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十五章 我不是纨绔

第十五章 我不是纨绔

    箭如密雨,铺天盖地而落。

    震惊中的徐盛,蓦听黑暗中有破空之声传来,76的武力值,令他立刻意识到有利箭袭来。

    他几乎是凭着本能的,将手中战刀舞成一道铁幕,将周身护住。

    铛铛铛!

    箭雨铺天盖地袭至,纷纷被徐盛的刀幕弹开。

    徐盛武力不弱,这区区箭雨自伤不到他,但身后那些惊惶的海贼,却就没那么幸运。

    黑暗之中视线不清,他们根本辨不出敌箭从何而来,转眼间就被射倒一大片。

    被压得喘不气的徐盛,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舞刀时,他抬头向着前方望去,但见灯火通明的中军大帐内,陶商正端坐不动。

    烛光照射下,他甚至能够看清,陶商那冷笑讽刺的面孔。

    “我徐盛岂能败再次败在你这无能之徒手下,你以为,区区几支乱箭,就能挡得住我吗!”徐盛眼眸充血,热血上涌,拍马舞刀,顶着箭雨向着大帐狂冲而来。

    花木兰见状,拔剑在手,大喝一声“保护主公”,作势就要冲上去阻拦徐盛。

    “用不着你们动手,让他尽管冲上来便是。”陶商却一挥手,拦下花木兰,嘴角浮现一丝冷笑。

    眼见徐盛狂杀而至,陶商却巍然不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陶商就在眼前,只有几步之遥。

    徐盛杀红了眼,大中大叫道:“陶商,纳命啊——”

    突然间,地面上,陷坑陡现。

    长刀挥起,狂扑而至的徐盛,突觉身下一空,整个人便连人带马的跌入了陷坑之中。

    花木兰眸中再现惊喜,忙是望向陶商,却不知陶商早防着徐盛会来个“擒贼先擒王”,事先就挖下了陷坑,等着活捉徐盛。

    就在徐盛落坑的同时,营盘四周炮声陡生,数不清的海西军从黑暗中现身,如地府脱出的修罗鬼兵一般,从四面八方冲杀而至。

    “没想到我这个主公料事如神,海贼们,都把人头给我留下来吧,老樊我今天要杀个痛快,哈哈哈——”

    狂笑声中,樊哙纵马挥刀杀入敌丛,手起刀落,数颗人头便飞上天空。

    扑了个空的海贼们,原本就惶惶不安的心情,瞬间便被突然杀出的伏兵打入恐惧的深渊。

    海贼们的战斗力虽然比陶商军要精锐,但如今中了埋伏,锐气大挫,头领徐盛又被活捉,残存的斗志更是顷刻土崩瓦解,纷纷四散溃逃。

    樊哙率军狂袭而至,如虎入羊群一般,刀锋砍向那溃逃的海贼,马蹄无情的碾过敌人血肉的身躯。

    片刻间,整个海营已是血流成河。

    月过中天时,战斗结束。

    冲上岸来的四百海贼,被斩杀一百余众,其余三百皆溃散而逃,所遗军械旗鼓,不计其数。

    这一战的胜果,比前番海西一役还要大得多。

    “嘀……宿主获得水营伏击战胜利,获得魅力点7个,宿主现有魅值33。”陶商的脑海中,果然又响起了系统精灵的提示意。

    一役大胜,又提升了魅力值,陶商心情畅快,哈哈一声大笑,喝令将徐盛绑了押解上来。

    片刻后,灰头土脸的徐盛,便被五花大绑的推了进来。

    一见陶商,徐盛就气不打一处来,两度败于陶商之手,眼下竟然还成了阶下囚,他是又羞又愤,怒目瞪向陶商,恨得咬牙切齿。

    “大胆海贼,见了我家主公,还不下跪!”身边侍立的花木兰,杏眼一瞪,厉声喝道。

    徐盛冷哼一声,将头一斜,沉声道:“我徐盛乃顶天立地的男儿,岂能跪你这等无能的纨绔,要杀要剐,随你们便。”

    “贼人,你找死!”花木兰俏脸大怒,拔剑而出就要斩他。

    陶商却一伸手,拦下了暴脾气的花木兰。

    杀徐盛当然容易,就是一刀的卖买,但像徐盛这样四维数据都在70以上的人才,实在是难得,杀了着实有点可惜。

    眼下陶商正是用人之时,仁爱点和残暴点又不够,短时间内没办法再召英魂,若能劝降徐盛为其所用,倒可填补这一段的真空期。

    今人未必不如古人,徐盛在历史上可是为东吴立下汗马功劳,这样一员将才,值得招降。

    念及于此,陶商冷笑一声,反问道:“徐盛,你两次败于我陶商之手,难道你还觉得,我陶商是传言中那个无能的纨绔公子吗?”

    徐盛身形微微一震,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变化,不屑的眼神明显收敛了几分。

    如果说海西一战,徐盛只是败于轻敌,今日一战,陶商却以伏击妙计,破解了他的夜袭,以区区几百新兵,大破他四百精锐海贼,还生擒了他这个海贼头领,此待胆量智谋,足以证明陶商非是泛泛之辈。

    徐盛非是狂妄到目空一切的人,又岂能看不出这一点。

    心知肚明,他嘴上却不愿承认,只冷哼道:“就算你有些本事又如何,要杀就给个痛快,废那么多话做什么。”

    说着,徐盛将脖子一歪,眼睛一闭,摆出一副打算慷慨赴死的无畏之状。

    “主公,这贼人如此狂妄,两次欲置你于死地,现在还敢嘴硬,一剑宰了他干脆。”花木兰嗔怒骂道。

    就连旁边啃着羊腿的樊哙,也忍不住抽出空来,含糊的嚷嚷道:“上次让这厮走脱,便宜了他,主公你若是下不去手,就让老樊我来,我保证让他尝尝我樊家杀猪刀法的**滋味。”

    说着,樊哙一手拎着羊腿,一手提着大砍刀,就准备上前。

    徐盛依旧闭目傲立,全然没有一丝畏惧。

    “倒是条不怕死的汉子……”陶商微微点头,眼中掠过一丝欣赏。

    蓦然间,他却杀机凛起,腾的站了起来,夺过花木兰手中的剑,缓缓的走向了徐盛。

    徐盛已有觉察,知道陶商这是要亲自动手要他性命,仍是没有半点惧色,反而愈加慷慨,口中叫道:“来吧,有种就往我脖子上砍,千万别手软,痛快点!”

    叫嚷间,陶商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手中长剑缓缓举起,锋刃处尚有斑斑血渍。

    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高举的长剑,刷的斩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