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十六章 嫁给我

第十六章 嫁给我

    哧啦啦——

    长剑斩下,落地的不是徐盛的人头,而是捆绑着他的绳索。

    花木兰花容一变,樊哙也停止了咀嚼,帐中所有人都惊奇的看向陶商,不明白他们的主公,为何没有杀了那海贼,竟然还给他松了绑。

    本以为必死的徐盛也睁开了眼睛,狐疑惊奇的看着陶商,一脸的茫然。

    “天下大乱,正是我辈建功立业之时,你徐盛也算条汉子,就这么为糜家死了,值吗?”陶商神情肃厉的反问。

    徐盛身形又是微微一颤,愣怔了片刻,方皱眉道:“陶商,你到底想怎样?”

    “杀你容易,我只是想问问,你可知道,糜家为什么要雇佣你来杀我。”陶商把剑扔还给了花木兰,重新坐回了上首。

    徐盛揉着手腕,冷哼道:“我徐盛只管杀人,哪管那许多。”

    陶商一笑,淡淡道:“不知道是吧,那我就告诉你。先父在时,糜家为了结好我陶家,主动提出跟我陶家联姻,如今我父刚刚去逝不久,糜家为了结好新主刘备,竟然要背信弃义,想撕毁这段婚姻,我陶商不甘受辱,断然拒绝,糜家恼羞成怒,所以才要雇佣你这个海贼,不惜殃及海西一城百姓,也要除掉我。”

    陶商字字如雷,饱含着愤慨,道出了前因后果。

    徐盛脸上的敌意越来越淡,原本慷慨的眼神中,悄然闪过一丝震惊。

    很显然,徐盛只是单纯的以为,糜芳是因为被陶商所辱,才要杀他,却没想到真正的理由,竟是为了陶商不肯撕毁婚约。

    “我久闻你徐盛乃侠义之士,出海做贼只是迫不得已,为了养活你的一帮兄弟而已,我倒想问问,你为了背信弃义的糜家来杀我,可对得起你那颗侠义之心?”陶商声色愈厉的质问。

    徐盛沉默了,脸色黯然下去,隐隐竟透出了几分惭愧。

    他的表情尽在陶商意料之中,因为先前陶商就已详细的打听过徐盛生平,对他的性情摸得一清二楚,不然也不会有招降之心。

    眼见徐盛已经动摇,陶商便道:“先父在时曾说过,你徐盛乃是员将才,将来若有机会可招为所用。先父虽故,但他的话我却不敢忘,徐盛,现在我就要招降你,让你做我的左膀右臂,助我夺回徐州,在这乱世成为一番大业,你可愿意。”

    一番铺垫后,陶商终于抛出了橄榄枝,至于什么“先父曾说过”,自然是他胡编的,陶谦若真有这份识人之能,也不至于被曹操欺负在那般熊样了。

    徐盛猛抬起头,惊奇的望向陶商,似乎不敢相信,陶商非但不杀他,竟然还要招降他。

    这份气度,那欲成大业的豪言壮语,都深深的震撼了徐盛,令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竟会是徐州人口中一直传言的那个,无能平庸的陶家大公子。

    思绪飞转,眼神变化,徐盛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中。

    陶商很清楚他心里的纠结,召魂出来的英魂尚有自己的思想和性格,何况是徐盛这等真实存在的血肉之躯。

    “归顺我,咱们就是并肩作战的兄弟,不降,就是死,是汉子的就给个痛快话。”陶商厉喝催促道。

    徐盛身形剧烈一震,仿佛陶商那一喝,震碎了他残存的犹豫,当他再次抬起头时,眼神中只余下决毅。

    深吸一口气,徐盛拱手慨然道:“我徐盛乃一介海贼,承蒙公子看得起我,我愿归顺主公,从今往后为主公赴汤滔火,再所不辞。”

    说着,徐盛单膝跪下,行君臣之礼。

    竟然成功了!

    陶商心中一阵狂喜,忙起身将徐盛扶起,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有你徐盛做我的左膀右臂,何愁我大业不成,从今往后,咱们并肩血战,杀出一片天地来。”

    徐盛心情激动,为陶商的豪情所感染,不禁也放声大笑起来。

    左右花木兰等原从部将们,个个都嗔目结舌,谁都不敢相信,自家主公竟在三言两语间,把这个适才还慷慨赴死的海贼,说得竟甘心归降。

    “嘀……系统扫描樊哙和花木兰对宿主产生敬佩,忠诚度上升……”

    脑海中再度享受提示音,陶商心头又是一喜,没想到自己招降了徐盛,竟然还意外的提升了两员英魂武将的忠诚度,当真是一箭双雕。

    心中正兴奋时,徐盛忽想起什么,忙拱手道:“末将的兄弟们多半已逃往海上,如果主公信得过末将,便请随末将往海上一趟,召这些兄弟一道归顺,可为主公再添几百精兵。而且那糜芳也正好在船上,末将正好将那厮献于主公,算是末将的归顺之礼。”

    徐盛提出这样的要求,显然也是在试探陶商对他的信任,况且几百精兵对正缺兵的陶商来说,实如雪中送炭,岂能不收。

    况且,还有糜芳这个幕后主使,这么多的收获,令陶商无法拒绝。

    “系统精灵,给我扫描徐盛现在的忠诚度。”陶商用意念下命令,他可没那么傻,万一徐盛是假降,自己跟着他去海上,岂不自送性命。

    这年头,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嘀……系统扫描到徐盛忠诚度现为10。”

    忠诚度10,还挺高的,只要不是负值就不存在叛变的风险,也就是说陶商跟着他去海上并没有危险。

    这下陶商心里就有底了,欣然道:“那我就随你走一趟。”

    话音方落,脑海中马上又呼起提示音:“嘀……系统扫描到徐盛对宿主产生敬意,忠诚度上升为15。”

    果然,徐盛感觉到了陶商的信任,心中高兴,忠诚度立刻上升。

    陶商心中又是一阵兴奋,遂令樊哙守营,他只带了花木兰和几名亲兵,随着徐盛同往栈桥而去。

    来到海边,徐盛先行登船。

    就在陶商将要上船时,花木兰却拉住了他,低声提醒道:“主公,这个徐盛是真降还是假降,现在还不好判断,主公这么贸然跟着他去海上,万一有个闪失却当如何是好。”

    花木兰不知虚实,自然对徐盛存有防范。

    陶商也不好明言,只好一笑道:“放心吧,公子我还是有识人之能的,这样吧,木兰你若不放心,就留在岸上好了。”

    “那怎么行!”花木兰秀眉一凝,毅然道:“我岂能让主公只身涉险,此行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陪着主公一同前去。”

    花木兰一番话,听得陶商心中感动,欣然道:“有木兰你这句话就够了,咱们同生共死。”

    说着,陶商牵起花木兰的手,牵着她登上走舸。

    若是在平时,陶商这样“触碰”花木兰的身体,她一定会恼火,但在这个特殊的时候,她竟没有半点恼意,反而心儿微微一热,任由着陶商牵着自己的手。

    两人上了走舸,徐盛指挥着水手划桨,陶商则和花木兰并肩立于船头。

    战船驶离栈桥,向着数百步外停泊在海上的大船驶去,那里有数以百计逃溃上船的海贼,正群贼无首,不知所措。

    “木兰,你我此去凶险难测,如果我们能活着回来,你能不能答应公子我一件事?”陶商目光望着海面,语气忽然凝重起来。

    “主公要我答应什么事?”花木兰好奇的看向他。

    陶商干咳几声,一本正经道:“其实这件事也很简单,咱们若能平安归来,你便答应嫁与我为妻,你看如何?”

    此言一出,花木兰先是一怔,旋即花容生晕,耳根发热,顿生羞意,低低嗔道:“主公,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拿我说笑,尊卑有别,我怎么可能嫁给主公你。”

    花木兰回应时,陶商可是手心捏了把汗,生恐惹恼了她,令她忠诚度下降。

    不过看她那般羞意,表情虽有些嗔怨,语气中却并无多少怨意,显然是陶商魅力值提升后,使她不容易被惹火,忠诚度不易下降。

    陶商暗松了口气,决心趁热打铁,便正色道:“木兰你救过公子我,如今还誓死相随,就冲你对公子我的这份情谊,你在我眼里比任何女子都高贵,我可是认真的,没有半分说笑。”

    他这番话倒也出自于真心,虽说娶花木兰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通过联姻,令她忠诚度永久破百,但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也确实令陶商对她产生了好感。

    花木兰听得娇躯颤动,面红耳赤,心跳也跟着加速,那傲人隆起的双峰,因加速的呼吸,愈加的起伏动荡,月光照耀下,竟平添了几分惊心动魄之美,看得陶商心里是痒痒的。

    她那般模样,分明是被陶商感动,只是刚烈的性情却让她难以启齿,只能贝齿轻咬着朱唇,迟迟不肯开口。

    “木兰,我数三下,如果你不拒绝,那就算答应了。”陶商笑眯眯道。

    花木兰依旧不语。

    陶商便开始数数:“三……二……一。”

    “一”字出口,花木兰没有拒绝,不拒绝自然就是默认。

    陶商心中一阵狂喜,一把揽住花木兰的纤腰,用力将她往怀中一拉。

    “嗯……”花木兰秀鼻中发出一声低喘,也没有抗拒,身儿顺势靠向他来,那一对饱满的雪峰,狠狠的就压在了陶商的胸膛上。

    舒服……

    “既然木兰你答应了,那就是我的未婚妻了,来,让你未来的夫君亲一个。”陶商得寸进尺,邪邪一声笑,嘴巴顺势便向她的朱唇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