,无论木兰有多刚烈,只要她的身体给了自己,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有意或是无意,她都会选择死心踏地的跟着自己,到时候还不是轻轻松松的就娶了她,完成联姻,忠诚度直接永久破百。

    时间紧迫,他没有多余的闲情,慢慢的升花木兰的忠诚度,必须在更大的挑战来临前,确保花木兰对自己百分之百的忠诚度。

    想法是好的,但结果却完全不按陶商的剧本走。

    花木兰不但能打,而且还能喝,几十杯酒下肚后,陶商自己都醉得站不稳,花木兰却面不改色心不跳,不见半分醉意。

    “主公,恕木兰直言,作为一个男人,你的酒量也太差了点,走吧,我扶你回房休息。”花木兰摇头叹息着,小胳膊轻轻一用力,便如小鸡似的把陶商轻轻提起,扶着他回往内室。

    “那么能打,动不动就要统统杀光,还这么能喝,到底是不是女人啊……”

    七分醉的陶商,嘴里嘟囔着,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被花木兰一路拖回了内室,很不温柔的放向了床榻。

    就在花木兰打算松手时,陶商突然挣扎了起来,双手猛的按向了她的肩膀,她冷不防被这么用力一推,脚下竟是站立不稳,仰面躺倒在了榻上。

    然后,跟着落下来的陶商,一张醉眼朦胧的脸,一头就扎入了花木兰那傲人的双峰中。

    瞬间,一阵软绵绵,香喷喷,就像是埋入了柔软却极具弹性的面团中的感觉,像触电般传遍全身。

    舒服……

    迷迷糊糊中,陶商的脑海中,瞬间迸出了这两个字。

    “嘀……系统扫描到花木兰感受到宿主情爱,获得仁爱点5个。”

    “什么情况,我把脸都贴她胸脯上了,她竟然没有发怒,还产生了仁爱点……”陶商一阵惊喜,却在酒精的作用下,来不及琢磨为什么,转眼已昏睡了过去。

    “主公,你做什么!”花木兰却轻声一喝,匆忙把陶商从自己身上推开,脸畔染起红晕,一跃而起就想逃离。

    走了几步,花木兰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看到陶商四仰八叉的躺在榻上,犹豫了片刻,轻轻一咬嘴唇,还是重新回到了榻边。

    这一次,她没有再那么粗鲁,而是难得温柔的把陶商扶平躺好,再给他盖好被子,深深的看过他一眼后,才转身默默离去。

    房门轻轻掩上,门外,响起了一声幽幽的叹息。

    ……

    “海贼来袭,禀报大人,海贼来袭——”

    一觉睡到午后的陶商,被门外下属慌张的叫声吵醒,瞬间无比清醒,从榻上一跃而起,匆匆的披挂衣甲,赶往了东门一线。

    闻讯的花木兰也率领五十余名县中乡兵,紧随其后赶到,指挥一众乡兵在城头一线布防。

    陶商举目远望,果然见数十条海船已经登陆,数以百计的海贼,蜂拥上岸,气势汹汹的向着海西县杀来。

    未多久,五百余海贼便杀至,于东门之外列阵,摆出一副攻城之势。

    敌阵之中,一面“徐”字大旗,耀武扬威,战旗之下,一员年轻的武将横刀傲立,威风凛凛,当是这股海贼的头目。

    见得这般阵势,陶商不禁眉头一凝,感觉到了危机来临。

    海西县近海,常有海贼也没,但以往的海贼多只是搜刮乡里,劫掠商旅,很少有敢直接攻打县城。

    却不想陶商刚上任不久,便有海贼前来攻打海西城,而且还是在糜家兄妹刚走之后就杀到,这着实有些蹊跷。

    就在陶商狐疑时,那员海贼头领纵马而出,扬刀一指城头,厉声喝道:“徐盛在此,叫你们县令陶商出来回话。”

    徐盛!这海贼头目,竟然就是东吴十二虎臣之一的徐盛。

    陶商搜索记,蓦然想起这徐盛好像确实是徐州人氏,后来移居江东后,才投奔孙权,屡立战功,最终成为一代名将。

    “系统精灵,给我扫描这个徐盛的实力。”陶商集中意念,向系统下命令。

    “嘀……扫描目标数值如下:统帅74,武力76,智力70,政治60。”

    乖乖,这个徐盛的各项数据还都挺高,而且还都很均衡,别的不说,光他76的武力值,就比花木兰还要高4个点。

    这绝对是个不容易对付的敌人。

    面对强敌,陶商却淡定自若,暗吸一口气,高声道:“本县在此,徐盛,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攻我海西城。”

    徐盛瞟了陶商一眼,鹰目中掠起几分不屑,刀着他高声道:“陶商,徐某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今攻打海西,只为取你项上人头。如果你不想连累海西一城生灵,就自行了断,否则我大军攻破城池,就不止是死你一个那么简单。”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听徐盛这番话,陶商立刻明白了,这必是那糜芳恼羞成怒,仗着糜家有钱,用巨财雇了徐盛来杀自己。

    再看敌我形势,徐盛武力强悍,且麾下有五百海贼,而自己手头只有五十名战斗力低下的乡兵,唯一一员武将花木兰,武力值还弱于徐盛。

    照此形势,徐盛绝不是口出狂言,他要想攻破海西,确实是易如反掌。

    蓦然间,陶商意识到,自己已陷入了生死危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