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十九章 更锋利的刀

第十九章 更锋利的刀

    海西,县府。

    “木兰。”陶商也不敲门,径直推门而入,直接往内室走去。

    “你别进来,我在……”内室中传来花木兰慌张的声音,还没等她说完,陶商就已经转过了屏风。

    刹那间,陶商定格在了原地,眼珠子瞪得斗大,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撞见了木兰正在换衣服。

    此时的她刚刚脱下甲胄,正换上一件红色的襦衫,方才拉到胳膊肘子处,半边雪白的玉背,精致的香肩粉颈,统统都尽入陶商眼底。

    美景一闪而过,花木兰已匆匆的拉上了衣衫,把自己包扎严实,转过身来时,只剩下微微半露的傲峰,还有两峰间挤压出的那一道深沟。

    “公子,你怎么召唤也不打一声,又随便闯我房间?”花木兰手拢着脸畔略显凌乱的发丝,红着脸抱怨。

    若是隔在以前,花木兰必是已怒,现如今她跟陶商已定下婚约,对于陶商的男女之防便没那么严重,被陶商撞了春色,也只是抱怨而已,并没有发怒。

    看着眼前这含羞的巾帼女英,陶商心中怦然跳动,悄悄咽了口唾沫,真有种扑上前去,把花木兰按倒在地,撕个精光,把她就地办了的冲动。

    深吸过一口气,陶商还是忍了下来,走上前去,很熟练的将她纤腰一揽,笑道:“你都快要是我的人了,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花木兰脸畔又添红晕,却又一脸严肃道:“我们毕竟还没有成亲,男女之礼不可不守,还请公子尊重我一下。”

    “好吧,公子我下次敲门就是了。”陶商没办法,只好一口应承下来,以免惹恼了花木兰,一怒之下决定不嫁给自己也是有可能。

    花木兰这才稍稍满意,被陶商揽得太紧,都快喘不过气来,胸脯剧烈的起伏,挤压着陶商的胸膛,那种挤压感搅得陶商心痒难耐,忍不住低头又向她亲了下去。

    “公子,你答应过木兰,在没有成婚之前,不能碰我的……我的……”花木兰双手轻轻推拒,低声恳求,一个“嘴”字却难以启齿,脸又羞红到了耳根子处。

    陶商坏笑道:“公子当然说话算数,我不亲嘴,只亲脸。”

    说着,陶商狠狠的强行亲了下去。

    有了船上的那一次先例,花木兰不好再拒绝,只得欲拒还休,半推半就的任由他把脸凑上来,在自己通红的脸蛋上,狠狠的啄了一口。

    陶商这才满意,俯视着娇羞无限的花木兰,等着耳边响起系统精灵的提示音,再次获得花木兰的仁爱点。

    只是,等了半晌,只见花木兰含羞,脑海里却始终没什么动静。

    “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提示获得仁爱点,系统精灵,你睡着了吗?”陶商用意念吼道。

    “嘀……系统提示,同一种方式只能获取一次仁爱点,上次宿主已在船上使用过相同手段,所以此次无法获得仁爱点。”

    原来如此,果然依旧的坑爹。

    陶商早应该想到这一点,如果是这么简单的话,他岂不是每天抱着花木兰狂亲一顿脸,仁爱点刷刷的就爆表,那这仁爱点也太不值钱了,系统绝不会这么便宜了他。

    “看来得立刻成婚,那时就可以肆意的对她,用各种方式从她身上获得仁爱点了……”

    陶商思绪飞转,已有了主意,便将木兰的手携起,笑道:“既然这么多顾忌,那咱们还等什么,尽快成亲便是。”

    “可是木兰发过誓,匈奴不灭,绝不成家。”花木兰却似乎并不急着成婚。

    “匈奴人已归顺汉朝,我们怎么可能灭了他们,你这什么誓言,咱们岂不是老死了都成不了婚。”陶商无奈道。

    “可是……”花木兰顾左右而言他,性格刚烈的她,似乎对嫁为人妇有种莫名的恐惧,还想找理由推辞。

    正当这时,亲兵忽然来报,言是州牧刘备麾下从事孙乾,已持着刘备最新的军令抵达海西,正在大堂中等候。

    孙乾?

    刘备的军令?

    陶商心头微微一震,心思立刻从花木兰的身上收回,他隐约已有预感,孙乾此来定然没有好事。

    “公子,正事要紧,成婚日期的事,我们以后再商量吧。”花木兰却找到了借口,忙是把手从他掌心抽出。

    正事要紧,陶商也只好按下私事,当即整了整心神,前往了大堂而去。

    目送着陶商离去,花木兰轻吐了一口气,双手却如那小女儿家一般,揉起了衣襟,脸畔时红时白,云霞不定,脑海之中,却是方才陶商“轻薄”于她的念头,挥之不去……

    正堂中,儒雅的孙乾正负手踱步,闲庭信步于堂中。

    徐盛和樊哙肃立左右。

    徐盛手扶佩剑,头上依旧裹着习惯的海贼头巾,鹰目如刃,死死的孙乾。

    樊哙则一手嚼着羊腿,一手把玩着硕大的杀猪刀,时不时的斜眼瞟上孙乾一眼,眼神就像是在看待宰的猪羊一般。

    “一个是杀人越货的海贼,一个是冒充古人的屠夫,堂堂陶家大公子,竟然要落魄到召揽一群下三滥之徒做部下,陶公啊陶公,也幸亏当初你有先见之明,没有把州牧之位传给你这不争气的大儿子,否则定将是徐州士民之不幸……”

    孙乾心头暗自叹惜,嘴角不时微微斜扬,抹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讽意。

    “孙从事竟有兴致光临我这海西小县,真是稀客啊。”陶商从后堂大步而入,打断了孙乾的神思。

    孙乾转过身来,看到陶商的一瞬间,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但这一丝轻蔑却极是细微,一闪而逝,转眼他的脸上便堆满了老好人般的笑脸。

    “乾见过陶大公子。”孙乾笑呵呵的一拱手,态度颇为恭敬,甚至没有称陶商为“陶县令”,依旧如从前那般尊称一声“陶大公子”。

    陶商也拱手还礼,寒暄几句,分宾主落坐。

    茶果端上,陶商也没功夫跟他多废唇舌,便直接问道:“听闻孙从事是带着刘州牧的军令而来,前番州牧命我带几百新兵去剿灭海贼,这回不知又给我出了什么难题。”

    陶商话中明显带着几分讽刺。

    孙乾却假作不知,依旧满脸和蔼的笑容,笑呵呵道:“乾要恭喜陶公子了,前番州牧大人收到公子捷报,极是欣喜,亲口跟我等夸赞公子,说公子不愧是陶公之子,将门之后……”

    奉承过一番话,孙乾从袖中取出一卷帛书,“公子也知道,刘州牧向来是赏罚分明,公正严明,今陶公子立下战功,岂能不赏,故刘州牧决定委任陶公子为琅邪国相,命陶公子克日前往开阳城赴任。”

    听到这里,陶商的嘴角悄然上扬,抹过一丝讽刺的冷笑。

    “果然不出我所料,上前借刀杀人不成,这回是故伎重施,只不过是换了把更锋利的,刘备,糜竺,真有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