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三十章 决 战

第三十章 决 战

    终于挑明了。

    前番陶商和糜贞的对话,双方虽都心知肚明,却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只是含蓄的暗示。

    现在,陶商却打开天窗说亮话,直接揭穿了她糜家的所作所为。

    他都砍了糜芳的一只手,用来威胁糜家暗中资助他粮草,还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

    糜贞没想到他把话挑得这么明,顿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不知该怎么回应。

    片刻后,这位掌管糜家生意的少女,就恢复了从容,她深吸一口气,盯着陶商,冷冷道:“你要的粮草,我已经按照你要求的方式和时间,送到了你的大营里,你可以放了我二哥了吧。”

    “放了你二哥?”陶商故作茫然,反问道:“我信中只跟你要粮草,什么时候承诺过会放你二哥了?”

    糜贞秀眉一凝,再次语塞,垂在两侧的小拳头,紧紧而握,星眸中闪烁着恼怒。

    暗恨片刻,糜贞强咽一口气,沉声道:“你到底怎样才肯放我二哥,要多少钱粮尽管开个价,我糜家有的是钱。”

    “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到了现在,你还以为有钱能使鬼推磨么。”陶商讽刺的一笑,“既然如此,那你就把糜家的亿万家财,统统都拿来换你二哥的命吧。”

    “你——”糜贞惊怒无言,没想到陶商胃口竟然这么大,竟要吞了他整个糜家的家业。

    欣赏着糜贞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陶商心中一阵畅快,冷笑道:“不舍得是吧,我就知道,糜芳的命没有这么值钱,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糜贞被呛得无言以应,只觉再逗留下去,只能徒自被陶商戏耍,只得强咽下怒气,“粮草已经送到,希望你能信守承诺,不要杀我二哥,告辞了。”

    说罢,糜贞提起裙摆,转身就欲离开。

    “且慢。”陶商却拦住了她,“为免糜小姐泄露天机,坏了我击破臧霸的好戏,还请糜小姐在我营中且住几日,待我攻下开阳后再离开不迟。”

    糜贞转过身来,湿润的朱唇微微颤动,嘴角扬起一抹讽意,“就算你得到了我糜家这批粮草,你终究只有千余兵马,实力跟臧霸也不过相当,只怕没等到你攻下开阳,郯城的关将军就已经等不耐烦,大军一旦北上,你南北受敌,还是死路一条。”

    “哈哈——”

    糜贞的这番话,换来的不是陶商的忌惮,却是一声狂笑,自信豪烈的狂笑。

    “你笑什么,难道我说得不对吗!”糜贞俏脸一沉,清声喝道。

    狂笑骤止,陶商步上前来,胸膛贴近她,只差那么咫尺间,几乎就要触碰到她那高耸的胸峰。

    两人靠得如此近,糜贞呼吸急促,心情明显紧张起来,但倔强的性情,却令她不甘示弱,就那么挺着胸,昂着头,故作无畏的面对陶商。

    陶商只需要微微一低头,就能看到她那抹胸之外,微露的半边酥白,还有那一道深沟幽壑。

    “糜小姐,你忘了吗,我陶商最擅长的就是给你们惊喜,你们已经吃了多少次亏,难道还不长记性吗?”陶商冷笑道,鼻间依稀可闻她身上散发出的丝丝缕缕体香。

    糜贞娇躯微微一震,脑海中,蓦然间闪现出先前发生的一幕幕。

    他们雇海贼杀陶商,却被陶商杀败收降……

    他们以为陶商会折戟于即丘城下,陶商却火烧即丘,生擒昌豨……

    他们以为,盛怒的臧霸大军南下,可以轻松辗平陶商,却被陶商伏兵之计杀得大败……

    陶商用一次次的胜利,羞辱了他们自以为是判断,令他们一次次陷入震惊。

    而现在,她糜贞再次做出了判断,认为陶商不可能攻下臧霸,最终会覆灭在关羽和臧霸的南北夹击之下。

    照之前的种种经验,陶商确实有可能再一次令她震令,令她的判断失算,再一次的用胜利来羞辱她。

    糜贞眼神变化,悄然闪过一丝的心虚,面对自信的陶商,她竟不由自主的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动摇。

    失神片刻,糜贞却猛的清醒,强行屏弃心中不自信的念头,故作淡定,冷笑一声,“好啊,既然陶公子这么自信,那我也不妨留下来,我倒要看看,陶公子你有何能耐,再次绝处逢生。”

    说罢,糜贞后退一步,拂袖转身,从容步出了大帐。

    陶商一笑,便令亲军去给糜贞安排住处。

    “公子,关羽四千大军在郯城虎视眈眈,开阳臧霸又龟缩不出,再这么拖下去,我们迟早也会陷入困境。”身旁的花木兰提醒道。

    “放心吧,臧霸龟缩不了几日,我料他很快就会主动前来送死。”陶商嘴角扬起一抹自信冷绝的诡笑。

    花木兰秀眉闪动,明眸之中闪动着狐疑,显然是想不通,陶商何以做出如此自信的判断。

    ……

    十天后,开阳城。

    “宣高将军,陶商已经断粮五日,其军心必已土崩瓦解,将军若这个时候反守为攻,必可一举击灭陶商,这么好的时机,还等什么呢。”孙乾笑呵呵的进言道。

    高座之上,臧霸刀疤脸上,浮现兴奋,却又疑道:“孙从事,你何以这般自信,认定陶商军粮已断?”

    “不瞒宣高将军,关将军已暗中下令,断了陶商的粮草供给,他手里所余粮草,总共只够十几天所用,如今已过了近二十天,想必他的粮草早已断了多时。”孙乾笑眯眯的解释,从怀中取出了关羽的密信,双手奉上。

    那一道书信,正是关羽跟孙乾暗中联络,支会他截断陶商粮草之事,令他劝臧霸主动出击,击灭陶商。

    臧霸接过书信,细看一番,脸上杀气狰狞而起,突然间一拍案几,哈哈大笑道:“好啊,真乃天助我也,原来陶商粮草已尽多时,没了粮草,他的军心不土崩瓦解才怪。来人啊,速给我下一道战书给陶商,老子要约他明日城南决战,我要一举灭了这纨绔公子,夺回属于我泰山军的地盘。”

    “杀陶商——”

    “杀陶商——”

    大堂中,孙观、尹礼等泰山众将,个个战意复燃,振臂狂呼,杀气冲天。

    震天的杀声中,孙乾笑得更加灿烂,手捋着白须,眯起的眼缝之中,悄然闪过一丝阴冷的诡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