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十三章 杀出我的威名

第二十三章 杀出我的威名

    四日后,夜如泼墨。

    即丘城南方向,茂密的树林内,即丘城东北,数百陶家军如幽灵般,隐藏其中。

    数百兵马,默默无声的肃立于黑暗之中,一动也不动,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三更时分,黑暗中的陶商,驱马来到树林边缘,鹰目穿透黑暗,向着即丘城头看去。

    只见南门一线,灯火通明,隐约可见值守的泰山寇们的身影,往来于城头。

    “时机已到,动手吧。”陶商拨马回往林中,挥鞭下令。

    肃立已久的徐盛,深吸一口气,回头向他的士卒传下号令。

    不多时,几名陶军士卒齐齐用力,将覆盖在地上的麻布掀了起来。

    一个巨大的深坑,赫然的呈现在了眼前。

    左右肃列的士卒们,包括樊哙和花木兰,身形皆是一震,狐疑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望向了那大坑。

    深坑之内,开有一条地道,黑漆漆一眼望不到边。

    这条地道,直通即丘城内,正是徐盛所献的破敌之策。

    想要不消耗兵力,攻破即丘城,就必须要出奇兵。

    这几日以来,每每入夜时分,陶商就派兵在即丘城外敲锣打鼓,佯作进攻,却用地面的吵闹声,掩盖了地下的挖掘动静,令一百士卒挖出这么一条地道,直通城内。

    即丘城中那个昌豨,作梦也不会想到,陶商已暗挖了一条地道,直通他的菊花。

    陶商环视诸将士,这些年轻的将士们,脸上都涌动着兴奋,一个个热血正在沸腾。

    “木兰,拿酒来。”陶商大喝一声,一跃跳下马来。

    身后花木兰得令,忙是喝令左右亲军,把早已准备好的好酒,分发给那一百将士。

    陶商举杯在手,神情激奋,环视一眼众将士,厉声道:“能否打开通往琅邪的大门,就看今晚这一战,陶某敬你们一杯,拜托了。”

    豪情壮语中,陶商举杯一饮而尽,随后将那空碗,狠狠的摔在地上,砸了个粉碎。

    “愿为主公效死力!”

    众将士慨然响应,皆举杯一饮而尽,仿效陶商,纷纷将酒杯砸地。

    哐哐的碎裂声响彻树林,仿佛战鼓声般,催人奋进。

    陶商再倒一碗酒,又将目光转向徐盛,郑重道:“文向,这是一计险招,看你的了,功成之后,咱们再痛饮一番。”

    又是一饮而尽。

    “主公且把酒备好,待我回来咱们不醉不休。”徐盛哈哈一笑,豪烈无比,将那一碗美酒一饮而尽,大呼好酒。

    “嘀……系统扫描到徐盛忠诚度上升,并产生10个仁爱点,宿主现有仁爱点43。”

    脑海里响起系统精灵的提示音,令陶商心中一阵意外之喜,却才恍然省悟,原来徐盛好酒,自己这一碗上等好酒,正好投其所好,令他忠诚度上升,还感受到了君主对他的关爱。

    心中暗喜,陶商哈哈一笑,挥手喝道:“我等着跟文向你痛饮一番,时间已到,出发吧。”

    “末将去也。”徐盛慨然一应,一手执火把,一手提刀,当先的跳下深坑,毫不犹豫的钻进了那漆黑的地道。

    身后,那一百海贼出身的精锐死士,毫不迟疑的跟着徐盛跳入坑中,先后钻入了地道之中。

    陶商立在那里,目送所有的袭城士卒进入地道,翻身上马,喝道:“木兰、樊哙,随我前往北门,准备截杀出逃之敌。”

    樊哙和花木兰热血已沸,皆翻身上马,率领着数百陶家军,跟随陶商出树林,绕过即丘城,前往北门一线。

    半个时辰后,六百陶军将士,肃列于北门之外,个个热血沸腾,跃跃欲战。

    除了留守大营,虚张声势的一百兵马,以及徐盛的一百袭城死士外,这六百兵马已经是陶商全部的家当。

    陶商驻马远望敌城,鹰目中迸射着冷绝的诡笑,“昌豨啊昌豨,你杀我信使,公然羞辱我,今晚就让你知道我陶商真正的实力。”

    黑暗中,层层叠叠的杀气,已冲天而起。

    密道之内,徐盛率领的一百袭城队,正在狭窄的地道中,缓缓的前行。

    半个多时辰后,徐盛终于抵达了地道的尽头,前方出现了一道岔口,分为数条地道通往四面八方。

    徐盛回头作了个手势,身后的部卒兵分数路,分别进入了各处岔道。

    徐盛走中央一条,小心翼翼的移至地道底下,亲手动手,轻轻的向上掘去。

    身为徐州人,几年前他曾来过一次即丘,对这座城池的布局了如指掌,正是因此,他才敢献上这条地道之策。

    只是,时隔几年,他也不敢保证城中布局没有发生变化,这地道口究竟是否安全,徐盛心中并无十成把握。

    只能看运气了。

    根据徐盛的估算,地道距离地面不足数尺,为了尽量不制造出响声,他不得不极力的放缓动作,以期发出最小的噪音,短短数尺距离,徐盛几乎用了半个时辰才挖完。

    终于,一小片洞口出现,隐隐有光线射入,徐盛的心刹那间就提到了嗓子眼。

    他不敢保证洞口会开在那里,也许是无人处,也许正好开在泰山寇的脚底下,一切皆有可能。

    洞口外一片安静,听不见脚步声,也听不见士兵打呼噜的声音。

    徐盛的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确定了洞口处无人后,他便加快了速度,迅速的把洞口扩开,随后第一个爬出了洞口。

    一上地面,徐盛警觉的扫了一眼四周,瞬息间,脸上涌现狂喜。

    洞口所在的位置,跟他事先估算的一致,正好开在了一处废弃的祠堂一带。

    “天助我也,兄弟们,都给我上来吧。”徐盛兴奋的一声低吼,喝令其余部下爬上洞口。

    不多时,几十号死士已爬上地面,其余几路人马,想必也已到达指达位置。

    整个即丘城都沉寂在睡梦之中,远近没有听到丁点动静,显然泰山寇并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

    徐盛环看一眼四周,低喝一声:“按计划放火,给我烧!”

    他的号令传下,百余士卒取出随身所携的燃火之物,四下放起火来,与此同时,其余几路人马也皆爬出地面,分别去放起火来

    一炷香的时间后,即丘城中已是大火四起。

    烈火熊熊而起,短短的时间内,即丘城就仿佛被从天而降的天火所吞噬,冲天而起的火光,将四野照得亮如白昼。

    熟睡中的泰山寇,当他们从梦醒中惊醒,慌张的冲出兵舍时,整个即丘城已是陷入了火海之中。

    火星迸溅声,屋舍毁塌声,还有惊恐的尖叫声,诸般混乱之音交汇在一起,只顷刻间,即丘城就变成了群鬼挣扎的地狱一般。

    县府大堂中,灯火通明。

    高座于上的昌豨,正喝得酩酊大酒,嘴里还正嚼着一颗啃到一半的心脏,痛快潇洒,根本就没把城外的陶商当作一回事。

    毕竟,陶商只有八百人马,比他守城的泰山军还少两百人,这等实力对比,根本不需要半分忌惮。

    几天以来,昌豨该吃心还吃心,该喝酒还喝酒,一切照旧,今晚也不例外。

    “将军,我们被敌人袭了城,到处都起火啦——”蓦然间,亲兵闯了进来,惊恐的大叫。

    半睡半醒中的昌豨,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把那半颗心脏一砸,骂道:“你个蠢货大呼小叫什么,城池都没破,敌军怎么能放火。”

    “是真的啊,将军快看看吧,外面到处是火光。”亲军惊恐的叫道。

    昌豨身形一震,这才清醒几分,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拖着半醉的身躯,挪到了大堂门口。

    只抬头看了一眼,昌豨瞬间石化。

    只见整个即丘城上空,火天耀眼,浓烟滚滚,俨然天火焚城,地狱降临。

    整个即丘城已变成了一座火城。

    “怎可能突然间四处起火?敌人是怎么攻破城池的,为何城池没有半点上报?”昌豨吓得瞬间清醒,惊到不知所措。

    就在他惊慌失措的片刻间,灼烈的大火已迅速的蔓延,发展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

    这突如其来的大火,完全打乱了城中的指挥体系,在得不到上峰军令的情况下,惊慌的泰山寇们,都被烈火吓得魂飞破,不顾一切的打开城门,向着北门方向落荒而逃。

    昌豨万般无奈,只怕再迟一步,自己就要被烧死在城中,只能也急匆匆的随着出逃的兵流,向着北门逃去,意图逃往开阳去向臧霸求援。

    而在北门外,陶商和他的将士们,眼中正血丝密布,痛快的欣赏着敌城被烧的画面。

    这些心怀愤怒的士卒们,无不以敬畏的目光望向陶商,深深为陶商这火攻敌城的手段所震服。

    “主公,烧得妙,烧得好啊,把这帮泰山寇龟儿子们,统统都烧成烤乳猪!”樊哙兴奋得哇哇大叫,眼珠子都快炸出来。

    望着化为火海的即丘城,陶商心热血狂燃,积蓄数日的怒火,在此刻如火山般喷发而出。

    他目光如刃,冷冷注视着眼前大火焚城之势。

    自然所蕴藏的毁灭力,实在难以想象,陶商现在才体会到,怪不得历史上,周瑜赤壁一把火,能烧得曹操十几万大军崩溃。

    陶商这一把火,虽没有赤壁那般波澜壮阔,烧溃昌豨的一千多泰山军,却绰绰有余。

    鹰目中,只见北面吊桥放下,城门大开后,狼狈不堪的泰山寇,如溃巢的蝼蚁一般,你推我搡,争先恐后的从城门涌出来。

    陶商就那么驻马而立,沉静如水,他甚至能够看清那些敌卒们惊恐万状的表情。

    差不多了。

    跃马阵前,陶商拔剑向向着敌城一指,高喝道:“樊哙,你还在等什么,率领将士们给我杀上去,杀出我陶商的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