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三十四章 牛人难伺候

第三十四章 牛人难伺候

    傍晚时分,陶商收兵归城。

    开阳城已破,臧霸损兵折将,只余数百残兵望北逃去,已成丧家之犬,不足为惧。

    一场血战之后,诸士们皆已疲惫,陶商自要让他们稍作休整,加以奖励,再发兵北上,攻取琅邪北部诸县。

    当晚,国治府大堂中,臧霸所藏的好酒,皆成了陶商慰劳众将的工具,众将士们开怀畅饮,共庆这场决定性的大胜。

    一片欢畅的气氛中,却唯有廉颇一滴酒都不沾,干坐在那里,苍老的脸上并没有多少胜利的喜悦。

    见他这副样子,陶商便举杯道:“我的廉老将军,今日这一场胜仗,你居功至伟,我敬你一杯。”

    陶商举杯,一饮而尽,那廉颇却连酒杯都不碰,咳嗽着道:“老朽向来滴酒不沾,还请主公见谅。”

    “今天难得高兴,只喝一杯助兴而已,没关系的。”陶商笑道。

    “咳咳咳……”廉颇却依旧态度冷淡,“主公心意老朽心领了,只是不沾酒是老朽的原则,哪怕天塌下来,老朽也不会破。”

    廉颇当着众人的面,又一次拒绝了陶商的好意,左右将士们皆是眉头一皱,责怨的眼光看向那固执的老头,眼神分明是暗责他不识抬举,连主公的一片心意都敢不领情。

    花木兰也恼了,杏眼一瞪:“廉颇,你莫非是立了功,架子也变大了,只是一杯酒而已,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主公,你什么意思。”

    陶商也不说话,看向廉颇,看他是什么反应,毕竟他被拂了面子,心里边也有些不爽。

    “咳咳……”廉颇又咳了一阵,喘了半晌,依旧固执的答道:“老朽早说过,主公的心意我领了,滴酒不沾却是老朽原则,原则绝不破破。”

    “你——”花木兰又气又恼,面对这个固执的老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这时,陶商的脑海中,却突然响起了系统精灵的声音:“系统提示,刚刚扫描到对象廉颇英魂情绪波动,忠诚度有下降风险。”

    陶商心头一震,脸上一丝不悦旋即收敛,便是哈哈笑道:“讲原则好,总比那些反复无常,没有底线的小人要好,一杯酒而已,心意到了就好,不喝也罢。”

    “多谢主公体谅。”廉颇拱手谢道。

    “嘀……系统提示,对象廉颇情绪波动消失,忠诚度恢复稳定。”

    脑海中再次响起提示音,陶商这才暗松了口气,心想廉颇统帅值80,武力值91,智谋和政治也都70朝上,绝对是五子良将级别的栋梁之才,唯一不足就是英魂太过牛逼,性格太过强烈不好伺候,喝杯酒就要忠诚度下降。

    “以廉颇的武力值,刚才他忠诚度要是不小心下降为零,突然叛乱的话,分分钟就能把这里所有人都杀光,看来得赶紧想个办法,提升这老头的忠诚度才行……”陶商心有余悸的琢磨着。

    正为此头疼时,廉颇却忽然问道:“主公,老朽想问一句,追击臧霸,你打算派谁统兵?”

    陶商一怔,自然是想也不想就想回答,派徐盛、花木兰还有你廉颇,甚至是我本人统兵北上追击。

    话到嘴边时,陶商眼珠子一转,却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这个老头子很自负,历史上就因为蔺相如风头盖过了他,就大发脾气,不肯跟蔺相如同朝,如果让徐盛他们跟他分兵权的话,这个老头子一定会不高兴,忠诚度不下降才怪……”

    思绪飞转,陶商有了主意,遂是笑道:“以廉老将军你的本事,足以担当重任,我自然是命你率大军北上追击,徐盛等皆听你号令。”

    此言一出,花木兰等堂中将士,无不大吃一惊,未想陶商竟有这么大的气量,竟然这么信任这个廉颇。

    廉颇苍老如树皮的脸上,却顿时涌起喜色,颤晃着起身,拱手道:“多谢主公信任,老朽必不负主公所托。”

    “嘀……系统扫描到对象廉颇忠诚度上升10,目前忠诚度为20。”

    “嘀……系统扫描对象廉颇产生仁爱点10,宿主现有仁爱点10。”

    廉颇忠诚度上升是在陶商意料之中,但同时还产生了仁爱点,却着实让陶商惊喜不已。

    要知道,忠诚度和仁爱点一般是不同时产生的,廉颇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这就说明廉颇这个固执的老头没什么爱好,唯一的爱好就是获取别人的“信任”。

    这也难怪,历史上长平之战最关键的时候,廉颇因为不被赵王信任,临阵被赵括替换,导致四十万赵军全军覆没,赵国从此一蹶不振,必然给廉颇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创伤,君主的“信任”就成了取悦廉颇唯一的因素。

    把到了廉颇的“脉相”,又收取了仁爱点,陶商心中畅快不已,当即举杯,豪烈笑道:“今晚咱们喝他个痛快,不醉不休,明天醒来再痛打落水狗,追击臧霸,喝他娘的!”

    “喝他娘的——”

    陶商一饮而尽,众将士兴奋咆哮,举杯狂饮。

    整个国相府,整座开阳城,今晚都沉浸在大胜的狂喜之中。

    ……

    几百里外的郯城,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数天内,陶商大败臧霸,攻破开阳的消息,便传入了这座东海郡治所,令一城的士民,再次陷入了哗议之中。

    陶商,那个曾经被视为无能的纨绔子弟,再一次成为了徐州人街头巷尾,私议不断的风云人物。

    “听说了没有,那位陶大公子给自己栽培出的一个老卒,起了一个古代大将廉颇的名字,结果真的跟廉颇一样神勇,把那个泰山贼臧霸杀得落荒而逃,连开阳城都不敢入。”

    “那可是臧霸啊,泰山寇的首领,先州牧和咱们现在的州牧玄德公都忌惮三分,不敢怎样,竟然给陶大公子打败了。”

    “看来咱们都看走眼了,这个陶大公子真不是一般人啊,早知道当初先州牧还不如把位子传给他呢。”

    街头巷尾,人人都在议论着陶商,就连街边摊贩,都三句不离陶商。

    大道上,那骑着高头大马,脸色灰白,面相和蔼的中年男人,耳听着这些议论,两道浓眉悄然皱了起来。

    “主公,看来糜别驾这道借刀杀人之计又落空了。”中年人身边,骑着白马的年轻文士,低声叹息道。

    “去郡府。”中年人浓眉又是一皱,低喝一声,策马扬鞭,沿着大道飞奔而去。

    年轻文士嘴角扬起一抹诡笑,高喝一声“驾”,策马追随而去,直奔东海郡太守府。