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十七章 轻视我的下场

第二十七章 轻视我的下场

    一天后,沂水东岸,即丘以北二十里。

    寒风呼啸,尘土飞扬,一只四千人的军队,沿着大道浩浩荡荡南下。

    那一面“臧”字大旗,傲然飞舞,气势凛烈。

    战旗之下,臧霸手提大枪,纵马从容而行,深聚的眼眸中,涌动着丝丝如火的傲意。

    举目远望,只见大道的尽头,隐约看到层层叠叠旗帜在翻滚,大军继续前行,很快,一座横于道路中央的军阵,挡住了泰山军的去路。

    三百人的军阵之中,那一面“徐”字大旗,迎风猎猎的飘扬。

    阵前处,徐盛跃马横刀,年轻的眼眸凝视着逼近的敌人,口中喃喃道:“臧霸,你终于来了……”

    迎面处,臧霸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瞟了一眼那“徐”字战旗,和那区区三百军兵,冷哼道:“陶商这厮,派了一个海贼和几百兵马,就想挡住我南下的去路,不自量力。”

    臧霸的表情愈加狞狰,那周身腾起的猎猎杀气,直令左右将士为之悚然。

    回头扫视一眼身后泰山寇,臧霸大枪一扬,厉喝道:“泰山军的弟兄们,随我杀光拦路之敌,叫他们知道我泰山军的厉害,给我杀——”

    暴喝声中,臧霸纵马舞枪,如电光一般射出。

    “杀——”

    部将孙观、尹礼,齐声大喝,纵马杀出。

    四千泰山军轰然而动,滚滚如潮水般,溅起漫天的尘埃,狂涌而上。

    数不清的敌军,如同一道黑色的泥流,向着陶军军阵袭卷而至。

    三百步……

    两百步……

    一百步……

    天崩地裂的震动,撕破耳膜的喊叫声,只令徐盛麾下那精锐的战士,也无不为之暗暗变色。

    徐盛却沉静如水,气势不动如山,面对着滚滚而来,十倍数量的敌潮,他的嘴角悄然掠起了一抹冷笑。

    “主公判断的果然不错,臧霸仗着兵多,根本毫无顾忌……”

    冷笑一声,徐盛大扬刀大喝:“全军听令,南撤往即丘。”

    号令传下,徐盛更是拨马转身,望着即丘方向退去。

    主将这么一动,列阵以待的三百陶军轰然而散,向着即丘方向狼狈逃去。

    未曾接战,陶军便溃,见得这般形势,臧霸脸上不禁掠起狰狞的不屑,“到底只是一介海贼,怎有胆量抵挡我大军冲击,逃是没有用的,等着被我一路辗往即丘吧。”

    臧霸战意愈烈,招呼着身后泰山寇,向着溃退的陶军穷追而去。

    一路穷追,方追出里许时,臧霸所统先锋军,几乎就要追上徐盛大的败兵。

    手中那杆大枪刺出,数名跑慢了的陶军士卒,瞬间被他收割了人头。

    臧霸和他的军队,如同饥渴的野兽一般,疯狂的追逐着逃跑的猎物。

    杀红了眼的臧霸,很快追出七八里地,左右形阔的地形渐渐变窄,出现了片片树林。

    前方数十步外,一直在狂逃的徐盛,却在此时勒马转身,战刀一横,昂然无惧的挡在了大道之前。

    主将止步,败逃中的三百陶军士卒,旋即收敛了溃势,纷纷的向着徐盛在靠拢,重新结成了阵势。

    “怎么回事,竟然不逃了,想决死一战吗?”眼见陶军止步,臧霸眼中掠过奇色,心头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环视一眼左右,但见旷野已尽,大道的左右不知何时已添了一片片的密林,密林的上空,更有鸟雀盘旋不落。

    越看这形势,臧霸越觉不妙,蓦然间神色一变,口中道:“林中鸟雀不落,必是有人,遭了,我只顾着一路狂追,却被姓徐的引入了伏兵圈,陶商小子,你竟然……”

    臧霸心中震惊时,道旁那座不算高的小土丘上,观阵已久的陶商,嘴角已掠起了杀机凛烈的冷笑。

    他料定臧霸仗着兵多,会轻视于他,遂布下这伏兵之计,令徐盛以弱兵诱其前来。

    看着埋头狂冲的泰山寇,陶商知道,他的计策成功了。

    时机已到,更待何时!

    陶商拔剑在手,厉喝一声:“给我擂鼓,发动伏兵!”

    嗵嗵嗵!

    就在臧霸刚刚惊醒,还来不及下令撤退命令时,突然之间,震天的战鼓声隆隆而起,一瞬间便如天崩地裂一般直灌耳膜。

    鼓声冲天而起,群兽惊怒般的喊杀声,一时骤起,但见数不清的陶军士卒从左右密林中窜出,四面八方的围杀而来。

    果然有伏兵!

    “退兵,全军撤退——”震惊之下,臧霸不及多想,扬枪大喝。

    臧霸拨马转身,向着来时的道路,往北撤去。四千原本气势汹汹的泰山寇,此时也无不士气大挫,慌张的跟随着臧霸撤退。

    为时已晚。

    就在此时,大地天崩地裂般作响,左右两翼狂尘骤起,但见两支五百人的步骑,分从斜刺里杀奔而来,截断了泰山军的去路。

    左翼处,一军当先杀到,“花”字大旗狂舞,为首那员女将,红衣白马,威风无限,正是花木兰。

    归路被截,泰山寇人数虽多,士气却遭沉重打击,瞬间陷入慌乱的局面。

    花木兰纵马当先撞入敌丛,手舞银枪,左冲右突,杀得敌军鬼哭狼嚎。

    只见她无人可挡,冲破乱军,如狂风般杀至,手中银枪挟着狂澜如涛之势,直向臧霸狂击而来。

    “贼寇,敢不听公子号令,姑奶奶我要你的命!”清喝声中,银枪如电射击。

    女人,陶商竟然派了一员女将,来取他性命。

    若然败于一介女流之手,他臧霸的威名何在,还怎么在青徐混下去。

    本是惊心的臧霸,眼见枪锋袭来,胸中的怒火陡然间如火山般喷发而出,一声怒啸,手中那一柄大铁枪,破风标出,挟着千斤之力迎击而上。

    吭!

    一声金属交鸣,臧霸身如铁塔,巍然不动,而花木兰的身形却是微微一颤。

    一招交手,臧霸武力竟然花木兰之上。

    花木兰却也不惧,极力的平伏下翻滚的气血,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尽展生平所学再度攻向臧霸。

    此时的臧霸,胸中一股傲然之气油然而生,怒发神威,狂喝一声:“黄毛丫头,也配跟老子交手,你找死!”

    愤怒之下,臧霸手中长枪舞出漫天的梨花光雨,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向着花木兰狂袭而去。

    花木兰武艺虽强,但与臧霸相比还略逊一筹,在此疯狂的枪式之下,不出十合便落于下风,只能拼尽全力勉强的应战

    臧霸枪上的力道却愈来愈猛,招式也一招快过一招,二十合走过,已把花木兰压迫得几乎穷于应付,喘不过气来。

    花木兰处于劣势的这场交锋,土丘上的陶商,看得是清清楚楚。

    “系统,给我扫描臧霸的数据。”

    “嘀……系统扫描结果,敌将臧霸统帅70,武力79,智谋60,政治70。”

    乖乖,这数据了不得啊,统帅值这么高,武力值比徐盛还高,只有智谋略逊于徐盛,整体实力要比陶商麾下任何一员部将都要高。

    这么厉害的数据,怪不得能雄霸一方,历史上归降曹操之后,更为曹操坐镇徐州,南面对抗孙权,北面抵挡袁家,为曹操稳定东方立下了汗马功劳。

    陶商一看到臧霸的数据,两眼就冒馋光,忍不住就动了收降的心思。

    只是眼下这阵势,收降臧霸没有可能,再迟疑下去,他的未婚妻兼亲兵队长,就要先被臧霸砍死了。

    “摇令旗,命木兰撤退,令樊哙上。”陶商神思收敛,急是喝道。

    土丘上,诸色信旗摇动如风,发出了号令。

    正自苦战的花木兰,瞥见了信旗,虽心有不甘,却不敢不遵号令,只得恨恨一咬牙,拨马跳出战团就去。

    “贱人,哪里走,把命留下。”取胜的臧霸威风大作,咆哮大叫,欲要追击。

    正当这时,身后听得一声闷雷般的大吼:“姓臧的猪猡,打女人算什么本事,有狗胆跟你樊哙爷爷一战。”

    臧霸一震,蓦然回身,只见樊哙一人一骑杀破乱局,如狂风一般呼啸而至,手中那一柄杀猪大刀,卷积着猎猎的风声,向着臧霸他劈至。

    刀锋未至,那凛烈的刃风便压迫先至,只刮得臧霸面庞有如刀削。

    臧霸不及多想,急是横枪一挡。

    哐!

    杀猪大刀强劲的冲击力,由枪柄径直灌入身体,臧霸胸中气血竟是生生的为之一荡,双臂竟被压得微微一屈。

    “这厮的力道竟如此之强,听闻那陶商自己栽培武将,以古人名字命名,这樊哙武力,当真有如古之樊哙,这怎么可能……”一招交手,臧霸便知这个自称叫樊哙的家伙,武力惊人,竟在自己之上,心中震憾不已。

    未及惊异时,樊哙的大刀舞动,第二招已斜趋而至,挟着无上的威势,狂攻而至。

    面对着强敌的急攻,臧霸自尊如同被激刺到,蓦的一声厉啸,手中长枪劲道骤增,非但不守,反是化出道道流虹,疯狂的反击而出。

    火星飞溅,尘雾掀扬,两骑战成一团。

    刀影如风,枪影似电,二人的战团被漫空的星火所包裹,外围小卒竟看不清他们如何出招。

    臧霸初始怒发神威,一枪接一枪,不惜体力的狂击而出,竟是勉强跟樊哙战成平手。

    然樊哙82的武力值,到底要胜于臧霸,强弱的差别,又岂是单纯精神所能改变。

    十招走过之后,臧霸的爆发力便开始减弱,被樊哙节节压制,渐渐处于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