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十章 千万别小看我

第十章 千万别小看我

    陶商还指望着这个樊哙,能像忠于汉高祖刘邦那样,义不容辞的为自己出战,谁想到这厮竟然是个吃货,还耍起了无赖,不给吃就不肯卖力出战。

    “果然每一个英魂都保留着性格,我记得这个樊哙是屠夫出身,怪不得吵着要吃肉,没办法,也只有依他了,谁让我的初始魅力值太低,郁闷……”

    陶商暗自叫苦,只能即刻下令,在城头架起篝火,把府库中所存的羊腿取一条来,就地给他烤起羊腿。

    城头上很快炊烟袅袅,香气四溢,樊哙蹲在旁边,眼巴巴的盯着越来越酥黄的羊腿,不停的吞着口水。

    左右那些乡兵们,一个个却都瞧傻了眼,谁都不敢相信,这两军交战的生死之际,他们的县令竟然为了一个武生,在城头上烤起了羊腿。

    城下处,徐盛眼见陶商迟迟没有回应,已是等得不耐烦,扬刀喝道:“姓陶的,没有本事跟我一战,就快出来受死,不然老子我就要攻城了。”

    暴喝声中,徐盛战刀一扬,五百海贼挥舞兵器,杀声震天,作势就要攻城。

    必须先稳住他!

    陶商眼珠一转,深吸一口气,重新回到女墙边,手指徐盛,傲然道:“徐盛,你休得猖狂,本公子麾下猛士如云,武力胜过你的车载斗量,他们都在争着抢着要取你项上人头,有胆你就站着别跑,本公子挑一个最弱来收拾你。”

    这番“狂言”喊出口,城头的乡兵们无不变色,个个心里虚到了极点,皆道陶商这牛也吹得太大了点,若是激怒了那海贼却当如何。

    “哈哈——”

    徐盛却狂笑起来,笑声中皆是讽刺,仿佛听到了这世上最可笑的笑话。

    笑声嘎然而止,徐盛一脸不屑,昂首冷笑道:“陶商,你果然是个有眼无珠的废物,你也太小看我徐盛,你以为你把牛吹到天上,我徐盛就会被你吓跑吗,笑话!我就给你半个时辰,看你能派出什么‘猛士’来收拾我,半个时辰一过,老子就夷平海西。”

    说罢,徐盛反而不急着破城,索性翻身下马,叫喽啰拿来酒囊肉干,吃喝了起来。

    那五百海贼也皆原地坐下,喝水的喝水,嚼干粮的嚼干粮,何等的放松轻闲。

    徐盛太过自信,根本就没把陶商放在眼里,仿佛灭了陶商,就跟掐死一只蚂蚁般容易。

    “徐盛,尽情的小看我吧,很快你就会为你的轻视付出代价……”陶商嘴角微微上扬,钩起了一抹不易觉察的冷笑。

    他就是要激起徐盛的不屑,令他尽情的轻视自己,放松警惕,好为樊哙这个吃货争取时间。

    火越烧越旺,一条羊腿很快就被烤得外焦里嫩,早就望眼欲穿的樊哙,二话不说,抓起羊腿就狂啃起来。

    诺大一条羊腿,足足是三人的份量,却被樊哙一阵风卷残云,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几根。

    这等惊人的食量,看得陶商都嗔目结舌,心中暗忖:“这厮简直就是个大胃王,难道英魂附身后,还能改变肉身的身体结构不成?”

    惊叹的功夫,半个时辰已过。

    城外的徐盛酒也喝过,肉干也嚼完,终于彻底的不耐烦,翻身上马,冲着城头怒道:“陶商,我已经给了你足够的时间,你自己贪生怕死,要连累这一城人,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传令下去,准备攻城。”

    徐盛战刀一扬,五百海贼轰然起身,列阵结队,杀气再燃。

    海贼攻城,只在转眼间。

    城头的气氛立时又紧张起来,陶商情知无法再拖延下去,急瞪向樊哙,喝道:“樊哙,这羊腿你也啃完了,还不快给我出战!”

    樊哙不慢不慢的嚼完最后一口,用刀尖剔了剔牙缝,方才懒洋洋的站了起来,摸着浑圆的肚子,满意的连打了几个饱嗝。

    “嘀……系统扫描樊哙产生愉悦,忠诚度上升3点,现有忠诚度为8。”

    “嘀……系统扫描樊哙感受到宿主仁爱,获得仁爱点3,宿主现有仁爱点3,残暴点0。”

    脑海里接连响起两次系统提示音,陶商顿时喜出望外,没想到这条羊腿没白烤,竟然这么轻松就让樊哙忠诚度上升,还收取了3个仁爱点。

    “看来召个吃货英魂也有好处,只要给他好吃好喝,轻轻松松就给提升他忠诚度,好啊,看来这个樊哙是召对了,先前是白郁闷了……”

    陶商心里窃喜时,樊哙腰带束紧,脸上青筋陡然一绷,眼中杀机狂燃,瞬间气势大变,狰狞起来。

    “主公且在城上闲坐片刻,老樊我割了那海贼人头,很快就会回来。”樊哙一拍胸脯发下豪言,再没有半点迟疑,肩扛着大刀直奔城下。

    陶商信心顿时大作,重新回到城边,喝令放下吊桥,打开城门,笑看樊哙出战。

    城外的徐盛还正作势攻城,号令未下时,忽见原本紧闭的城门轰然大开,吊桥也徐徐放下,只见一员武将,手提大刀,纵马狂奔而出,直抵其军阵前。

    徐盛脸上掠过异色,显然没想到陶商竟还真敢派人出战。

    只是一丝的惊异,转瞬消散,年轻的脸上转眼燃尽傲色,战刀一指,喝道:“我徐盛刀下不斩无名之鬼,来者报上姓名。”

    “老子乃陶公子麾下大将樊哙是也。”拨马而至的樊哙,粗声大喝。

    樊哙?

    听到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徐盛不由一愣,他虽为海贼,却也读过些书,自然知道“樊哙”乃汉高祖刘邦的妹夫,当年追随刘邦斩蛇起义,东征西讨立下汗马功夫,鸿门宴时竟连霸王项羽也曾赞他为真猛士。

    这样一位前代英雄,又怎么会出现在海西小县,出现在陶商这个落魄公子的麾下?

    徐盛还糊涂时,樊哙已大刀一指,狂喝道:“贼人,识相的话就下马投降,不然我老樊就把你剁成肉泥,喂给我家狗吃。”

    狂言,狂到极点,俨然把他徐盛当作土鸡瓦狗一般!

    “狗东西,竟然敢不把我徐盛放……”

    勃然大怒的徐盛,一个“放”字未及出口,樊哙已是暴喝一声,纵马狂杀而出。

    只见他坐骑大黑驹,如一道黑色的闪电,瞬间就撞至徐盛的跟前。。

    一双虎目怒睁欲暴,目光中杀气铺天盖地压迫而来,徐盛蓦觉整个身躯已被一股疯狂流转的杀气所包围,心中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四周的空气在一瞬间被抽干一样,令他几近窒息。

    心神震撼时,樊哙手中那柄大刀,已化作一道扇形之面,挟着狂澜怒涛之力,向着徐盛的脖子平斩而来。

    刀势来得太快,徐盛不及多想,急提一口气,手中钢刀擎起,运起全身的气力格挡。

    吭~~

    空气中,一声震耳欲聋的激鸣。

    樊哙那一刀,竟如翻天的巨浪一般,蕴藏着无坚不摧的狂力,两刀相击,令徐盛顿觉双臂一麻,雷击般的力量从双臂灌入体内,如沾水的鞭子般抽击着他的五脏六腑。

    一瞬间,他感到胸腔气窒,几乎喘不过气来。

    “力道这么强?这厮的武力竟在我之上!”交手刹那间,徐盛心中大骇,一脸的傲然不屑,顷刻间烟销云散。

    樊哙却连惊愕的机会都不给他,拨马回身,纵刀咆哮,如一头发狂的野兽般,再度扑来。

    “不愧是樊哙,81的武力值果然不是盖的,徐盛,你还敢再小瞧我吗……”望着城下震惊的徐盛,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