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十八章 天平倾斜

第二十八章 天平倾斜

    而臧霸力战之际,徐盛也率军折返杀回,配合着两翼伏兵,来回绞杀泰山寇,杀得几千敌军鬼哭狼嚎,血流成河,四面八方的崩溃逃窜。

    臧霸的士卒们,已是顾不得他的生死,只顾抱头鼠,各自逃窜而去。

    内外劣势的双重压迫下,臧霸是越战越没有信心,招式愈发凌乱,完全处于了下风。

    他知道,再死撑下去,就算不败于樊哙之手,也要被四面八方围上来的陶军给围杀掉。

    念及于此,臧霸一咬牙,强攻几招逼退樊哙,拨马便逃,口中叫道:“告诉你家主子,今日之耻我臧霸记下了,有胆来开阳决一死战。”

    口中放着狠话,臧霸却连头也不回,舞枪杀出一条血路,往北仓皇而去。

    主将一败走,其余尚在死撑的泰山军,顷刻间土崩瓦解,纷纷溃散。

    樊哙、徐盛和花木兰,三员陶家大将,纵动一千多陶家军,穷追不舍,一路辗杀,直追出三十余里方罢。

    土丘上,陶商目睹了臧霸兵败的全过程,望着气势昂扬的尸军,望着那遍地的敌军伏尸,他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嘀……宿主获得伏击战胜利,魅力值提升10点,宿主现有魅力值48,对象花木兰忠诚度上升,徐盛忠诚度……”

    “嘀……系统扫描,花木兰武力值上升2点,现有武力值75;徐盛武力值上升2点,现有武力值78。”

    “魅力值上升不稀奇,怎么连花木兰和徐盛的武力值都上升了?”听到这意外之喜,陶商不禁奇道。

    “武将在与强敌交手过程中,可磨练提升自身数值。”系统精灵回答道。

    原来如此,这个坑爹的系统精灵,终于又让陶商看到了新的好处,还真是个意外之意啊。

    “要是这样,那岂不是到最后,花木兰他们武力值统统都能上到一百,我的麾下全都是项羽这样的猛人了?”陶商兴奋道。

    “除隐藏属性为‘天赋’武将外,任何武将或英魂,单项数值最高只能提升10点。”

    陶商刚刚燃起的兴奋,立刻给系统精灵一瓢冷水泼灭,就说嘛,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事,像糜芳这种货色的武将,如是通过磨练就能练到跟关羽吕布一样强,那才是真正的BUG。

    “对了,为什么樊哙的武力值没有提升?”陶商忽然想起。

    “系统提示,只有跟比对象实力强者对抗,并成功活下来,对象才有机会提升实力。”

    平衡,又是平衡啊,陶商现在真有点讨厌这个系统了,虽然给自己开了外挂,但却设置了重重的控制,要能能解除这些障碍,让他尽情辗压天下,该有多爽。

    感慨了一阵,陶商很快振作起了精神,此役大破臧霸,魅值提升不说,武将们的实力也大增,收获之丰厚,足以令他狂饮庆祝一番了。

    最重要的是,臧霸四千大军损失了近一半,双方实力对比已经发生逆转,拿下开阳,夺取琅邪的希望已经大增。

    当天,陶商便挟着大胜余威,一路尾随着臧霸败兵,直奔开阳而去。

    与此同时,陶商大胜的消息,很快就遍传开来,缯国、临沂、海曲数县,畏于陶商威名,纷纷改旗易帜,宣布脱离臧霸的控制,归顺于陶商这新任的琅邪相麾下。

    诸县归顺不说,陶商北上的路上,沿途那些不堪忍受泰山寇统治的百姓,纷纷前来投军,加入到陶商的军队之中。

    几天后,当陶商的大军追至开阳城下时,军队数量已经扩增到了两千五百余众,且每天都不断在增长。

    反观臧霸,则是损失惨重,只余两千余败兵,退入开阳城中,龟缩不出,不敢再战。

    陶商率军直抵开阳城下,逼城下寨,形成了威压之势。

    为了应对陶商的凶猛攻势,臧霸不得不派人往开阳北部诸县,调集驻扎在那里,用来防范已经侵入青州的袁家军队的部分兵马,前来开阳驰援。

    陶商早看出了臧霸的企图,当即派徐盛率三百精锐,走海路绕过开阳城,从海上袭击琅邪北部诸县,拖住臧霸的兵马,令其无法增援开阳城。

    这场战争的天平,渐渐向陶商这边倾斜,攻下开阳城,只是时间的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即丘方面却传来一个令人不安的消息:

    不日前,关羽奉刘备之命,率四千精兵进入东海国,已入驻国治郯城,与糜竺会合。

    那可是武圣关羽,还率领着四千精兵,如同把一柄最锋利的刀子,架在了陶商的身后,令他时刻如芒在背。

    陶商知道,这必是刘备在得知他大败臧霸后,终于开始坐不住,公然表露出对他的忌惮之意,所以才会派关羽率军入驻郯城。

    陶商不敢保证,关羽这支军队什么时候会在他背后狠狠的插上刀,但他可以确定的是,关羽绝不会坐视自己,顺顺利利的拿下琅邪。

    思前想后,为了确保后方的安全,陶商不得不分出五百兵马,令樊哙统帅,驻扎于即丘城,以防关羽从背后的突袭。

    樊哙这支兵马一调走,陶商在开阳前线的兵力,便下降至了一千五百人左右,基本跟城中的臧霸所部相当。

    不过陶军士气旺盛,而臧霸却军心动荡,双方兵力数量相当,陶商却依旧战有优势。

    ……

    数百里外,郯城。

    “关”字的大旗在城外营盘上空飞扬,四千精锐的徐州兵,已安扎于城外。

    国治府大堂内,关羽高坐于上,轻捋着过腹美髯,双目半开半合,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与生俱来般,藐绝天下的孤傲。

    “北面细作密报,数日前徐盛由海上突袭琅邪北部诸县,焚烧臧霸粮车五十辆。”

    “开阳城密报,前日臧霸夜袭陶商军大营,为陶商所败,损兵三百,败归……”

    “够了!”

    关羽一声沉喝,打断了斥候念读情报,丹凤眼一睁,不怒自威的气势,令大堂中所有人都打了个冷战。

    包括干坐一旁,神情尴尬的糜竺。

    “糜别驾,这就是你所谓的借刀杀人之计吗?现在倒好,那小子眼看着就要拿下开阳,坐实了这琅邪国相,你的计策可真是妙啊。”关羽斜瞟着糜竺,语气中毫不掩饰讽刺怪责之意。

    “云长将军息怒。”糜竺干咳几声,苦着脸道:“谁能想到,这陶商深藏不露,竟如此了得,连臧霸都不是他的对手。”

    关羽眉头一沉,冷哼道:“我看不是那小子了得,分明是臧霸无能,更是你判断失误,不然兄长也不会生怒,派本将率军前来收拾这烂摊子。”

    “是是,云长将军说得是。”糜竺连连点头,抹了抹额头汗珠,却又道:“不知云长将军此来,有何打算?”

    “本将当然是挥军北上,抢在陶商攻下开阳前,一举讨灭了他,除掉这后患。”关羽傲然道。

    糜竺犹豫了片刻,拱手道:“云长将军,恕竺直言,将军发兵北上,固然可以灭了陶商,但却损了玄德公声誉,竺以为,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走这一步棋。”

    “本将不出兵,难道坐视陶商拿下琅邪,羽翼丰满吗?”关羽瞪了他一眼。

    糜竺嘴角掠起一抹诡色,笑道:“将军莫忧,那陶商眼下气势虽盛,但他的粮草却皆仰仗我们糜家供给,只要我们断了他的粮草,不出半月,其军必乱。到时臧霸必趁虚出击,待臧霸击灭了陶商后,关羽将再挥军北上,除掉臧霸,一举拿下琅邪,岂非一箭双雕。”

    听得糜竺这番计谋,关羽眸中迸射出一丝精光,原本阴沉的表情,逐渐缓和了下来。

    沉吟许久,关羽方微微点头,捋着美髯道:“你这道一石二鸟之策,倒不失为一条妙计,陶商和臧霸二人,都是大哥的眼中钉,若能将他们一并铲除,自然是再好不过,就这么定了,你速去行事吧。”

    糜竺长松了口气,忙是告退而去。

    关羽站起身来,雄躯傲立于高阶之下,丹凤眼中透着孤傲与不屑,捋着美髯,口中冷冷道:“陶商,早知道你暗藏心机,岂会容你活到现在,不过你终究也只是一鼠辈,任你怎么挣扎,又怎能逃得过我关羽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