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十四章 送上门来找死

第十四章 送上门来找死

    “主公,营外有人送来一封密报,自称是主公的细作所发。”花木兰策马奔至栈桥边,将一道密封的蜡丸奉上。

    陶商拆开蜡丸,取出密报一看,鹰目中顿时迸射出振奋之色,哈哈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徐盛今夜将登岸劫我大营,你们速去做准备,坐等贼寇送上门来。”

    此言一出,樊哙和花木兰二人皆是一震,狐疑茫然的对望了一眼,显然不明白陶商何以做出这样的判断。

    樊哙不禁疑道:“我说主公,你又不是那徐盛肚子里的蛔虫,你咋知道他会来劫咱们大营?”

    “徐盛此贼心高气傲,前番败于我必然心存不服,如今我又放出豪言,称要轻松的灭了他,以他那副性情,不主动登岸来劫我大营才怪,又岂用得着我们出海去寻他。”陶商不紧不慢的道出了自己的判断。

    樊哙这才恍然省悟,不由深深的看了陶商一眼,似是惊叹陶商心思缜密,竟然把徐盛琢磨的这般透彻。

    樊哙是悟了,花木兰却又不解道:“主公就算推测出徐盛会主动来劫营,又如何能断定,那贼人必会在今晚前来?”

    “放心吧,公子我说是今晚,就是今晚,你们无需多问,只管听令行事便是。”陶商挥手一笑,气宇间皆是强烈的自信。

    花木兰秀眉微微一动,明眸中闪动异色,似是被陶商那份强烈的自信所震动,虽心存疑惑,却不好再多问,只依令行事。

    号令传下,四百兵马提前开伙,饱餐一顿,暗中布署于海营各处,只等海贼来袭。

    不觉,夜色已深。

    海中漆黑一片,唯有一轮明月,隐隐照亮了海天一线的些许水域。

    四十余艘大小战船,躲藏在黑暗之中,时隐时现,仿佛幽灵般。

    旗舰上,徐盛扶刀傲立,杀机凛烈的目光穿越茫茫海面,深深的凝视着海岸边,那一片灯火通明处。

    “徐头领,我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该是一鼓作气杀上岸去,灭了陶商那小子的时候了,那小子只有几百新兵,根本不是你的对手,灭了他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身后传来糜芳自信冷笑的声音,却见他一手背抄于后,一手把玩着腰间所悬玉佩,端的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气度,只是那青一块紫一块的脸,却与这风度有些不相衬。

    徐盛剑眉一紧,沉声道:“你的消息可准确?”

    “放心吧,陶商有几斤几两,我早摸得清清楚楚。”糜芳不以为然的一笑,却又道:“只要徐头领你今晚能杀了陶商,我们糜家愿意再追加三百万钱,钱对于我们糜家来说,绝不是问题。”

    “你以为我徐盛是贪财之徒吗!”徐盛斜瞪他一眼,“我既已收了你的钱,必定会给你取了陶商的人头,用不着你追加一文钱。”

    糜芳被呛,身形微微一震,一时语塞,只能尴尬的讪讪而笑。

    徐盛不再犹豫,当即传下令号,数十余艘海船,向着海营大营逼近。

    一艘艘的海船,顺着风势,悄无声息的逼近海营。

    徐盛扶刀而立,死死盯着越来越近的营寨。

    视野中,敌营一片的安静,徐盛甚至能够看到,栈桥处的值守官卒,正在无聊的打着哈欠。

    “陶商这小子,果然不知兵,竟然毫无防备,真是天助我也……”

    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冷笑,徐盛紧握战刀手背上,青筋突起,丝丝的狂傲杀气,在他狰狞的脸上涌动。

    乌云遮住了月亮,海天愈暗。

    时机已到,徐盛一跃跳上了走舸,长刀向前一指,厉声喝道:“随本头领杀进敌营,荡平官军,以雪我前番兵败之耻,给我杀!”

    号令传下,水手们的号子声轰然而起,拼命的划动船桨,徐盛所立的走舸如离舷之箭,脱离了斗舰大船,贴着海面飞射向岸边。

    紧接着,其余三十余艘走舸也狂飙而出,追随着徐盛,气势腾腾的驶向了海西军的大营。

    泊于海中的斗舰上,糜芳望着蜂拥而出的海贼,手摸向自己青肿的脸,脑海里不禁回想起当日在海西县府中,自己被陶商那一名贱婢暴揍的耻辱情景,恨意油然而生,咬牙切齿,青筋突涌。

    “陶商,敢辱我糜芳,没人能救得了你,你就等着被千刀万剐吧,嘿嘿……”阴森的冷笑声,回荡在海面上。

    几百步外,四百海贼辟波斩浪,转眼已冲上了栈桥。

    值守的海西军士卒立刻大乱,纷纷弃守栈桥,四散而逃,四百海贼轻松夺下栈桥,一路杀入了大营中。

    徐盛更是一马当先,纵马如风,杀入大营,直奔中军大帐所在,要取陶商性命。

    就在他冲出数十步,但见中军大帐就在眼前时,忽然间,徐盛却觉察到了异常。

    从栈桥到大营,他一路冲杀所过,不见一个海西军卒的影子,各处营帐也皆空无一人,仿佛这一座海营,竟是一座空营!

    就算官军被他杀了个措手不及,也当军兵惊慌而逃才对,怎么可能除了栈桥的几十名官卒外,四处不见半个敌军影子?

    徐盛越想越觉可疑,蓦然间身形一震,意识到自己可能是中计了。

    念头方生,蓦听海营四周杀声大作,鼓声震天而起。

    伴随着隆隆响声,无数的身影从黑暗中现身,如地府脱出的鬼兵一般,从四面八方的围向了海贼。

    伏兵!

    四百来势汹汹的海贼,瞬间便被突然出现的伏兵,震得战意大挫,斗志几乎瓦解。

    “怎么可能,陶商这小子,竟然早料到了我会来袭营,这怎么可能?”徐盛脸庞骇到扭曲,眼中迸射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黑暗中的那一头,端坐于中军大帐中的陶商,望着帐前陷入混乱的海贼们,嘴角却扬起一抹冷笑。

    身边的侍立的花木兰,则是惊喜道:“海贼果然在今晚前来劫营,主公你真是料事如神,木兰服了!”

    这一刻,花木兰深深为陶商的预见力折服。

    花木兰虽为陶商部将,但只是因为召唤而来,才效忠于陶商,精神上从未表现出对陶商魅力的折服。

    今晚,陶商终于用他的神机妙算,羸得了花木兰的绝口赞叹,心中多少有些得意。

    “海贼们也不是无根之水,他们多是附近乡民出身,不少人在海西还有家眷,我只是略施手段,通过他们的家眷许以厚赏,卖通了几名海贼做我的细作,叫他们给我通风报信,徐盛的一举一动,岂能不在我掌握之中。”陶商不紧不慢,道出了真相。

    花木兰恍然大悟,俏丽冷艳的脸庞间,敬佩之色更重了。

    陶商心中只得意了片刻,便收起笑容,眸中杀机凛现,抬手一指,喝道:“贼寇自己寻上门来送死,咱们何需手下留情,传令给樊哙,给我狠狠的放箭射杀!”

    咚咚咚!

    战鼓声,冲天而起。

    一百名早已就位的弓手,几乎在同时松开了指间弓弦。

    千鸟振翅般的嗡鸣声中,数不清的箭矢,如飞蝗一般,撕碎夜色,向着惊惶的敌人呼啸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