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三十一章 老 卒

第三十一章 老 卒

    次日,陶军大营。

    中军大帐中,陶商手拿着那道臧霸的战书,年轻的脸上,浮现出早有所料的冷笑。

    臧霸终于按捺不住了,公然下了这道极具挑衅性的战书,约定今日正午,两军在开阳南门外决一死战。

    “公子,那臧霸竟然真的主动挑战了,公子是怎么断定的?”花木兰惊喜的望向陶商。

    陶商将那战书一扔,“我让糜贞暗中送粮草来,还把她留在营中,就是不想让臧霸知道,我们已经补充到了粮草,让他误以为我们粮草已尽,军心动荡,唯有如此,才能让他自信百倍,反守为攻,主动出战。”

    花木兰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为何要让糜贞在夜里送粮草前来,前番又为何那般自信,料定臧霸一定会出城一战。

    原来,一切尽在陶商的掌控之中。

    省悟的花木兰,再次看向陶商的眼神中,不禁平添了深深的叹服。

    “回复臧霸,午后我就与他决一死战!”陶商慨然做出决断。

    接着,他又一伸手,趁着木兰不注意,在她的翘臀上轻轻一拍,笑道:“叫将士们饱餐一顿,做好大杀一场的准备吧。”

    花木兰没想到陶商会来这一手,措手不及的给一拍,丰臀一颤,脸畔顿生红晕,又羞又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方应了声“诺”,匆匆离去。

    步出大帐之时,她的朱唇微扬,嘴角却悄然掠过一丝浅笑。

    “嘀……系统扫描到花木兰产生情爱,宿主获得仁爱点9,现有仁爱点62。”

    陶商心中一喜,他方才也只是兴致一起,顺手占了下木兰“便宜”而已,没想到木兰没有生气,竟然还产生了仁爱点,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现在连摸屁屁都能产生仁爱点,看来木兰的心理防线已经越来越弱了,看来下一次,就不是摸屁屁这么简单了……”

    陶商眼神中迸射出邪意,嘴角扬起一抹坏笑。

    遐想片刻,陶商强行屏弃他念,心情平静下来,回到了即将进行的决战上来。

    “那臧霸武力不弱,敌我两军兵力又相当,如今徐盛在海上袭扰敌后,樊哙又在即丘防范关羽,我身边只余下一个木兰,只怕不是臧霸的对手,看来是时候再召唤一名英魂了。”

    念及于此,陶商便用意念向系统精灵命令道:“系统精灵,计算我现有的仁爱点,再把残暴点统统转化为仁爱点,我一共有多少仁爱点?”

    “嘀……系统计算完毕,扣除转换消耗点,宿主可拥有89仁爱点。”

    89个仁爱点啊,这也就意味着,陶商可以召唤一个单项值在89左右,甚至突破90的英魂。

    谋士陶商现在当然不需要,他最迫切是的召一员可以跟臧霸抗衡的武将,90的武力值,别说是臧霸,就算是关羽这样的超一流武将,也能勉强的扛一扛了。

    “系统精灵,把所有残暴点都给我兑换成仁爱点,再把所有我能召唤的英魂,统统给我调出来。”

    陶商命令下去,脑海中立刻出现一串英魂名单。

    尽管他现在魅力值上升了不少,但武力值在89以上的武将,不光是现在,就算放在前代,也是为数不多的存在,况且这些英魂的初始忠诚度还必须在0以上,所以可供陶商召唤的英魂并不算多。

    “既要保证击败臧霸,又要杀他一个出奇不意,毕竟上回樊哙已经给过他教训,不能让他起疑心……”

    陶商浏览着英魂的名单,审视着他们的数据,脑海里思绪飞转,权衡着利弊。

    片刻后,陶商的思想定格在了一个名字上面,嘴角扬起了一抹诡笑,“就是他了,绝对能给臧霸一个大大的惊喜。”

    “嘀……系统准备载入英魂,请宿主选择英魂肉身。”

    ……

    正午时分。

    乌云遮日,天地肃杀。

    一千五百人的陶家军将士,列阵已毕,刀枪林立,战旗翻滚如涛。

    中军那面“陶”字帅旗下,陶商扶剑立马,冷绝如冰的鹰目,冷冷注视着开阳城。

    正午一过,开阳城南门大开,同样一千五百之众的泰山寇,井然有序的开出城池,背城列阵。

    一众泰山寇士气似已恢复,秩序井然,不见半分懈怠,可见臧霸治军之严。

    观敌这般阵势,纵然是陶间出暗暗赞叹,欣赏臧霸的治军之能。

    城头上,观战的孙乾依旧是一脸笑呵呵的模样,只是笑容中暗藏了几分阴险,他轻捋着白须,口中暗自冷笑道:“陶商,你胆子倒也真是大,粮草断绝,军心已乱,还敢应战,哼,今日先让臧霸灭了你,然后云长将军再灭臧霸,你们这两个主公的眼中钉,肉中刺,终于就要被一并拔掉了,呵呵……”

    孙乾在城头冷笑,背城而立的臧霸却浑然不绝,提枪跃马,杀机凛烈的泰山寇首领,此刻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杀陶商!

    列阵已毕,臧霸束紧衣甲,拨马提枪,单骑缓缓出阵,冷傲的鹰目射向陶商所在,大枪一指,厉声叫道:“陶商,你臧爷此在,可敢出阵与爷斗将。”

    臧霸狂烈自信的挑战声,如野兽的吼叫,遍传四野,两军皆闻。

    “竟然要斗将,臧霸,你这是知道樊哙不在我身边,明着要欺负人啊……”陶商眉头微微一皱。

    两军交战数场,臧霸也应该把他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知道陶商手下三员部将中,唯有樊哙武力在他之上,其余花木兰和徐盛,皆不是他的对手。

    正因如此,臧霸才敢如此猖狂,明目张胆的放出斗将的挑战。

    陶商若是不敢派将出战,等于向臧霸示弱,未战便先自伤士气,涨敌军的威风。

    倘若出战,他也只能派花木兰出战,到时为臧霸所败,结果还是一样。

    臧霸这招,着实够阴的。

    “公子,这贼寇如此嚣张,让木兰出战去教训教训他。”花木兰横枪在手,愤慨的请战。

    陶商却一笑,“此贼武力不弱,公子我岂能让我的未婚妻去涉险,这一战不用木兰你出手,我已给臧霸准备好一个收拾他的人。”

    花木兰心中一热,感动于陶商对她的关怀,却又心存狐疑,暗想徐盛和樊哙都不在军中,除了她之外,还有谁能出城跟臧霸一战。

    正狐疑时,陶商目光已转向身边一骑,扬鞭一指,“去吧,该是你上场表演的时候了,去给我收拾了臧霸那厮。”

    花木兰身形一震,目光不禁向那副将望去,当她看清那人模样时,不禁花容惊变。

    那被陶商赋予重托,去和臧霸斗将之人,并非如她想象中虎背熊腰,竟然是一个头发花白,满脸褶皱如树皮般,看起来至少已年过六旬的老卒。

    陶商竟然派了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去战臧霸!?

    “公子,区区一个老卒,如何能是臧霸对手?”花木兰脱口惊呼,望向陶商的目光,尽是错愕茫然。

    左右诸将士们也无不狐疑震惊,个个都惊异的望向陶商,显然是不解于他们的主公,竟然会做出这样出人意料的举动。

    那老卒朽得就跟枯木一般,仿佛一股小风吹过来,就能把他刮上天似的,这样一个糟老头子,别说是臧霸,只怕军中随便一个小卒子拉出来,都能分分钟把他放倒在地。

    主公疯了吗?

    包括花木兰在内,几乎所有将士的脑海中,不约而同的都闪现出同样的想法。

    陶商却丝毫不以为然,依旧是一身从容自信,年轻的脸上,甚至还浮现出一抹志在必得的微笑,俨然将众将士的质疑,统统都视若无物。

    “咳咳,末将那就出战了。”那老卒咳嗽了几声,手提着一柄战斧,拨马徐徐出阵。

    他身躯苍老,气息孱弱,边走边不断的轻咳,不时还要喘上几声,那柄沉重的战斧在他手中微微颤抖,似乎随时都可以拿不住掉落马下。

    阵前将士们让出一条路来,众目睽睽,一双双惊异茫然的目光,眼睁睁的注视着这个风烛残年的老卒步出本阵,缓缓的走向臧霸。

    “主公竟然派了个老卒跟臧霸交手,还不得给一刀就宰了。”

    “这下完了,这场仗咱们输定了。”

    “主公以前挺英明的,怎么突然间就糊涂了。”

    ……

    陶军将士议论纷纷,一个个对出战的老卒没有半分信心,原本高涨的士气,跟着迅速的在跌落。

    两军之间,嚣张的臧霸见得陶军中一老卒出阵,先是一愣,旋即哈哈大笑道:“陶商,你是军中无人了吗,派前番那个小贱人出战也好,竟然派了一条老狗来出战,真是笑煞人也。”

    “哈哈——”对面的泰山寇们也随着臧霸一起,放声的嘲笑,肆意的讥讽。

    这时,那老卒却勒住战马,手中战斧一横,沙哑的冷笑道:“年轻人,先不要得意太早,千万不要小看老人,不然你会吃大亏的。”

    这老卒,竟然还敢出言讽刺。

    臧霸笑声骤止,大枪一指,怒喝道:“老狗,我臧霸枪下不斩无名之辈,报上你的姓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