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十一章 第一胜

第十一章 第一胜

    城外,樊哙狂风暴雨般的攻势,转眼已将徐盛压得喘不过气来,只能穷于防守,根本毫无反击之力。

    樊哙的武力值虽然只比徐盛高5个点,但80的武力值是一个临界点,超过80就等于踏入了一流武将,哪怕只高出一个点,也足以具有压倒性的优势。

    “徐盛,你现在投降本公子还来得及,否则必叫你人头落地。”城上的陶商,厉声警告。

    耳听着陶商招降之词,徐盛自然是倍感受辱,心中恼火,只恨被樊哙死死压制,别说反唇怒骂,就连多喘一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听到没贼人,我家主公要你降,再不降我就把你剁成排骨。”樊哙如兽咆哮,刀上招式骤然变猛,力道加倍。

    噗噗噗!

    鲜血飞溅,三刀光影扫过,徐盛肩头臂上接边中刀,痛得连声闷哼,连手中战刀也几乎拿捏不定。

    胜负已分,再死撑下去,徐盛只有死路一条。

    徐盛的斗志,彻底的瓦解,勉强再支撑数招,拨马跳出战团,仓皇便望本阵败去。

    “陶商,今日之败我徐盛记下了,我们山水有相逢……”丢下一句狠话,徐盛头也不敢回头,径直闯入自己军阵,一路狂逃。

    五百海贼兵,个个都惊傻了眼,作梦也没有料到,他们武力高强的头领,会败在一个突然杀出来的无名之辈手下。

    眼见徐盛败走,尚不及惊醒时,樊哙已挥刀纵马撞来,刀锋过处,如宰猪羊般狂收人头。

    瞬息间,五百海贼被杀得鬼哭狼嚎,血肉飞溅,哪里还有抵抗之心,纷纷丢盔弃甲,望海边慌逃而去。

    城头之上,几十号海西乡兵们,望着海贼败走,被樊哙一人追逐驱赶的画面,一个个也是惊得目瞪口呆,仿佛见了鬼似的。

    然后,那一双双不可思议的目光,统统都转向了陶商,齐刷刷的惊望着他们这个“废材”县令,惊异的目光中,渐渐涌起了敬佩之色。

    陶商却一脸淡然,仿佛这场胜绩,早在他意料之中,只拂手笑道:“鸣金收兵吧,穷寇莫追。”

    铛铛铛!

    金声敲响,杀红了眼的樊哙,这才意犹未尽的拨马而回,人还没有入城,便仰头叫道:“主公,老樊我这一顿砍杀,耗了不少力气,我这肚子又咕咕叫啦。”

    “又喊饿,你个吃货……”

    陶商心下暗骂,嘴上却哈哈大笑,欣然道:“此役得胜,全是你樊哙之功,本公子有功必赏,你今天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真的?主公对我老樊太好啦,哈哈——”樊哙一听有肉吃,兴奋到两眼冒光,抽打着战马狂冲回城。

    陶商苦笑着摇了摇头,一面叫人给樊哙安排住所,奉上酒肉,一面下令乡兵去城外捡拾战利品。

    徐盛此番败走,丢弃的军械旗鼓甚多,足以武装一支两百人左右的军队,陶商正还为打造军械犯愁,徐盛可说是雪中送炭。

    “嘀……宿主获得海西保卫战胜利,声望上升,魅力值提升6点,现有魅力值26点。”

    系统精灵的提示音响起在脑海,陶商刚刚才平伏下的心情,顿时又兴奋起来,心道这个坑爹的系统精灵果然没有说谎,打了胜仗真的可以提升魅值。

    魅力值这玩意儿实在太重要了,现在提升了6点,就意味着可召唤的英魂范围扩大,就不至于像今天一样,只有樊哙这个吃货一个选择。

    除此之外,花木兰和樊哙的忠诚度,也更加稳固,变得不容易下降。

    “今天这一战,收获可真多啊,得了樊哙一员猛将,缴获了几百件兵器军械,还提升了魅力值,爽啊……不过糜家雇徐盛杀我失败,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我必须在糜家下次动手前,尽可能的招兵买马,让自己变强……糜家就为了解除婚约,甚至不惜用这种卑鄙手段来害我,这个仇我陶商记下了,早晚让你们付出血的代价……”

    陶商遐想着未来,不觉城外战场已打扫完毕,日已西斜,他忽然想起了被送回府中休息的花木兰。

    眼下花木兰正因痛经身体不适,这个时候正是他“关爱”下属,获取仁爱点的在好时机,岂能放过。

    陶商不及多想,遂是下令樊哙领兵驻守城头,防止徐盛不服,卷土重来夜袭海西,他自己则下城策马,直归县府。

    日落前,陶商回到了县府,令下人们熬了一碗浓浓的糖水,亲自端着去送给花木兰喝。

    穿越之前,陶商好歹也交过几个女朋友,对女人的生理知识还是略有所知,他上上个女友就有痛经,每次都要冲了浓糖水喝才会缓解,陶商决定用相同的办法来关爱下他的女保镖。

    召呼也不打,陶商推开房门,转过屏风,径直往内室走去。

    “木兰,公子我亲手熬的浓糖水,快趁热喝了吧,保准能让你好……”一个好字未及出口,陶商嘎然而止,嘴巴张得老大,眼珠瞪大凝固在了原地。

    眼前的花木兰,正背对着自己,上半身衣裳仍在,下半身裙裤却褪到了膝盖,正半弯着腰,手在双腿间捣鼓什么,那雪白修长的大白腿,那两团白花花的美丘,赫然撞入他眼睛。

    刹那间,陶商心跳加速,瞬间有种鼻血上涌的感觉。

    “什么情况,我竟然撞见了花木兰换……”

    脑海里这个尴尬的念头刚跳出来,花木兰已觉察到了身后的动静,猛的将榻上长衫抄起裹住自己下身,转身时,右手已顺势抽出榻边所立的长剑。

    “什么人,敢擅闯姑奶奶房间!”一声愤怒的清喝,花木兰愤然转身,手中长剑如风递出,本能般刺向陶商的喉咙。

    陶商猛然惊醒,急叫道:“木兰,是我!”

    那刺来的长剑,在咫尺间停止前进,明晃晃的剑锋,距陶商的喉咙,只有不足三寸。

    “主公,怎么是你?”花木兰惊疑道。

    陶商暗松了一口气,笑道:“木兰你不是不舒服么,公子我特意熬了浓糖水来给你喝的。”

    “你怎么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进来,刚才你岂不是看到了我的……”

    花木兰欲言又止,蓦然间意识到,自己下身的春光,岂非被陶商撞了个正着,被看了个清清楚楚。

    瞬间,花木兰那一张冷艳的俏脸上,云霞尽染,羞的是耳根子都红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