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三十二章 战国四大将之威

第三十二章 战国四大将之威

    “咳咳咳……”

    那老卒忽然间大咳起来,咳到全身发抖,苍老的身躯如残烛的火焰般,在风中战栗飘摇,仿佛随时就要熄灭。

    花木兰等陶军将士,无不替他捏了把汗,生恐他把肺给咳出来,还没来得及跟臧霸交手,就暴毙在两军阵前。

    对面的泰山寇们,却笑的更加狂妄,更加讽刺。

    唯有陶商,依旧一副闲然从容的气势,根本不为所动。

    那老卒咳了半晌,方才喘过一口气来,振作精神,缓缓抬起头来,苍老的目光直射臧霸,沉声道:“老朽廉颇,就跟你这小子过上几招。”

    廉颇!

    这如雷贯耳的姓名报出,臧霸身形一震,狰狞的刀疤脸上,瞬间掠起一丝惊奇。

    廉颇之名,谁人不晓。

    那个战国四大名将之一,赵国顶天之柱,为赵国东征西讨,立下汗马之功,令战国诸侯无不畏惧。

    在那场决定命运的长平之战中,秦国更是对他忌惮之极,不惜用反间计诱使赵王用赵括这个纸上谈兵之将,替代廉颇统帅赵军,若非如此,白起焉能长平得胜,坑杀四十万赵军,成就人屠之名,而秦国又怎能一战奠定扫平六国的基础。

    眼前这老卒,正是陶商消耗了所有的仁爱点,所召魂出的那个廉颇。

    “区区一条老狗,你以为被陶商改成廉颇的名字,就能有廉颇的神勇了吗,老狗,臧爷今日送你归天!”臧霸不屑一声狂笑,纵马而出,大枪直取廉颇。

    瞬息间,一人一骑狂撞而至,手中一柄大枪破风而出,直取廉颇面门。

    眼见臧霸狂杀而至,廉颇苍老白眼中,却不见一丝惧色,却见他低啸一声,手中战斧如电光一般,挟着凛烈之极的力道,如泰山压顶一般向着臧霸当头斩去。

    凛烈的斧锋尚未砍至,汹涌如涛的劲力,便挟着暴风骤雨般的气劲,狂压而上。

    瞬间,臧霸惊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扑而来,令他几乎有窒息的错觉。

    未曾与廉颇交过手的臧霸,这才猛然间意识到,眼前风烛残年般老卒,武艺竟然超乎寻常的厉害。

    惊愕一瞬,廉颇那一柄战斧,竟已后发而先至。

    臧霸急是深吸一口气,强压住震惊,变攻为守,全身的劲力尽数灌向双臂,奋然的擎枪相挡。

    哐——

    一声猎猎嗡鸣,星火飞溅中,那狂澜怒涛般的巨力,由兵器直灌入臧霸的身体。

    臧霸身形无法克制的剧烈一震,瞬间便觉汹涌如海涛般的狂力,如巨锤一般,无情的猛击着他的五脏六腑,搅得他气血激荡,五内欲裂。

    他那握枪之手,更是痛麻无比,斜眼一瞥惊骇的发现,握枪的指缝之间,已瞬间淌出一丝鲜血。

    一击之下,他竟被廉颇震裂了虎口!

    “这老狗的武力,竟然这么强,这怎么可能,他只是名叫廉颇而已,岂能真有廉颇的武力?”

    可惜,震惊已晚。

    廉颇苍老的面容冷峻如冰,猿臂伸展,尚未看清他如何变招,那第二斧已如车轮一般,横斩而至。

    臧霸气血未平,眼见第一招的杀式已至,心知自己的武艺逊于对手,生死之间却不及多想,急是在竖枪勉力相挡。

    吭!

    又是一声金属翁鸣,震得臧霸耳膜刺痛欲裂。

    这一斧子狂击而下,臧霸只觉雷霆之力轰入他的身体,震得气血激荡如潮,双腿夹不住马腹,诺大的身躯被震得向旁一斜,几乎就要栽落下马。

    “陶商麾下,竟有这等武力高强的老狗,我狂妄斗战,当真是失策……”臧霸惊怖之时,只觉五内翻滚,嘴巴里隐隐感觉有甜味,口中竟已是浸出了鲜血。

    廉颇却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第三斧,第四斧,狂风暴雨般的斧锋,层层叠叠的斧影,四面八方的包裹上来。

    一斧比一斧快,一斧比一斧猛,臧霸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只能强忍着气血的激荡,拼尽全力死死相扛。

    就在臧霸战得狼狈时,这出人意料的一幕,把两军几千观战者,统统都看得目瞪口呆,错愕茫然,一个个嘴巴都张到老大,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诡异之事。

    孙观等泰山寇们,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自家武道超绝的大哥,怎么会被一个顶着古人名字的老卒,打得处处被动,完全落于下风。

    泰山寇们的士气,随着臧霸一次次被动的防守,渐渐已被削减下去。

    花木兰等陶军将士,却是惊喜万分,同样没有想到,他们主公派出的这员老将,武力竟然强到这种地步,完全的压制住了嚣狂的臧霸。

    一双双惊喜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望向陶商,惊叹敬畏,眼神中尽是不可思议。

    “不愧是战国四大将之一,91的武力值,我看你臧霸如何抵挡……”望着大显神威的廉颇,陶商却只冷冷一笑。

    一切,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只是当廉颇刚被召唤出来的时候,看他那又咳又喘,病兮兮的样子时,陶商曾经担心过,廉颇已老,未必能战。

    现在,廉颇用其神勇表现,证明了他的价值,也彻底打消了陶商的担忧。

    廉颇的武力值超越90这个临界限,已位于绝顶,而臧霸的实力,不过介于一流与二流之间,境界相差之悬殊,若非是臧霸为保得性命,拼死一战,又岂能挡得住廉颇十招。

    实力上的差距,就算他再拼命,又岂能补弥。

    须臾,二十招已过,臧霸枪法凌乱,破绽百出。

    吭吭吭!

    廉颇接连急攻三斧,狂力轰击之下,臧身形剧震,枪法散乱,连手中兵器都被震得几乎拿不住。

    机会已现。

    “年轻人,我早就警告过你,千万不要小看老人。”

    廉颇一声冷笑,猿臂翻飞如影,手中战斧穿破臧霸的防御,挟着猎猎的风声斜斩而至。

    臧霸身形未稳,招式已老,眼见那明晃晃的斧锋狂袭而至,情急之中,只能强行回枪相挡。

    那枪杆是挡在了身前,但力量却不及提起时,廉颇的斧锋已轰击而至。

    铛——

    一声清脆的嗡鸣声,臧霸手中大枪拿捏不住,竟被震得脱手而飞,他本人更是被震得气血翻滚,张口狂喷一口鲜血。

    兵器被震飞,内脏受重创,臧霸的骄傲彻底被廉颇击碎,也顾不得身体的剧痛,拨马便望本阵逃去。

    一众泰山寇眼见主将败北,无不惊心动魄,士气大挫,已现慌乱之势。

    时机已到,更待何时。

    陶商拔剑在手,向着慌张的敌人一指,厉喝道:“全军进攻,给我辗平敌寇,拿下开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