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三十三章 糜贞的震撼

第三十三章 糜贞的震撼

    一声惊雷般的怒啸,震破天地,震撼人心。

    身边花木兰挺枪在手,二话不说纵马当先杀出。

    “杀——”

    列阵的一千多将士,齐声咆哮,士气爆涨的他们,轰然裂阵,如狂潮般杀出。

    杀声震天,战旗如涛,千余将士如虎狼一般,似同一柄巨大的长矛,锐不可挡的撞向了军心动荡的泰山寇。

    断肢与鲜血飞溅,惨嚎与怒啸并起,冲天而起的血雾,竟形成了一道倒流的瀑布。

    前方得胜的老将廉颇,杀意未尽,纵马狂追,手中战斧狂舞如风,层层叠叠的斧影四面八方荡出,斧锋过处,如斩蝼蚁一般收割泰山寇的人头。

    臧霸为他的自信付出了代价。

    一千五百人对一千五百人,倘若他不是自信的提出斗将的挑衅,两军血肉厮杀,胜负尚难预料。

    今他斗将失败,自折锐气,陶商趁势掩杀,他焉能抵挡。

    廉颇和花木兰统帅下的陶家军,这般一冲,敌军顷刻间便陷入了混乱之中,千余泰寇军便如溃巢的蝼蚁一般,分崩四溃。

    “不得后退,给我结阵迎敌,不许退!”

    败归本阵的臧霸,忍着伤痛咆哮大叫,甚至不惜亲手斩杀几名败卒,却也阻止不了本军的崩溃之势。

    城头上,观战的孙乾,脸上的笑容已经灰飞湮灭,凝固成了无限的错愕。

    “怎么会这样,陶商明明断粮数天,他的士卒怎可能还有这么高昂的士气,那个廉颇又是怎么回事,竟然连臧霸都不是对手,难道又是他讲武堂中,自己培养出来的武将不成……”望着败溃的泰山寇,孙乾茫然惊愕,百思不得其解,半晌后方才缓过神来。

    眼见大势已去,孙乾暗叹了一声,暗暗一咬牙,匆匆忙忙的逃下城去。

    乱军之中,廉颇手舞战斧,已杀破乱军,如入无人之境般,踏着血路向臧霸追杀而来。

    臧霸肝胆已裂,怎敢再战,只得拨马望开阳城逃去。

    廉颇方被召唤出来,正要向陶商证明自己,岂容他走脱,冲破一切的阻拦,催动胯下良驹,如风一般追上。

    臧霸马回头连瞥几次,眼见廉颇穷追不舍,越逼越近,不禁吓得是背生冷汗,口中大叫道:“吴敦、尹礼给我拦下那老狗。”

    追随在身侧的吴敦和尹礼二将,虽也惧廉颇之威,却不敢不遵号令,只得恨恨一咬牙,拨马回身迎了上去。

    转身策马,吴敦当先杀至,手中长刀如电,向着迎面而至的廉颇扇扫而出。

    廉颇虎目怒睁,一声暴喝,手中战斧挟着巨力,狂斩而出。

    吭~~

    金属交鸣,火星四溅。

    吴敦只觉一股大力灌入身体,五脏六腑如被沾水的鞭子狠狠抽打一般,整个人竟被震得腾空而起,口中狂喷着鲜血,倒飞出去。

    未及落地时,廉颇已拨马从旁掠过,手中沾血的战斧,自上而下狂斩而出。

    一声惨叫,一道鲜血飞上半空。

    臧霸手下大将吴敦,只一招便被廉颇斩成两截。

    诛杀一将,廉颇马不停蹄,径奔臧霸而去。

    而此时,那尹礼才刚刚杀到,他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兄弟吴敦,竟一招便被秒杀,心中立时骇然无比。

    心知武力不敌,可惜为时已晚,廉颇已狂冲而至,尹礼只得用尽全力举枪相迎,试图做拼死一搏。

    就在他的枪锋尚未递出时,但见眼前光影一动,廉颇手中那柄战斧已形如鬼魅一般,瞬间袭至跟前

    噗~~

    一声闷响,尹礼那颗血淋淋的人头,已划出曼妙无比的弧线,飞上了半空。

    那一具无头的尸体,断颈处狂喷着鲜血,在马上晃了几晃,便是栽倒于地。

    又是一招秒杀敌将。

    廉颇这威不可挡的武道,顷刻间,只惶恐的泰山败军,仅存的一点抵抗之心摧毁,他们甚至吓到放弃了抵抗,任由杀上来的陶家军将士屠戮。

    “陶商,你竟连杀我两员大将,这个仇,我臧霸非报不可……”

    臧霸恨得咬牙切齿,却知大势已去,也不敢与廉颇交锋,连开阳城都不敢入,绕城而过,惶恐的望北逃去。

    千余斗志旺盛,杀意昂扬的陶家军将士,追随着廉颇一路辗杀,势不可挡的杀入了开阳城中。

    夕阳下,尸横遍野,血流而河。

    沿城一线,血染征袍的将士们,挥舞着手中的兵器,狂呼大叫,宣泄着这场胜利的痛快,欢呼的叫声震得天上的云都发抖。

    开阳城,这座琅邪国治所的上空,已高高的飘扬起“陶”字战旗。

    那一面残破的“臧”字大旗,则斜插在地上,旗帜为鲜血尽染。

    陶商拨马走向城门,一脚将那残存之旗踢倒在地,踏着那“臧”字破旗傲然而过,昂着头,意气风发的步向开阳城。

    他的身边,则跟随着糜贞,这位糜家三小姐,应邀随他一同入城,共享他这场大胜夺城的喜悦。

    糜贞当然不可能喜悦,事实上,她现在整个人都被震惊错愕所充斥。

    环望着遍地的泰山军伏尸,望着城楼上,那一面高耸的“陶”字大旗,糜贞胸脯剧烈起伏,一双明眸中澎湃着匪夷所思的神色,一切所见,仿佛皆是作梦般不可信。

    两人并肩步入了门洞,进入了开阳城,这座琅邪国治。

    陶商遥指血染的城池,笑道:“糜小姐,你不是坚信我拿不下开阳城吗,现在你又作何感想?”

    “我……”糜贞欲言又止,朱唇轻咬着嘴唇,脸畔微红,不知该如何回应。

    回想起先前她那般坚信的态度,而今,陶商却用一场大胜,用整座开阳城,狠狠的羞辱了她的轻视,现在的陶商,当然有权力看她的笑话。

    尴尬了片刻,糜贞方平伏下心绪,轻叹道:“陶公子,我不得不承认,先前我和所有徐州人对你的评价是错误,你藏的实在是太深,出乎了我们所有人的意料。”

    糜贞终于承认,她对陶商的轻视是错误的。

    一声豪烈畅快的大笑,陶商看着她道:“糜小姐不是想走吗,现在我已拿下开阳,你可以自便了。”

    糜贞眼波微微一动,她显然以为陶商打算扣下她,没想到竟会放她走。

    “你我间的婚事,差不多也该办了,糜小姐回朐县后,就早做准备好,备好嫁妆,等着我派人迎娶你便是。”陶商笑着说道,那般气势,好似这是板上钉钉之事。

    糜贞秀眉却是一皱,端庄秀丽的脸上掠起几分不悦,冷冰冰道:“陶公子你只是区区一个琅邪国相而已,如今臧霸未死,北面还有袁家大公子新夺青州,虎视眈眈,玄德公依旧是徐州名正言顺的州牧,你拿得下琅邪,坐不坐得稳还是个未知数,我劝你还是不要得意太早。”

    “是么,原来糜小姐对我还是那么不自信,既然如此,我还是那句老话,我们拭目以待。”陶商却一副不以为然,也不再多言,拨马扬长而去。

    望着那年轻自信的身影,糜贞星眸中闪烁着复杂的身影,凝望许久,轻轻一咬朱唇,拨马向城外而去。

    正街旁的一条巷子中,躲藏在黑暗中的一双眼睛,亲眼目睹了陶商和糜贞并肩入城,又分道扬镳的情景,那双眼睛闪过深深的狐疑,随后隐去在了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